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8|回复: 0

[作品] 《七剑下天山》楔子合贴

[复制链接]

101

主题

807

帖子

8132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132
声望
1931 声
银两
56572 两
帖子
807
精华
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4-23

猪年亨通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活跃勋章写手、作者侠女皇冠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中国结羽生剑优昙花羽生粉心晴愚人节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发表于 2019-4-3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


昨天写了一点《七剑下天山》的故事线,本来就想单纯地整理故事线,可是一打开,就感觉共鸣太强大,那么就改写为导读吧。
其实现在生活节奏那么快,很多人都静不下来看一本书,如果有人加以导引和点拨着,那么读下来也就更方便。所以也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不过我知道这活儿快不出来,只能做到多少算多少。


楔子 一阕词来  南国清秋魂梦绕
         十年人散  绣房红烛剑光寒

新写伊始,抄到回目就心情激荡,也是心怀舒畅。小时候没事就喜欢抄梁羽生小说的回目和其中的诗词,好美的说,无形中就是高端的休憩,是减压放松和享受。所以一抄到回目,要我不把自己放入其中,纯粹客观的去描述,肯定是做不到,太多的链接形成的牵引,怎么可能完全摒弃呢?


故事是这样的,中秋前夕,杭州总兵纳兰秀吉的独生爱女纳兰明慧在出阁前读词思念旧人。


这里面虽然是铺垫,可信息量极大,纳兰秀吉只有一个女儿,爱若至宝,调教文武。古代女孩子没有名字,不识字的大有人在,这位纳兰小姐居然文武双修,先别说出类拔萃吧,那是原生家庭不但对她宠爱有加,还对她抱有期望。这样一来她不愿意与恋人杨云骢私奔也就有了依据,这么美好的家庭怎么忍心去伤害呢?


那是知道前后文之后的感受,一开始看还会觉得是不是她对未来的夫婿不满意,彩凤随鸦呢?


接下来看看她的夫婿是何等样人,他叫多铎,是皇室的远支亲王,骑术与剑法在旗人中首屈一指,又平定了准葛尔和大小金川,年仅二十八,被任两江提督,是宗室中最年轻的将领。


清朝初年二十八岁还没结婚的很少,只是成书的年代以及现在,这种条件列出来就是黄金单身贵族,怕都是说媒踏破门,趋之若鹜。
人家出身高贵,自身还有本领,还有军功授衔,那是前途无量。


而且纳兰秀吉是清朝开国功臣之一,跟着多尔衮入关,转战二十年,才积功升到杭州总兵。


现在看到这段文字,很明显纳兰秀吉是站错队了,跟着多尔衮,自然被皇帝打压。也幸亏他不得重用,不然怕也难以存活。


而多铎亲王是慕名求亲的,纳兰家是求之不得,也是高攀了,这样碾压性的婚事,除非纳兰明慧跟家里有十怨九仇,不然这件婚事要是惹恼了对方,全家上下都可能没命的。


纳兰明慧也是压力极大,忧心忡忡,进退两难,忐忑不已。等于说一上来就给旗人第一美女纳兰明慧一个生死困局。


好了,先写到这里吧,慢慢写,休息了。





(二)
今天产生了一个想法,看看《圣斗士星矢》,《美少女战士》,《猫眼三姐妹》这些动画片吧,都是多主角架构的。
这不就是《七剑下天山》的模式吗?多主角群像呈现。搞不好还是受梁羽生影响呢!


继续整理故事线,今天比较简单,就整理一首词,是《七剑下天山》的卷首词。


有时候读到梁羽生的诗词,会觉得有穿越的感觉,一会儿好像到了《红楼梦》的世界,一会儿到了唐宋,诗词特别有穿越感,所以放松休闲的价值也体现得特别充分。


它根本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和现实完全隔离的,就好像是属于自我的独立空间一样。


甚至都不大愿意跟外界交流,怎么可能对谁都把只属于自己的空间亮出来呢?


