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练霓裳

[古风小说] 万里西风瀚海沙(新文,长期连载中)

  [复制链接]

106

主题

136

帖子

1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0659
声望
10523 声
银两
31688 两
帖子
136
精华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8-2-12
最后登录
2020-7-10

VIP勋章侠士书贤

发表于 2020-5-19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练霓裳 发表于 2014-3-31 14:07
第二章    同是天涯沦落人
日色偏西时分,殷连城终于赶到了金刀门。然而,甫至门前,便感觉出了气氛的大异 ...

第二章第十行,“摆件”应为“拜见”吧?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06

主题

136

帖子

1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0659
声望
10523 声
银两
31688 两
帖子
136
精华
0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8-2-12
最后登录
2020-7-10

VIP勋章侠士书贤

发表于 2020-5-19 1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初次拜读,楼主文笔不凡,故事也挺吸引人。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66

主题

2468

帖子

3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39065
声望
25447 声
银两
116609 两
帖子
2468
精华
1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7-29
最后登录
2020-7-6
 楼主| 发表于 2020-5-29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章  欲饮琵琶马上催
    自这日起,秦之蓉便不再回伊吾城与明月宫,只身滞留在小堡镇上的谢开旧宅,如今的明月宫据点中,日日饮酒听曲消磨时辰,足不出户,更全然不理外事,一耽便是半日。
    这半月之间,契苾何力曾数番遣人延请秦之蓉回城,甚至自己也亲身前来相劝过一次,秦之蓉却是心意绝决,全不为之所动,声言只要伊吾不禁石家父子往来,她便绝不回城。双方便在这等尴尬僵持中拖延着时日,谁也无法改变对方的态度。
    契苾何力对秦之蓉这等消极的抵触方式实属无可奈何,只得日日自城中调拨美酒与乐手往小堡镇,以供秦之蓉所需。秦之蓉对此却也来者不拒,于是日日便在各种醇酒与管弦中消遣着度过,整个谢宅内外亦似笼罩着一片慵懒而颓靡的云雾。
    这日秦之蓉起床颇迟,懒懒梳洗后,便又自顾自据案饮起酒来,一旁自有留守谢宅的明月宫弟子侍奉。
    秦之蓉饮罢半坛葡萄酒,已略有微醺之意,忽思起一事,向身边侍酒弟子问道:“今日当值的弟子是谁?”
