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风继续吹

[书话] 读书随笔

  [复制链接]

165

主题

2656

帖子

8571

积分

开宗立派

Rank: 8Rank: 8

积分
8571
声望
5765 声
银两
30832 两
帖子
2656
精华
3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9-9-23
最后登录
2020-7-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6-23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继续吹 于 2020-6-23 12:43 编辑

一零九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以前看电视剧,常听到这句话,也没有去了解这话的出处,什么意思。

原来是来自这一段:

{初,敦之举兵也,刘隗劝帝尽除诸王,司空导率群从诣阙请罪,值顗将入,导呼顗谓曰:"伯仁,以百口累卿!"顗直入不顾。既见帝,言导忠诚,申救甚至,帝纳其言。顗喜饮酒,致醉而出。导犹在门,又呼顗。顗不与言,顾左右曰:"今年杀诸贼奴,取金印如斗大系肘。"既出,又上表明导,言甚切至。导不知救己,而甚衔之。敦既得志,问导曰:"周顗、戴若思南北之望,当登三司,无所疑也。"导不答。又曰:"若不三司,便应令仆邪?"又不答。敦曰:"若不尔,正当诛尔。"导又无言。导后料检中书故事,见顗表救己,殷勤款至。导执表流涕,悲不自胜,告其诸子曰:"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幽冥之中,负此良友!"}

伯仁是周顗的字,周顗是个非常有个性的人,他也是死于他的个性。

王导和王敦,一内一外,王敦起兵造反,王导请罪,在宫门口看见周顗,请他在皇帝面前说几句好话,周顗不理,但见了皇帝却帮王导说了很多话,皇帝也同意不处理王导。周顗出来后,王导又跟他打招呼,周顗还是不理,还借着酒劲,说杀了这帮反贼,也好换个大官做做。

真是有个性。出宫后,周顗怕不稳妥,又上表给王导求情。

而王导,却以为周顗不理他,也不救他,心里恨他。所以,当兄弟王敦得势后,问是否应该重用周顗,王导不回答,又问那不能用,是不是就杀了,王导也不回答。

于是,周顗被杀。

再后来,王导翻以前的奏章时,发现当初周顗是怎样救他的,后悔不已,于是有了那句——"吾虽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

周顗很有个性,王导也挺有意思,看下面这一段:

{王导甚重之,尝枕顗膝而指其腹曰:"此中何所有也?"答曰:"此中空洞无物,然足容卿辈数百人。"导亦不以为忤。又于导坐傲然啸咏,导云:"卿欲希嵇、阮邪?"顗曰:"何敢近舍明公,远希嵇、阮。"}

这一段是周顗未死之前,王导很欣常他。

这一段,看过我之前的随笔的朋友可能知道我的关注点在哪里,不是王导和周顗的对话,而是这句——“尝枕顗膝而指其腹曰”——没错,王导会枕着周顗的腿跟他说话!

一个男人枕着另一个男人的腿!

再看下一段:

{敦素惮顗,每见顗辄面热,虽复冬月,扇面手不得休。}

这一段不是写王导,是写王敦,说王敦有点忌惮周顗,看到周顗脸就发热,冬天也发热,不得不用手向脸上扇风。

我怎么感觉,王敦这不是怕周顗,是对他有意思,是喜欢他啊。

王导和王敦,兄弟两个,一个会枕周顗腿上,一个看见周顗就脸红心跳……这……

我们的电视剧有时审查的太严,如果放松了,都不用怎么编剧,按照史书,稍微改编润色一下,就可以拍出很多有意思的剧。

王导王敦和周顗,上面只不过是我为了有意思瞎扯的,但是,如果不考虑尺度,让我去导演,拍这段历史的影视剧,我会把上面我瞎扯的表现出来,但不会表现的很明确和直接,要表现的有点暧昧,就是表现的,也许王导和周顗就只不过是关系好,比较熟才枕腿,也许王敦就是怕周顗才脸红,但又也许又不仅仅是这样。