人和人之间的交往是讲机缘的,也是有界限的。


    笑江湖浪迹十年游,空负少年头。对铜驼巷陌,吟情渺渺,心事悠悠!酒冷诗残梦断,南国正清秋。把剑凄然望,无处招归舟。
    明日天涯路远,问谁留楚珮,弄影中洲?数英雄儿女,俯仰古今愁。难消受灯昏罗帐,怅昙花一现恨难休!飘零惯,金戈铁马,拼葬荒丘!
    ——调寄《八声甘州》


这首词是故事中杨云骢填的,纳兰明慧在出嫁前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诵读,读一遍哭一场。


当她读到“难消受灯昏罗帐,怅昙花一现恨难休”时,更是情难自己,悲泣出声,让奶娘把女儿宝珠抱来。


在《塞外奇侠传》里,纳兰明慧在外生下女儿,就推说去打猎,路上遇到弃婴,被奶娘收养。


其实怀孕生产那么大的事,是瞒不过人的,可纳兰家还能说什么,碰到了更是不敢张扬。


所以这里面其实有漏洞的,但也能自圆其说,这也为后来多铎的师叔找杨云骢设伏,而且这件事也有多重发展,可以是多铎授命,也可以是其师叔私下行事,找机会再告诉多铎,甚至压根儿就不告诉。


所以要拍影视剧的话,多铎是怎么发现的,大有文章可做。放水的话,两集都可以做出来了。


多铎娶的妻子是多尔衮旧部的女儿,他也有自己的政治诉求,如果不如期举行婚礼,那他的政治对手怎么看他?


另外如果这件事闹大了,顺治还有孝庄趁着这件事借口追查,一路上不知再挖出什么来,他也大有可能睁一眼闭一眼。


总之杨云骢的私情就是存在着,但表面看来没什么动静。


纳兰明慧伤心的句子,也表明了她的内心是分裂的,一方面是私情,一方面是家庭,如果没有家庭的桎梏,她是中意杨云骢的。


有意思的是,我喜欢的句子跟纳兰明慧不同,她是另有伤心处,我可以明白,但不会完全跟着走,小说里的纠结是美的呈现,现实中则是烦恼,有多远走多远就对了。我喜欢“酒冷诗残梦断,南国正清秋。”大有“何事长向别时圆”的感触,萧瑟凄凉眼,却见春日艳阳天,两处皆风景,却难辩啼笑。又是啼笑因缘的笔法。


其实这一句就跟越剧《红楼梦》里黛玉焚稿后,却听喜乐传来,每一声都是摧魂夺命的音符。


“笙箫管笛耳边绕,一声声犹如断肠刀,他那里是花烛面前相对笑,我这里是长眠孤馆谁来吊”


艺术感染力十足,而且梁羽生的文本里没有一个字提到“伤心”,可细细品味,都可以听到心跳化作裂帛之声。


难怪杨云骢武功缩水一大半,他其实在听闻心上人婚讯时,已经明白了,他都可以写出这样的词句,怎么会不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只是一直不死心,追到了杭州,获悉肯定的答复,他的生机已经被割断。


所以都觉得外面的评论是怎么写出来的,这么明显而细腻的东西,好像在他们面前,都看不到呢!




(三)