    侍酒弟子答道:“是弹琵琶的艾弥尔。按往日的规矩,他半个时辰前便该到了,却不知今日为何......”
    话犹未了,忽听门外“铮”地一声大响,似有人将琵琶用力掷在当地,余音犹自不绝!
    秦之蓉掷杯惊起,抢出门外,却见那琵琶手艾弥尔一人一骑浑身浴血,已直闯入庭院之内,他片刻不离身的心爱琵琶已跌落在石阶之上,断裂成两段,一支羽箭正正插入他的背心,箭尾犹自在颤动不休!
    秦之蓉见此情状,酒意先自被惊散了一半:“艾弥尔,出了什么事情?”
    艾弥尔勉力抬头,嘶声道:“安西都护府征调周边诸城军马,与唐军联合一处,攻讨我伊吾城池,我在路上遇到了他们的大军,受了一箭侥幸逃脱,现时他们应该已到了伊吾城下......”方说至此处,话音忽戛然而止,人亦直直自马上跌下,不省人事。
    秦之蓉心头一紧,回手掣出金刀,身形疾掠过几重门户,奔出谢宅,跨上门前一匹骏马,向伊吾城方向全速疾驰而去!
    小堡镇距伊吾城原不甚远,待得秦之蓉赶到伊吾城下时,双方的战事厮杀得正自激烈。此番安西都护府出兵又不同于上次,乃是在本部唐军之外,更纠合了塞外多城的军马,组成浩浩荡荡的一支大军,端的是旌旗蔽日,刀枪如林,较前次征讨伊吾的唐军兵力多出了至少一倍!从旗号徽记上来看,出兵的城池有焉支、于阗、龟兹、莎车......周边略有名号实力的大城小城,足足来了十余个!契苾何力统领的伊吾军马抵不住这等大军凌逼的冲击,已被迫退至城墙一线,三时流云阵的阵列范围不断压缩,渐渐要借助城墙依恃,方能勉强稳住阵脚,拼力抵挡,但对面联军兵势着实太强,只怕要不了多久,伊吾的三时流云阵便要彻底崩溃,届时必将是城破人亡的惨败之局!
    秦之蓉见契苾何力等伊吾将士陷入危境,心头一凛,一股血气直冲顶门,提气呼道:“城主,我来与你并肩抗敌,同生共死!”金刀回旋,化成一道游身龙蛇,策马如风,单身孤骑直冲人敌阵,所当者无不披靡,纷纷坠马,顷刻间便被她冲至战阵核心之处!
    然唐军毕竟装备精良,训练有素,很快便对秦之蓉的只身闯阵作出了反应,迅速调集坚盾重甲的战队,在她神州布下铁壁重围,同时遣拨塞外各城中的善射战士,安置在外围引弓发箭,从各个角度向秦之蓉此起彼伏地攻袭,令她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笼罩在利矢的威胁下!
    秦之蓉舞刀护身,一边抵挡四面八方袭来的乱箭,一边还要应对身周盾甲军兵攒刺的长矛,却偏偏奈这些敌人不得。她的金刀乃是利于近战的兵器,远较对面的长矛为短,又被逼堵在方圆之地,能守不能攻,已属尴尬,欲待驱马硬闯,周遭的盾阵偏生严密异常,全无缝隙可寻,惟有如一只陷入罗网陷阱的豹子一般,困兽犹斗,勉力撑持。但觉随着时间流逝,自己的体力也在飞速消耗,渐渐顾此失彼,捉襟见肘。百忙中向远处城墙下的伊吾军阵望去,却见三时流云阵已现零乱之象,犹如敝屋将颓,只消再加一次力道强烈的冲击,便要溃散崩毁,全盘尽倾!目光一转,却见契苾何力也正向自己这边望来,霎时间二人都从对方的目光中读出了绝望,不约而同地想道:“看来此时此地,便是我们共赴黄泉之路......”
    忽一阵急骤的鼓角声、马蹄声、喊杀声自唐军背后传来,竟是一支军马如闪电尖刀般插入战场。这支军马虽只二千余骑,却胜在精锐生力,于双方厮杀正酣时骤然破围而入,登时冲乱了原本胜负已定的战局。自旗号上看得分明,这支军马非是他个,正是浮图城的精骑,中军大旗下锦袍金甲、横刀跃马的率兵首领,亦是伊吾诸人的老相识:浮图城少主石千岩!