说完了有意思的,再说点可怕的。

{齐王冏召为大司马主簿。冏擅权骄恣,荣惧及祸,终日昏酣,不综府事,以情告友人长乐冯熊。熊谓冏长史葛旟曰:"以顾荣为主簿,所以甄拔才望,委以事机,不复计南北亲疏,欲平海内之心也。今府大事殷,非酒客之政。"旟曰:"荣江南望士,且居职日浅,不宜轻代易之。"熊曰:"可转为中书侍郎,荣不失清显,而府更收实才。"旟然之,白冏,以为中书侍郎。在职不复饮酒。人或问之曰:"何前醉而后醒邪?"荣惧罪,乃复更饮。与州里杨彦明书曰:"吾为齐王主簿,恒虑祸及,见刀与绳,每欲自杀,但人不知耳。"}

这一段讲顾荣,司马冏专权时,顾荣为了避祸不愿为司马冏做事,于是整天喝酒不理政务,让司马冏以为他不堪大用,给他一下闲差打发了。

然而,顾荣得了闲差,以为安枕无忧了,也就不再喝酒。结果,有人感觉奇怪,说,老兄之前不是经常喝酒醉酒吗,怎么就不喝了呢?

顾荣一听这话,估计吓出一身冷汗,还是继续喝吧,不然脑袋不保。

在权力的游戏中的人,真的是如履薄冰,吃个饭喝个酒都不能想怎样就怎样。

再来一段,比较精彩:

{明帝即位,拜侍中,机密大谋皆所参综,诏命文翰亦悉豫焉。俄转中书令。峤有栋梁之任,帝亲而倚之,甚为王敦所忌,因请为左司马。敦阻兵不朝,多行陵纵,峤谏敦曰:"昔周公之相成王,劳谦吐握,岂好勤而恶逸哉!诚由处大任者不可不尔。而公自还辇毂,入辅朝政,阙拜觐之礼,简人臣之仪,不达圣心者莫不於邑。昔帝舜服事唐尧,伯禹竭身虞庭,文王虽盛,臣节不愆。故有庇人之大德,必有事君之小心,俾方烈奋乎百世,休风流乎万祀。至圣遗轨,所不宜忽。愿思舜、禹、文王服事之勤,惟公旦吐握之事,则天下幸甚。"敦不纳。峤知其终不悟,于是谬为设敬,综其府事,干说密谋,以附其欲。深结钱凤,为之声誉,每曰:"钱世仪精神满腹。"峤素有知人之称,凤闻而悦之,深结好于峤。会丹阳尹缺,峤说敦曰:"京尹辇毂喉舌,宜得文武兼能,公宜自选其才。若朝廷用人,或不尽理。"敦然之,问峤谁可作者。峤曰:"愚谓钱凤可用。"凤亦推峤,峤伪辞之。敦不从,表补丹阳尹。峤犹惧钱凤为之奸谋,因敦饯别,峤起行酒,至凤前,凤未及饮,峤因伪醉,以手版击凤帻坠,作色曰:"钱凤何人,温太真行酒而敢不饮!"敦以为醉,两释之。临去言别,涕泗横流,出阁复入,如是再三,然后即路。及发后,凤入说敦曰:"峤于朝廷甚密,而与庾亮深交,未必可信。"敦曰:"太真昨醉,小加声色,岂得以此便相谗贰。"由是凤谋不行,而峤得还都,乃具奏敦之逆谋,请先为之备。}