今天一天都在思索,杨云骢与纳兰明慧的故事,会让我联想到玉娇龙与罗小虎。都是官家小姐爱上了盗匪,杨云骢也算是盗匪之类的,那是猫和老鼠,官与匪之恋,还都是合中带刑。

罗小虎很倒霉的,他没想招惹玉娇龙,玉娇龙仗着武功自行找到匪穴,那时候的罗小虎一脸络腮胡,两人比试,武功是玉娇龙高,可罗小虎拿的是宝刀,削断了她的剑。

罗小虎也不为难她,放她走不算还不放心尾随,这时候他露出了真面目,是一个年轻小伙子,可一露出真面目就被玉娇龙刺了一剑。

后来玉娇龙在官场名媛汇之类的场合,看到马受惊急奔,眼看要撞到母亲,她拦身上前,一掌击飞了奔马。

所有人都当她孝感动天,马都放过了她,只有家里的老家丁看出她身怀绝世武功。

这么一来鲁翰林家求聘玉家,玉娇龙逃婚,可老家丁用一口酥把她捉回来。

成婚当日,罗小虎来新房探视,玉娇龙用匕首逼他离开,可这么一闹鲁翰林大病一场。

鲁家开始嫌弃玉娇龙,玉娇龙也不在意,在一次上山进香时,她跳崖逃走。

她一死,鲁家追感她的孝义,为她捐碑。

玉娇龙与罗小虎重逢,那么总该太平了,她看到罗的弟兄席地而睡,跟她的家境出入太大,哪怕是侍女香姑已经嫁给那伙人,而且为了适应她是付出努力的,并且是得到他们认可的。

玉娇龙还是不能接受,于是离开了。这个故事一波三折,可是太作太虐了,那么古龙看后会说,他写就让玉娇龙跟着罗小虎。

王度庐的故事是很好,可是绵绵密密的文化张开的网,就像软刀子杀人一样,会觉得很憋屈很无力的。

还记得后来是玉娇龙穿着男装,雪夜投店,她是身怀六甲,要临盆了。结果生了一个男孩,却被调包换成了女孩。

然后女孩春雪瓶长大一点后,感觉到一些什么了,问玉娇龙,罗小虎是不是她爸爸?玉娇龙是勃然大怒,她是不愿提起,就说他绝非你父亲。

后来呢,好像是玉娇龙之子学坏了,玉娇龙是死在罗小虎身边的。

这个故事小时候看过的,还没看完,可不愿意继续看了,其实这个局也没那么难破,她可以提出暂时还没有适应,让香姑陪着她适应,她可以暂时有独立的空间,给她时间去加强链接,只要顺利过渡的话,没那么难的。

只是关键是她不愿意,同时要罗小虎提供她原生家庭般的环境,他也是难以应付。到底是文化和价值观的不同。

记得《书剑恩仇录》里无尘道长也是盗匪出身,爱上了官家小姐,她说你砍下右臂,于是二话不说,他就成了独臂的无尘道长。

这类故事有一个通路,都是官家小姐,不入流的必然是男的,然后就是花式虐狗。

那么杨云骢的故事里,他有没有办法破局呢?有呀,还有上中下三种不同的办法。

上策是杨云骢飞刀留柬,约多铎谈判,他只要割了对方一绺头发,再放盒子在对方床头,多铎不会不来的。

来了就开门见山谈条件,要多铎放弃纳兰明慧,交换的条件是让多铎立一桩大功,她可以在制定日子里行刺皇帝,让多铎救驾。不然,他就把私情告知皇室。

都是男人,对绿头巾的事都是感冒的,杨云骢就帮多铎把给他抹绿的人带走,有多远走多远,谢就不用谢了,至于走了之后怎么对公交代,这就不用杨费心了。

中策是不是纳兰家要搭这门亲事吗?那么伙同山贼劫走纳兰家,只要关在偏僻的地方,纳兰明慧还不就犯?

下策则是卑鄙无耻的指数再上去一丢丢,反正是多铎被绿,而且他肯定不愿意声张,那么杨云骢这边可以帮他声张,只要在多铎的兵马面前,让杨云骢抱着纳兰明慧出现,再吐露实情,那么这门婚事多铎还好意思维系?

杨云骢虽然没有官场背景,可他有破坏的能力,而他居然没有意识到,可多铎那边是非杀他不可的。

纳兰家也许会助攻,可只要杨云骢不妨碍他们的利益,也不会多管的。多铎却不同了。

难怪后来多铎一看到来行刺自己的易兰珠,露出一张酷似王妃的脸,他也就不抵抗了。他是知情的。

而且纳兰明慧在产子时遇到盗贼,细想不会那么凑巧,说是有人指示,不愿意见到这个婴儿出世也解释得通。

如果这小孩一死,岂不是让纳兰明慧彻底死心?

这个故事有趣就有趣在,明明是荒诞不经的,偏偏祸还闯得有空间,有分寸,怎么解释都说得过去。

而整件事中,飞红巾和多铎都是来迟了一步。这几个人很虐,还有凌未风那一对,可易兰珠,桂仲明和武琼瑶这三对就全程无虐,虐点的分寸感很强,节奏很平衡。虐与不虐的尺寸在黄金分割点附近。

金庸并没有那么细致,分寸感没有那么微妙。难怪连金庸都说,写不过梁羽生。



(四)


今天在思考罗小虎的困局,以前从来没想过,现在却发现这是个套路。为什么当强盗的青年才俊,一定会爱上官家小姐呢?