    石千岩率浮图军马杀入战团,唐军与诸城联盟纷纷辟易。围攻秦之蓉的圆阵首当其冲,在浮图铁骑往来冲击之下,迅速土崩瓦解!
    石千岩策马驰至秦之蓉身畔,微微一笑:“秦姑娘,你还好罢?”
    秦之蓉万万未曾料到,此番在乱军重围中救自己脱围的,居然是这位她一直厌憎排斥的浮图城少主。虽有心转头不理,然毕竟已受人救命之恩,不好再冷脸拒人,只得勉强回了个笑容:“我不妨事,多谢少主援手。”
    说话之间,浮图城军马已深入联军军阵,猛攻包围契苾何力等伊吾将士的唐军之背,以消解契苾何力所受压力,形成内外夹击之势,同时其他外围唐军亦收拢阵势,向浮图城军马再作包围......一时间局势较先时更为混乱,竟成了拉锯相持之局,多方人马搅在一处,千层万缕,交错混杂,一时间难分胜负。
    秦之蓉被裹在浮图军阵中并力冲杀,在周遭众骑挤压下,不得不与石千岩相傍而驰,并肩作战,心中早已是千百个别扭烦抑,却偏生无法甩开他自去。抬眼向契苾何力玩去,只盼他尽快突破唐军封锁,与自己回合,化解眼前这等尴尬局面,然事与愿违,契苾何力一方的压力虽有所减轻,然唐军实力尚存,阵脚未乱,显然不是一时三刻便可被击溃的!
    石千岩似看出了秦之蓉的焦躁情绪,忽轻笑道:“秦姑娘不必担心,在下保证不消片刻,面前这许多唐军必将全盘崩溃......”
    秦之蓉横了石千岩一眼,正欲讥讽他大言炎炎,然而仿佛是为了呼应石千岩的言语一般,又一支浮图城军马势若奔雷般冲入了众人视野,却在距战场约一箭远近处止步,不再向前。
    场中正舍命厮杀的伊吾与联军众将士见此情形,不由俱为之费解。正错愕间,那队浮图军阵间蓦地鼓角大作,数百人齐声高呼:“安西都护府已被浮图城主攻陷,你等再战无益,速速下马归降!”这句话便如巨涛怒潮,反复回环而呼,压倒了场中的一切声音,确是威势惊人。
    随着这震耳欲聋的呼叱之声,一件件物事依次被那队浮图城军兵以矛戈高高挑:有安西都护府专用的“唐”字龙纹大旗,有府中所悬“安西靖远”的匾额,有用于传令报讯的都护府金漆令箭,甚至还有安西都护府的印绶佩剑!
    这些物事,在场的唐军将官、诸城各部首领大多识得,知其确系安西都护府内之物,此刻既被浮图城所获,都护府被攻陷自是实情。如此一来,场中的唐军便失去了依恃的根本,只恐入关归路已断亦未可知;而诸城各部原是依附安西都护府的羽翼,此次出兵不过是借助都护府之势立威,眼下身后这一靠山既倒,再无凭仗,伊吾、浮图两家强敌却是近在肘腋,难以应对......一时间,联军内部各起异心,互生猜忌,人心惶惶,战意全消。
    蓦地,联军东南角上阵型崩散,却是莎车军不再恋战,弃阵远遁。其他各城原本便军心摇动,战志低落,此时见有人开头,自是有样学样,各自保存实力,抛弃唐军四散而去。霎时间,塞外诸城的军马走得干干净净,联军实力锐减!
    诸城各部一散,唐军失去了最后的凭恃,仅余的一丝斗志也随之崩溃,战阵登时如沙塔倾翻般,零落破碎,彻底化为一盘粉末石屑,不成格局。伊吾、浮图两军趁势内外冲击,几个来回便将阻隔的残军杀散,两下会合一处。
    此时场中胜败全局已定,石千岩自提调本部浮图军马追杀溃逃唐军,契苾何力则与秦之蓉策马一处,并辔而立,彼此对视,良久未发一言。事实上,经了这一番绝地逆转,险死还生的经历,二人复于此时此地相对,均有一等恍如隔世之感,胸中早已充盈了千言万语,然不知为何却偏生说不出一个字。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32