温峤是明帝的亲信,王敦造反得势后,有点忌惮温峤,于是就把他调到自己身边当个左司马。

温峤不简单,他没有选择像有些清高之士一样,跟王敦硬刚,不为乱臣贼子做事。也没有选择像上面提的顾荣一样假装喝酒不做事。而且,也没有选择同流合污成谄媚求荣。

温峤是这么做的,既然王敦让他帮着做事,那首先,他看到王敦及其手下有些骄横,太高调,他要尽自己的职责,对王敦进行劝谏,王敦不听。

尽过职责后,温峤发现王敦改不不了,以后会出事,所以,下一步,就想办法离开他。

接下来,温峤所做的一切,目的是为了离开王敦。

温峤开始假意奉承王敦,说话办事都顺着他的意,这是为了取得王敦的信任。

同时,温峤想办法结交王敦的红人钱凤,在背后夸钱凤,本来温峤就很有声望,能得他一句夸,都会引为为荣,况且还不是当面夸的,钱凤当然高兴,自然就跟温峤交好了。

接着,是等待一个机会。

机会来了,丹阳尹的职位空缺了,温峤想去做丹阳尹,就可以离开王敦了。

怎么做?温峤并不是举荐自己,而是举荐钱凤,因为他知道,钱凤一定不会去,去了就离王敦远了,哪比得上在王敦身边。

果然,钱凤不愿去,就推荐温峤,温峤一看钱凤中计,也便假意推托。

王敦最后还是让温峤去。

还不是高兴的时候,还不稳。能做王敦的红人,钱凤自然不会是等闲之辈,温峤怕改天钱凤会突然想明白,那就完了。

王敦给温峤饯别,温峤一个人一个人敬酒,敬到钱凤时,钱凤还没来得及喝,温峤就装醉,一下子把钱凤的帽子打落,怒道,你钱凤是个什么玩意,我温峤敬酒你都不给面子。

估计当场两人差点打起来,王敦一看温峤醉了,把两人拉开。

该上路了,还不能放松,还要表演,一把鼻涕一把泪,不舍啊,告辞出去,又回来,几次三番,不想离开。

终于上路了。

这时,钱凤反应过来了,说,温峤这人,本来就是皇帝的亲信,又跟朝中大臣庾亮深交——“未必可信”——“未必”这两个字用的,这就说明钱凤也不确定,不敢肯定。也就说明温峤从开始结交钱凤到后来的一系列表演起作用了。

这时王敦说,温峤他昨天是喝醉了,不过是说了几句不好听的,你也不至于还放在心上吧。

至此,才真正的算稳了。

温峤离开王敦,没有去丹阳上任,跑到建康,回到皇帝身边,并且在后来平定王敦中起了很大的作用。

温峤的这一段十分之精彩,也十分之凶险。看完之后,觉得权力的游戏,真不是一般人能玩的!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65

主题

2656

帖子

8571

积分

开宗立派

Rank: 8Rank: 8

积分
8571
声望
5765 声
银两
30832 两
帖子
2656
精华
3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9-9-23
最后登录
2020-7-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6-30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一零

{时将征苏峻,司徒王导欲出舒为外援,乃授抚军将军、会稽内史,秩中二千石。舒上疏辞以父名,朝议以字同音异,于礼无嫌。舒复陈音虽异而字同,求换他郡。于是改"会"字为"郐"。舒不得已而行。}

这一段也是关于避讳的。

王舒的父亲叫王会,王导安排王舒去会稽当官,王舒请辞,说官名与父亲名字犯讳。朝议说,字同音不同,不算违礼。王舒说虽然音异但字同,还是给我换个地方吧。怎么能说换就换,这可不是平时,这样安排是为了平定苏峻叛乱的。所以,就将会稽字改成郐稽,王舒也只好去上任了。

{永和末,多疾疫。旧制,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至是,百官多列家疾,不入。彪之又言:"疾疫之年,家无不染。若以之不复人宫,则直侍顿阙,王者宫省空矣。"朝廷从之。}

这个是说古代的一个规定,就是大臣家里有感染流行病的人,如果有三个人以上,即使大臣本身没有被感染,也要在家隔离一百天才能入宫。
于是乎,大家都不想上班,就说家里有人染病,就可以放假了。

王彪之说,这样可不行,疫病之年,哪家没有人被感染?如果这样,就不上班了,那不就停工了吗。

朝廷觉得王彪之说的有道理,还是应该上班啊。

{时廷尉奏殿中帐吏邵广盗官幔三张,合布三十匹,有司正刑弃市。广二子,宗年十三,云年十一,黄幡挝登闻鼓乞恩,辞求自没为奚官奴,以赎父命。尚书郎朱暎议以为天下之人父,无子者少,一事遂行,便成永制,惧死罪之刑,于此而弛。坚亦同暎议。时议者以广为钳徒,二儿没入,既足以惩,又使百姓知父子道,圣朝有垂恩之仁。可特听减广死罪为五岁刑,宗等付奚官为奴,而不为永制。坚驳之曰:"自淳朴浇散,刑辟仍作,刑之所以止刑,杀之所以止杀。虽时有赦过宥罪,议狱缓死,未有行小不忍而轻易典刑也。且既许宗等,宥广以死,若复有宗比而不求赎父者,岂得不摈绝人伦,同之禽兽邪!案主者今奏云,惟特听宗等而不为永制。臣以为王者之作,动关盛衰,嚬笑之间,尚慎所加,况于国典,可以徒亏!今之所以宥广,正以宗等耳。人之爱父,谁不如宗?今既居然许宗之请,将来诉者,何独匪民!特听之意,未见其益;不以为例,交兴怨讟。此为施一恩于今,而开万怨于后也。"成帝从之,正广死刑。}