其实《西厢记》也是这个路子,就是不入流的才俊,非常痴迷官家小姐。

那么在历史上这样的故事就一定是不圆满吗?未必,在乱世不乏官家小姐下嫁盗匪的例子。

还有就是官家犯事了,家眷被充公,这时候是有一个市场可以买卖的,这时候花钱就可以买到。

另外历史上还有太后伙同儿媳,也就是皇后,一起做鸡的事儿呢,而且身份就是她们的卖点,唯恐人家不知道,因此熙熙攘攘,络绎不绝。

也就是说这类故事要有好结局,那么官家必须没落,正如张爱玲的《倾城之恋》里说的,因为一段爱情,沦陷了整座城池。

那么不入流,就意味着一开始就是一个备胎的存在。如果备胎要转正,要登堂入室,名正言顺,难道就没办法吗?

那也不见得,意大利的黑手党之所以会名声那么响,跟一段时期,意大利政府还要黑手党出面维护秩序,保持安宁有很大的关系。
是备胎,也可以是奇兵,就看怎么运用。

也就是说罗小虎缺的是一个梦想,他和玉娇龙都是战术高手,所以才会惺惺相惜。

可这也是王度庐小说的一个大BUG,它充其量就是战术高手,包括李慕白和俞秀莲,都没有战略高手的影子出现。

而梁羽生和金庸,是写出了战略高手,他们都有破禁忌之恋的人物,张丹枫就是通过自身努力,与社会资源进行配置和交换,打破了禁忌。

杨过和小龙女也是如此,尤其是十六年后的杨过,政治觉悟非常清楚,他心心念念要完成的就是打破禁忌,获得普遍认可,逆袭成功。

这也是因何后来郭襄是怎么也找不到杨过的道理了,找到了,那就是在破坏原有版图设计,她作为破坏因子,怎么可以让她存在呢?找不到是最好的策略。

如果罗小虎也做出教单于折箭的事情,事情很难说就没有一点转圜,可偏偏他想都没想过。

其实以他的地位,要求娶玉娇龙,还有很多事可以做,玉家是京城当官的,玉娇龙个人能力出众,可她看不上周边。

但玉家为官,少不了要和周边打交道,需要周边资源,这里的周边资源有明暗两条线,一条是身份地位,明码标价,根据官场现有形态;一条就是决定现态变化的趋势线。

既得利益者,自然不希望有什么风险。

如果罗小虎在京城开一家酒店,玉家暗中支持,把信息收集,这样不就是得以转圜的杠杆吗?

玉娇龙看似作,其实她也有弱点,她的依赖就是她的软弱,而且她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只知道依赖旧有环境,不懂得造就这种环境的源头在哪里。

罗小虎是见识不广,缺乏后劲力,他只能在自己的地盘狠一阵子,没有后续成长力。

其实别说罗小虎,连玉娇龙在她认可的环境中,都不是重要存在者,这一点连她都不曾意识到。

如果罗小虎请她加盟,重建她旧属家境,那也是可以留住她的策略。

其实看过历史的都知道,哪一个朝代不是夺过来的,来路都不算清明,可怎么来的也不是重点,走向哪里才是。

来路那是历史,走向则是未来,再说有些情形都可以复制的,只是山寨性的复制,并不是依葫芦画瓢,简单操作,还需要开明的内心,去知道为什么要这么做。信息流通了,就是一个富裕的环境。

这种例子并不鲜见,戴尔就是山寨IBM的,只是它不是简单复制,苟且求存,而是进取性的绕开缺点,放大优点。它问世后,IBM就难以招架。

官场有官场的需求,山寨有山寨的需求,彼此都可以交换的呀,起码山寨的需求,在《教父》里就明说了,承认对他的友谊。官场呢?平安就对了。

写到这里,思路岔开一点,宋江要招安,他找了两个人,一个高逑,一个宿太尉。

可他说的话是一样的,宿太尉是清正之人,他可以接受梁山入伙——也就那么回事。

高俅则是非正规途径入伙,他怎么会愿意有人多分一杯羹呢!跟他说话,就不能直说,而要说仰慕高太尉英名,大家求个平安,交个朋友。有什么不方便出手的,梁山代劳。

这么说是没什么节操,可高俅就可以发挥作用。

强盗也可以是有前途的,当了强盗,更不该自我放弃学习呀,也要做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哦!