主题

1014

帖子

2288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288
声望
1274 声
银两
16520 两
帖子
1014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19-11-19
最后登录
2020-7-10
发表于 2020-5-30 07: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要新组CP了么。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398

主题

2076

帖子

1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11394
声望
4568 声
银两
68125 两
帖子
2076
精华
5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20-7-10

宣传大使写手、作者侠女羽生粉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发表于 2020-5-31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奇怪为何楼主不去投稿试试?很好的一篇小说呀!

0

主题

179

帖子

339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339
声望
160 声
银两
727 两
帖子
179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9-4-28
最后登录
2020-6-19
发表于 2020-6-7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碧血黄沙洗银枪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266

主题

2468

帖子

3万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39065
声望
25447 声
银两
116609 两
帖子
2468
精华
1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7-7-29
最后登录
2020-7-6
 楼主| 发表于 2020-6-17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七章  红烛未残金鼓起
    这一场大战以伊吾、浮图双城大获全胜而告终。此次大胜不但击溃了进犯伊吾之敌,更重要的战果是,浮图城主石万年亲自带兵攻破了安西都护府,彻底拔除了大唐设在塞外的势力根本。安西都护府既倾,非但唐军失了盘踞之所,连带着塞外附唐诸城也没有了统一调度,形成了据城自保,各自为战之局,再无力对伊吾、浮图群起合纵而攻。
    伊吾此战危局逆转,反败为胜,全仗了浮图城及时救援,双城正式结盟自然水到渠成,此时连秦之蓉亦不再反对结盟,契苾何力遂遣石千岩传讯延请石万年入城订盟。
    次日一早,石万年果乘舆率众而来。这位名震漠南的一方枭雄却是一副大得惊人的富贵派头,排场仪从之奢豪,车马衣冠之华丽且不必说,额上更戴着一副满嵌各色宝石的黄金高冠,衬得他一双如鹰如隼的眸子亦染上了几分贵气,令一众初次与他相见的伊吾族人暗暗称罕。
    契苾何力与秦之蓉将石万年父子迎入明月宫,早有弟子在演武场中搭起临时高台,备齐香案、盟帖、朱砂、酒器等各色物事,在族中几位长老主持下,四人依塞外故俗焚帖拜天、歃血立誓、共饮盟酒,约定双城自此结盟相扶,祸福共济,联手拒唐,永不负盟!
    结盟仪式既毕,众人共入明月宫正厅,商讨下一步方略。石万年忽大笑道:“昔日小儿年幼鲁莽,曾冲撞开罪过秦护法,多年来一直耿耿于胸,常思补救这场无心错失。幸得天随人愿,前日终于有机会助秦护法解围退敌,更促成了双城之盟,正所谓缘来不由人。现下伊吾与浮图既已成一家,老夫这便有个不情之请,还盼城主与秦护法休怪我等冒昧......”
    秦之蓉蹙眉:“敢问石城主,这个不情之请是双城之盟的公事,还是涉及到我或城主自身的私事?”
    石万年悠悠地道:“就小处而论,仅是关系到秦护法的私事,就大处而论,却是牵涉到双城之盟的重要一环。前次小儿来伊吾城通好时,曾向秦护法提及此事,当时秦护法对小儿成见尚深,一口回绝,小儿无奈,只得求助老夫主张。秦护法,小儿对你确是一片真心诚意,联姻既为双城结盟之需,更是小儿情之所愿,眼下秦护法对小儿误会既消,何妨便成全了他这一点痴心,一并加固双城之盟?秦护法原是汉人,想必知道春秋战国之时,诸侯列国以通婚联姻固盟之习,更应听过自汉朝以降,历代出塞和亲公主的故事罢?老夫知秦护法在伊吾地位尊崇,现下便可保证,秦护法若与小儿成婚,浮图城上下必将秦护法以大邦公主般看待,决不令秦护法受半点委屈,有负双城之盟!”