这一段,是一个案例。

邵广偷了官幔三张,按律当斩。邵广两个儿子求情,情愿自己为奴,以换取父亲不死。

尚书郎朱暎觉得不可以,不能因为这次破例,而成为判例,影响到后世对此类案子的判罚。几乎每个人都有儿子,如果这样可以,那人人都可以免死了。

范坚认同朱暎的观点。

当时的人议论此事,认为改邵广死罪为活罪,然后两个儿子为奴,已经可以了。通过此事,还能教育百姓什么是父子之道,而且还彰显了当朝的仁爱。为了防止以后都照此判例来判,可以规定此次为特例,不为永制。

范坚反驳这种观点,具体见上面原文,不翻译了。“王者之作,动关盛衰,嚬笑之间,尚慎所加,况于国典,可以徒亏。”这句话,说的挺好,大权在握者,一颦一笑,都可能有很大影响,每一个政令都应该谨慎。

最终,邵广还是依律死刑。

{时永嘉太守谢毅。赦后杀郡人周矫,矫从兄球诣州诉冤。扬州刺史殷浩遣从事疏收毅,付廷尉。彪之以球为狱主,身无王爵,非廷尉所料,不肯受,与州相反复。穆帝发诏令受之。彪之又上疏执据,时人比之张释之。时当南郊,简文帝为抚军,执政,访彪之应有赦不。答曰:"中兴以来,郊祀往往有赦,愚意尝谓非宜。何者?黎庶不达其意,将谓效祀必赦,至此时,凶愚之辈复生心于侥幸矣。"遂从之。}

永嘉太守谢毅把周矫杀了,周矫应该是个死刑犯,但是正遇上大赦,太守是在大赦之后杀的周矫。所以堂兄周球觉得周矫是冤死的,就上诉到州,刺史殷浩把谢毅抓起来交给廷尉。王彪之负责这个案子,他是认同太守杀周矫的,所以,拒绝受理,跟州里互相踢球。

皇帝下诏,让王彪之受理,王彪之上书据理力争。

当时还没当皇帝的司马昱跟王彪之讨论应不应该有大赦这种制度。

王彪之回答说,中兴以来,郊祀往往有赦,那么,有的人就会利用这一点儿,看到有郊祀了,就抱个侥幸心理,杀人犯罪,等待大赦。

王彪之这个回答,应该不是反对大赦,而是反对过于频繁的大赦。

前两天整理书房,发现有很多书比较陌生,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不知道为什么买。

这几年买书明显比以前少很多了,大概是毕业后前10年买书最疯狂。

翻出来一套《池北偶谈》,作者是清朝的王士禛。

看了前面几篇。

{傅而都嘉利亚国
  康熙己酉,大西洋傅而都嘉利亚国贡使玛讷撒尔达聂入贡,有旨:「该国从来未通中国,凡赐赉皆加一等。」其人物贡物与荷兰略同。}


这个大西洋的傅而都嘉利亚国,网上有人说是葡萄牙。

{俄罗斯
  俄罗斯国以顺治十七年遣使入贡,不知正朔,自称一千一百六十三年。}


王士禛说俄罗斯"不知正朔",不用天朝的年号,自称1163年,这个也不是公元纪年,那是什么纪年?

{土鲁番表文
  土鲁番自顺治十三年入贡,至康熙十二年,国王玛墨忒塞伊忒韩复遣其臣兀鲁和登等献马,其表略云:“土鲁番国王某,上言于乃圣乃仁天下治平皇帝陛下:恭惟皇上一统攸同,何异于古之占什特;惠泽群生,相同乎昔之达刺汗;法纪军威,比隆于楷黑塞劳;聪明格物,媲美乎伊思谦达尔。皇上睿知天锡,如日升之无不照;皇上拨乱为治,如月恒之无不临。旌旗闪烁,超越乎墨乌戚尔;皇恩浩荡,实出于度量宽仁。国祚无疆,而万国咸宁;洪福靡际,而皇图应运。”后称一千八十三年二月二十八日。予昔在礼部,见荷兰、暹罗、琉球诸国表文,用金花笺,文义皆如中国,或谓是闽、粤人代作也。}