悲剧还真是自我意识起决定作用呢!

(五)



继续整理《七剑下天山》的故事线。适才去查了一下王度庐的资讯,很好奇因何就写的那样虐,一看才知道,他是很苦的,写武侠小说就是为了生计。那样的话,他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能写到那个份上,非常不容易。

按照现在的看法,写手要写出可以经得起时间沉淀的作品,才算能交代。

可因此也引申出另一个看法,还原当时情景,恰如其分地评价也很重要。不能什么都按照现在的来。

继续整理故事,忽然发现纳兰明慧是环保肌体质,沾到她的男人,都是绿了少年头,空悲切。碰到这种事,还真是怒发冲冠。

杨云骢一开始是把多铎绿了,后来他也免不了被绿,先绿不算绿,后绿绿死人。绿人没商量就对了。

现在知道为何纳兰家在塞外可以活得不错了,纳兰明慧是环保天使,可以创造绿洲的。不然沙漠地带,怎么生存呢?

看上去杨云骢和多铎是大小两号韭菜呀!

话说韭菜1号杨云骢闯进来,看到纳兰明慧拿着他的词笺,泪打点点,唯有苦笑,脾气都发不出来了。

这一段写得极有人情味,这时窗外传来喧闹,杨云骢还以为是埋伏着拿他的,那么束手就擒当作新婚贺礼吧,纳兰又不肯。

于是杨云骢夺走女儿,外面是有人劫狱,他跟着人流顺利逃出,到了郊外遇到了凌未风和刘郁芳,也是一对麻烦,麻烦总是会遇上麻烦的。

看到这里,我暂时放下,细细品味:杨云骢来就是一种冲动,荷尔蒙作祟,走到哪里算哪里。

如果他预先谋划一下,他来的目的是什么,要做成几件事,情形肯定不同。

首先纳兰明慧不会跟他走的,如果会跟着他,早就私奔了,不用从塞北到江南。在塞北不私奔,到了江南,再从江南私奔到塞北,吃多了还是空的慌?

要私奔的话,已经失去了私奔的最好时机,私奔也跟股票入场一样,有时机性的。

而且纳兰明慧有一项可恶之处,她要被迫嫁人,为何不与杨云骢商量?如果是真爱,真想相处下去,这就是共同的事情,不该不让杨云骢参与的呀!

在《塞外奇侠传》中,两人是玩了一个小浪漫,杨云骢送纳兰回家,纳兰把他藏在家里。如果长厢厮守的话,这是情趣。可一旦分开,杨云骢就等于是玩物,对他毫不尊重。

既然是谈恋爱,也该尊重恋爱本身。这当然也是现代的看法,别说以前,现在还有一些人认为,恋爱中对对方像小猫小狗,那就是真爱。他们懂得的爱的方式就是这样。

不是说这种方式肯定会出事——尽管在现代,出事的概率很大。可是一旦惹出事情来,持有这种方式的人,肯定有责任。

既然是真的舍不得杨云骢,可又要嫁给多铎,她真的是不打算要幸福了。这样的思路和抉择,不出事才怪,和幸福是无缘的。

这时候杨云骢也有选择的,他可以绑走纳兰的,她跟幸福开玩笑,他明知道不对还放任,那是他对爱情不负责。

也就是说他要做好准备带走两个人,这样一来他的负担就重了很多。

既然同时有人劫狱,那么说明是反对多铎的人,那么他就是盟友,可以考虑合作,资源共享的呀!