    石万年这番话情理并论,软硬兼施,令秦之蓉如同被一张又绵又韧的牛皮挤到屋角,既无从挣脱,也无处下手击破,一时间感觉自己竟已无路可逃!
    一众伊吾长老将领本就乐见此事,趁机纷纷向秦之蓉劝说起来。唯有契苾何力在旁冷眼旁观,不置一词。
    秦之蓉低头默思良久,心意终定,向契苾何力道:“城主,这件事我只同你一人商议,还请借一步说话。”
    契苾何力点头应允,向石万年父子告了个罪,与秦之蓉一同起身出门,漫然而行,渐渐攀上了宫中天台。此时天台周遭并无一个人影,惟有朔风在空旷的楼宇间呼啸穿过。
    秦之蓉仰首向天,双目微闭,轻轻吐了口气:“每次站在这里,常会回想起当年初入明月宫的情形。那时站在天台上并肩为战的许多人,走着走着便渐渐去了,散了,如今只剩下了城主与我二人。可是只要一闭上眼,我便总会感到这些人都在身边,一个不少,五绝诛天阵也似乎只是昨天的事情.....”
    契苾何力强笑道:“当年那段经历对我们的命运影响太大,是以一直记忆犹新。事实上细细想来,那已经过去五年多了......”
    秦之蓉淡淡地道:“自我进入明月宫那天算起,刚好五年十个月。”
    契苾何力怔了怔,一时间竟不知当说些什么,半晌方试探着道:“照此推算,你与那石家少城主的初次相见,距今日也该有五年多了。一次不大的冒犯,经了五年时光的冲磨,早就该淡了消了,没必要耿耿不忘......”
    秦之蓉打断契苾何力:“城主还是在劝我接受石千岩么?”
    契苾何力摇头:“之蓉,愿不愿意接受这桩婚事都是你的自由,我不会勉强,我只是说,人不该过于执着于旧日的一些小小恩怨,要将心绪立场放在当下......”
    秦之蓉忽道:“以当下双城大局之需,我应允了这婚事便是!”
    契苾何力一愕:“之蓉,你若当真不愿,也不必勉强自己......”
    秦之蓉微笑:“也谈不上勉强不勉强。只消城主代我传讯给石千岩,只要他应允我一个条件,我必立时与他成婚,绝无反悔!”
    契苾何力心头微诧:“什么条件?”
    秦之蓉缓缓地道:“请城主告知石千岩,日后他若要养姬纳妾,尽由得他,便是纳上一百个一千个,我也不会干涉,只是在得我允可之前,不得与我有福气之实,这便是我与他成婚的条件!”言罢,也不待契苾何力回复,径自拂袖转身而去。
    秦之蓉的要求已经令契苾何力大感错愕,而他不得不将这一要求转达给石千岩时,石千岩的态度则更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毫无犹豫,一口应允!
    双方既已达成一致意见,婚事自是顺理成章地被提上了日程。因军务紧急,路远事繁,是以索性省去了往来纳聘赠礼等琐冗程序,双方议定,依塞外各城间联姻旧俗,在伊吾城举办婚礼,至于本应在浮图城举办的第二场婚礼,因男方之父石万年人已在伊吾,可以接受新人拜父认亲,便从简免去了。好在石万年此番前来伊吾,随身携带的资货仪仗尚都完备,足以应付婚礼所需排场。
    半个月后,石千岩与秦之蓉的大婚之礼在明月宫如期举行。伊吾、浮图虽同属塞外,却婚仪各异,秦之蓉本人更是出身中土的汉家女子,胡汉殊习,是以这场婚礼竟是糅合了三种不同礼俗的混拼之风。一时间明月宫内彩带与翎羽齐扬,红烛与火盆交辉,羌笛琵琶、凤箫鼓角奏出的喜乐融合在一处,居然颇为和谐热闹。
    明月宫大殿一改往日庄严沉穆的气氛,充盈着满室的喜气。契苾何力与石万年俱各身着礼服,代表双方家长坐于上位,等待着新人入殿,行拜成礼。
    喧天的喜乐中,石千岩与秦之蓉共持一条红绸,并肩行入。石千岩金冠黑裘,更显俊朗高贵,秦之蓉却是依大唐婚仪穿戴,身着红罗纹绣牡丹衣裙,如意绦围腰,金凤钗镇发,头上更蒙着喜帕盖头,掩去了面孔,反倒令她显出了几分好看。
    伊吾、浮图二城的婚仪中,均有拜天地祖先与在世长亲之俗,这却与汉家婚典上的新人拜堂异曲同工,是以石千岩与秦之蓉在这一程序上毫无异议,依傧相引领行至大殿阶下,向契苾何力与石万年的方向拜将下去。
    二人方拜至一半,忽一阵急骤的军鼓声自外传来,冲破了殿内的喜乐,正是伊吾城中用于通传敌讯的信鼓。依鼓声的节奏可知敌情,殿内之人俱已听出,此番来袭的敌军非但行动迅速,更兼实力强劲,骤临城下,确是个严重的威胁!
    契苾何力面色倏变,道:“大家在此暂候一时,待我整军退敌后,再行大礼。”起身提刀,匆匆而出。
    这突如其来的警讯,将殿内的喜庆热闹气氛霎时一扫而空,所有乐声人声就此凝固,人人俱感到一等自心底透出的紧张窒息之意。秦之蓉屏住呼吸,悄悄揭开盖头一角观看,但见殿上一对龙凤喜烛犹自烛火摇曳,殿内众人却俱已面色沉重,呆若木鸡,只有尚未散尽的信鼓声,犹在殿中萦绕回响,苍旷不绝。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7-10 20:30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