这个土鲁番表文把天朝皇帝一顿歌颂,比之:占什特、达刺汗、楷黑塞劳、伊思谦达尔、墨乌戚尔,这些人应该都是很牛的大人物,也不知道都是谁。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65

主题

2656

帖子

8571

积分

开宗立派

Rank: 8Rank: 8

积分
8571
声望
5765 声
银两
30832 两
帖子
2656
精华
3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9-9-23
最后登录
2020-7-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7-7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风继续吹 于 2020-7-7 17:10 编辑

一一一

{余杭妇人经年荒,卖其子以活夫之兄子。武康有兄弟二人,妻各有孕,弟远行未反,遇荒岁,不能两全,弃其子而活弟子。严并褒荐之。}

这一段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一个妇人,在饥荒之年,养不活太多孩子,就把自己的孩子卖了,而养侄子。一个是兄弟二人,两人妻子都怀孕了,弟弟出远门没回来,也是饥荒之年,不能两个孩子都养,把自己的儿子丢弃了,养弟弟的儿子。

两个例子都受到的官员的褒奖。

我是很不以为然的,我认为这样的人应该批评而不是褒奖。人首先要自私。

{万既受任北征,矜豪傲物,尝以啸咏自高,未尝抚众。兄安深忧之,自队主将帅已下,安无不慰勉。谓万曰:"汝为元帅,诸将宜数接对,以悦其心,岂有傲诞若斯而能济事也!"万乃召集诸将,都无所说,直以如意指四坐云:"诸将皆劲卒。"诸将益恨之。}

谢万很狂傲,对下属比较傲慢。谢安很担心他这样的性格。劝他不要对下属太傲慢,要懂得收买人心。谢万于是召集手下诸将,并没有按照谢安讲的,去说一些夸奖啊鼓励的话,而是用如意指着诸将,说,诸位都是劲卒啊。诸将一听这话不高兴了,很不爽。

我读史读的少,再加上不是人情练达之人,所以初读时,不知道为什么诸将会不高兴。

网上一查,才知道,原来问题出在“劲卒”二字,在座的是将,你称他们是卒,当然不高兴了。

{惠帝末,西南夷叛,宁州刺史李毅卒,城中百余人奉毅女固守经年。}

摘这段出来,没别的,就是记录一下正史中不多见的女人。

宁州刺史李毅死了,朝庭没有派新的刺史来,于是城中的人推举李毅的女儿为领导,就这样守城守了好几年。

能被推举为领导,说明李毅的这个女儿应该是不简单。然而,正史中没名。于是网上搜了一下,《华阳国志》中有这样一段:

{毅女秀,适汉嘉太守新都王载,有才智。父亡后,州文武推领州三年。}

这个女人,姓李,名秀。

{遐妻骁果有父风。遐尝为石季龙所围,妻单将数骑,拔遐出于万众之中。及田防等欲为乱,遐妻止之,不从,乃密起火烧甲杖都尽。}

如果说李秀是个不简单的女人,那么这段记录的刘遐的妻子,可称得上是女中豪杰了。

刘遐的妻子,单人带几骑,在千军万马中将刘遐救出来!

然而,这样的女中豪杰,也是没名字的,只知道她是邵续的女儿。

{初,苻丕之来攻也,序母韩自登城履行,谡西北角当先受弊,遂领百余婢并城中女子于其角斜筑城二十余丈。贼攻西北角,果溃,众便固新筑城。丕遂引退。襄阳人谓此城为夫人城。}

这一段也是一个没留下姓名的女豪杰。

朱序守襄阳城,苻丕来攻,朱序的母亲亲自登城,率领一众女子,守西北角,击退敌军。

原文中“序母韩”三个字,我看网上都说是朱序的母亲韩氏的意思,我是有点疑惑,如果说朱序的母亲姓韩,一般会说“序母韩氏”,一般“序母韩”这样写,是名叫韩的意思,但如果写名,一般又会先写出姓来,再提名。也许是作史者笔误,少写了一个“氏”。