杨云骢想也没想过,这恐怕也是纳兰明慧的担忧,女儿跟着她好歹还有一个照顾,怎么着王府的环境更好。跟着杨云骢,吃了上顿,下顿在哪儿呢?大人小孩谁受的住。

看来纳兰明慧不跟杨云骢商量,哪怕是无法商量,再说她的方案虽然有后遗症,可也算大家都不吃亏。杨云骢拿得出更好的解决方案吗?如果拿不出,他怎么参与谈判?

整件事看上去杨云骢更像是得陇望蜀,贪得无厌,讨着吃糖的小孩。

他喜欢的,不是他可以承担的,而他也没有使命感要去承担这份责任,那么他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虽然是昙花一现的恋情,可要是经营成百日长红的鲜花,不做惊鸿流星,而要成为守护恒星,又何尝不是美事。

通观整件事,杨云骢还没意识到问题,纳兰明慧只说了一句,谁叫你是汉人。杨云骢也大可以回答一句,满人汉人,跟你想要的幸福有关吗?

他大可以因此努力,而他其实是被这一句话给打败了,所以一路过来,只有情绪,没有明静的应对方案。

这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悲剧,又能怨谁呢!



(六)


今天可以把《七剑下天山》的楔子整理完了。碎片化时间也就别忙着做大的,打包的事情,把一些小事做好就很不错了。
杨云骢带着小孩往偏僻处逃,他要逃到哪里?不问可知,一定是塞外,那里是他的地盘。


那么也可想而知,纳兰明慧失去女儿之后要如何伤心,奶娘又是如何苦口婆心,孩子在她父亲手里,不会受虐待的。这样也好,明天你也可以无牵挂的嫁人,不用去想也不用去找了。纳兰又是伤心泪涟。


这件事不管怎么盘,她总是泪眼婆娑。这些眼泪是省不掉的。


也就是说如果纳兰明慧细想的话,不难查知杨云骢的逃走路线。纳兰家呢,也不会不知情,可也不会追查。


而多铎这边也知道,他师叔钮祜卢就在杨云骢的必经之路侯着呢。


看来杨云骢一踏上江南的地盘,多铎这边就知情了,他是两江提督,这样部署,是预备了他抢走纳兰明慧的。


对方都是有准备的,就是杨云骢稀里糊涂,一样要逃,绕一个圈再逃呢,偏不,老实得很。


杨云骢与钮祜卢对掌,开始受重伤,他应该是魂不附体,不想活了。


那么要是让钮祜卢抓住易兰珠呢?肯定是就地处死,还带回去让多铎当小郡主养着?


顶多回去汇报,杨云骢枭首,混战中婴儿不幸逝世。


如果按照纳兰明慧的心思,她怕是要带着女儿一起出嫁,说起来离不开奶娘,喜欢这个弃婴。再过些时日,提出收养为义女。她要是出嫁,多铎还要准备一份嫁妆。这也算纳兰明慧对得起爱情了。


杨云骢目睹了两个满人追凌未风和刘郁芳,临死前还有一份侠义心肠,救下两人。


这里提到杨云骢也是28岁,一看楔子的联句十年人散,然后《八声甘州》里也是笑江湖浪迹十年游,空负少年头。也有些十年一觉扬州梦的感觉,荒唐!


只是两次提到十年,又提到多铎成婚那一年是二十八岁,然后说杨云骢十八岁闯荡江湖,十年来见识颇多。那么杨也是二十八岁。


这真是啼笑皆非,纳兰明慧一样要嫁,嫁一个六十岁的老头也好,嫁一个十八岁的鲜肉也好,好嫁不嫁,干嘛嫁同是二十八岁的多铎呢!还真会嫁。她是好嫁不嫁,累得杨云骢是好死不死,死翘翘了,这么折腾,不死也残了半条命。


杨云骢目睹了刘郁芳给了凌未风一耳光,她哭着走了,杨感念自己与纳兰明慧,这时钮祜卢出现,两败俱伤。


眼见钮祜卢慢慢爬过来,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气急攻心晕过去了。这里看来钮祜卢后面还会出现,还有用处。


杨云骢醒来,是凌未风在身边,他要跳河,杨云骢把血书,女儿和自己的断玉剑交托,这才闭眼。


凌未风见过杨云骢的,他是自己人,接着也做出作死之事,把长衫和鞋子丢在江里,让刘郁芳等人认为他投河了。


尤其是眼见杨云骢就死在一边,更以为凌未风遭遇不测。


还真别说,这一开头就是死,不是死人就是死局,一死还死两个大男人,剩下一个半死不活的纳兰小姐,一个生死不明的钮祜卢,还有出生不久的婴儿,四处死局中,一个新生婴儿如何存活,真是悬念重重。


可以说开局不凡。




(七)


今天还是整理一下《七剑下天山》的楔子,第一反应就是原来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在武侠世界里还可以这样写!