总是,无所谓,韩氏也好,名韩也好。

{时谢安女婿王国宝专利无检行,安恶其为人,每抑制之。及孝武末年,嗜酒好内,而会稽王道子昏蒏尤甚,惟狎昵谄邪,于是国宝谗谀之计稍行于主相之间。而好利险诐之徒,以安功名盛极,而构会之,嫌隙遂成。帝召伊饮宴,安侍坐。帝命伊吹笛。伊神色无迕,即吹为一弄,乃放笛云:"臣于筝分乃不及笛,然自足以韵合歌管,请以筝歌,并请一吹笛人。"帝善其调达,乃敕御妓奏笛。伊又云:"御府人于臣必自不合,臣有一奴,善相便串。"帝弥赏其放率,乃许召之。奴既吹笛,伊便抚筝而歌《怨诗》曰:"为君既不易,为臣良独难。忠信事不显,乃有见疑患。周旦佐文武,《金縢》功不刊。推心辅王政,二叔反流言。"声节慷慨,俯仰可观。安泣下沾衿,乃越席而就之,捋其须曰:"使君于此不凡!"帝甚有愧色。}

这一段在以前读苏轼诗词里提到过,就是"揽桓须"典故的出处。

上次提这段时,我的关注点是,古人的一些有意思的举动,就是谢安当众去捋桓伊的胡子,很有意思。

这次读到这段,有点新的想法。

谢安觉得桓伊在皇帝面前为他讲话,所以有了“揽桓须”的举动。谢安这是在皇帝面前,直接越席过去捋桓伊的胡子,表示对桓伊的感激。

细想想,本来就是因为功高,而受到皇帝的忌惮,然而,有人为他在皇帝面前说好话,他就做了这样的举动,谢安这举动还是有些出格了,甚至是有点肆无忌惮的意思了。

谢安性格沉稳,若非无忌惮,应不会在皇帝面前就做这举动,事后私下表示感激是正常的。

而且,这个举动,让皇帝有点没面子。——“帝甚有愧色。”

其实这举动,按理会让皇帝更加忌惮谢安。

对于这段的解读,我不敢肯定,也许是我想太多了。

{陈寿,字承祚,巴西安汉人也。少好学,师事同郡谯周,仕蜀为观阁令史。宦人黄皓专弄威权,大臣皆曲意附之,寿独不为之屈,由是屡被谴黜。遭父丧,有疾,使婢丸药,客往见之,乡党以为贬议。及蜀平,坐是沈滞者累年。司空张华爱其才,以寿虽不远嫌,原情不至贬废,举为孝廉,除佐著作郎,出补阳平令。撰《蜀相诸葛亮集》,奏之。除著作郎,领本郡中正。撰魏吴蜀《三国志》,凡六十五篇。时人称其善叙事,有良史之才。夏侯湛时著《魏书》,见寿所作,便坏己书而罢。张华深善之,谓寿曰:"当以《晋书》相付耳。"其为时所重如此。或云丁仪、丁暠有盛名于魏,寿谓其子曰:"可觅千斛米见与,当为尊公作佳传。"丁不与之,竟不为立传。寿父为马谡参军,谡为诸葛亮所诛,寿父亦坐被髡,诸葛瞻又轻寿。寿为亮立传,谓亮将略非长,无应敌之才,言瞻惟工书,名过其实。议者以此少之。}

这一段写的是三国志的作者陈寿,说他人品不太好。

主动向丁仪兄弟要东西,不给就不给他们的父亲作传。还有就是诸葛亮杀了马谡,而陈寿的父亲是马谡的参军,也受到牵连,而诸葛亮的儿子诸葛瞻平时又看不起陈寿,所以陈寿在写三国志时,写诸葛亮父子不太客观。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65

主题

2656

帖子

8571

积分

开宗立派

Rank: 8Rank: 8

积分
8571
声望
5765 声
银两
30832 两
帖子
2656
精华
3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9-9-23
最后登录
2020-7-10
QQ
 楼主| 发表于 2020-7-9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过来得意一下。

每年高考完,都喜欢去做一下高考语文试卷。今天,网上高考试卷好多还没出来,语文,只有全国I卷、II卷、III卷可以在网上查到。

其中III卷的文言文阅读,是选的《晋书》王彪之传,刚好本贴6月30日,我提到过王彪之,具体见上面162楼。

把高考题复制过来,作为记录。


二、古代诗文阅读(34分)
(一)文言文阅读(本题共4小题,19分)
阅读下面的文言文,完成10~13题。
彪之,字叔武,年二十,须鬓皓白,时人谓之王白须。初除佐著作郎、东海王文学。从伯导谓曰:“选官欲以汝为尚书郎,汝幸可作诸王佐邪!” 彪之曰:“位之多少既不足计,自当任之于时,至于超迁,是所不愿。” 遂为郎。累迁御史中丞、侍中、廷尉。时永嘉太守谢毅,赦后杀郡人周矫,矫从兄球诣州诉冤。扬州刺史殷浩遣从事收毅,付廷尉。彪之以球为狱主,身无王爵,非廷尉所料,不肯受,与州相反复。穆帝发诏令受之。彪之又上疏执据,时人比之张释之。时当南郊,简文帝为抚军,执政,访彪之应有赦不。答曰中兴以来郊祀往往有赦愚意尝谓非宜何者黎庶不达其意将谓效祀必赦至此时凶愚之辈复生心于侥幸矣遂从之。永和末,多疾疫。旧制,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至是,百官多列家疾,不入。彪之又言:“疾疫之年,家无不染。若以之不复入宫,则直侍顿阙,王者宫省空矣。”朝廷从之。及简文崩,群臣疑惑,未敢立嗣。或云,宜当须大司马处分。彪之正色曰:“君崩,太子代立,大司马何容得异!若先面咨,必反为所责矣。”于是朝议乃定。及孝武帝即位,太皇太后令以帝冲幼,令温依周公居摄故事。事已施行,彪之曰:“此异常大事,大司马必当固让,使万机停滞,稽废山陵,未敢奉令。谨具封还内,请停。”事遂不行。加光禄大夫,仪同三司,未拜。疾笃,帝遣黄门侍郎问所苦,赐钱三十万以营医药。太元二年卒,年七十三,即以光禄为赠,谥曰简。(节选自《晋书•王彪之传》)
10.下列对文中画波浪线部分的断句,正确的一项是(3分)
A.答曰/中兴以来/郊祀往往有赦/愚意尝谓非宜/何者/黎庶不达/其意将谓郊祀必赦/至此时/凶愚之辈复生心于侥幸矣/遂从之/
B.答曰/中兴以来/郊祀往往有赦/愚意尝谓非宜/何者/黎庶不达其意/将谓郊祀必赦/至此时/凶愚之辈复生心于侥幸矣/遂从之/
C.答曰/中兴以来/郊祀往往有赦/愚意尝谓非宜何者/黎庶不达/其意将谓郊祀必赦/至此时/凶愚之辈复生心于侥幸矣/遂从之/
D.答曰/中兴以来/郊祀往往有赦/愚意尝谓非宜何者/黎庶不达其意/将谓郊祀必赦/至此时/凶愚之辈复生心于侥幸矣/遂从之/
11.下列对文中加点词语的相关内容的解说,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太守是郡一级的最高行政长官,主要掌管民政、司法、军事、科      举等事务。
  B.立嗣可指无子而以同宗之子承继,又可指确立王位继承人,文中则指后者。
  C.周公是周文王之子,周武王之弟,曾辅佐周武王讨伐商纣王最终夺取天下。
  D.居摄是指古代帝王因年幼不能亲政,大臣代居其位来处理政务的一种制度。
12.下列对原文有关内容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3分)
  A.彪之出仕之始,不愿超迁任职。他的堂伯父王导对他说,选官要任他为尚书郎,他却认为地位高低不值得计较,越级提拔是自己不愿意的事。
  B.彪之坚持己见,不肯接受人犯。殷浩将谢毅交付廷尉候审。他以此非廷尉职责为由,虽有皇上命令,依然据理拒收,时人将他比作张释之。
  C.彪之讲究实效,维护朝廷秩序。永和末年流行传染病,他见各类官员借口家中有人患病,不愿到任办公,指出这样做的危害,朝政因此恢复。
  D.彪之言辞机敏,反对权臣听证。简文帝去世,讨论身后事时有人提出等候大司马处置,他抢先表示由太子代立,若先面咨大司马将被他斥责。
13.把文中画横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10分)
(1)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
(2)疾笃,帝遣黄门侍郎问所苦,赐钱三十万以营医药。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7-10 20:07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