官匪相恋,不就是门第悬殊吗?而且还是猫鼠之恋呢!紧张,刺激,就跟喝碳酸饮料一样,对了,还少不了虐。

从管窥的视角来看,杨云骢与纳兰明慧就是梁祝,祝英台喜欢的是梁山伯,所以满城风雨,如果是和马文才同窗共读呢?还有什么故事?

而多铎扮演的就是马文才这个角色,而且是这段感情结构性的破坏。

看过《塞外》的人还记得,多铎的出现,其实是加快了杨与纳兰的恋情,他还不是全然破坏。只不过这么一来,悲剧性也加重加快了,所以说人物的安排和戏剧的张力都是做得很好的,最关键的还是悲剧到了最后是落在自己身上,这又是何苦来哉,偏偏还怪不了谁。

用完了管窥的视角,再用广频的视角来看,纳兰明慧和她侄儿,后来出现的纳兰容若其实是一副德行。

有一种说法纳兰容若就是贾宝玉的原型,如果是这样,那么纳兰明慧就是林黛玉了,一上来就哭哭啼啼。

林黛玉碰上了梁祝的模式,这种复合型的构造是很吸引人的。

只是纳兰明慧也只在杨云骢面前哭,为什么不在她父母面前哭?因为哭也没用。而杨云骢是可以为她的眼泪买单的人。这人物场景安排得极妙!

如果是杨云骢和纳兰明慧是满汉门第悬殊,那么后来纳兰容若和冒浣莲呢?

其实也是这样的模式,假如冒浣莲不要桂仲明,大可以说谁叫你不懂诗词歌赋。可她没那么做。

而且看看纳兰姑侄,一个叫纳兰小姐,一个叫纳兰公子,一个枉自嗟呀,一个空劳牵挂,都是枉凝眉。

看着相似,其实相反,不就是外语中过去完成虚拟时态的小说演绎吗?

还有意思的是,离开纳兰明慧这样的人越远,幸福指数就越高。她拿幸福不当回事。

看看她的影响力吧,杨云骢被她害死,还是客死异乡。飞红巾和易兰珠因她白头,还都是少年白头,多铎因她死于非命。这个影响力也算得上倾国倾城。

然后杨云骢碰到凌未风,凌未风是认识他的,而他居然没想过向别人求助,推想一下他的思维,只怕也是羞于见人。

那么要是他带着女儿回到天山又会如何呢?按照推导的思路,怕是学他师父晦明大师一样,削发为僧,不问世事。

如果是这样,也就难怪女儿不姓杨,而姓易了。杨云骢那一刻已经死了,他不愿意面对,也不愿意承认该事。这女孩从杨云骢而来,自然脱胎于杨,可不属于杨,于是有了易兰珠的名字。

那么这样一来的话,杨云骢大可以写个微博发个微信朋友圈什么的,要是给多铎看到,那就不会派人追杀,之所以多铎会杀他,那是怕他在第二天大婚时来捣乱,如果知道他有多远走多远,再也不见纳兰明慧。那么多铎还杀他干嘛?

人力物力很便宜吗?还有后遗症呢!如果不杀杨,何来后来的报仇呢?

只怕多铎还会追过去,送一匹好马赶路,不够的话,一路上还可以供给。另外孩子的吃喝穿用都备齐了吗?不够,尽管开口。一路顺风,旅途快乐,有事没事,可千万别再捎信了。

杨云骢还很封建加封闭,这也难怪,那是很伤自尊的奇耻大辱,要不然以开放式心态面对的话,事情就没那么惨烈。

可杨的固执和封闭,那是用情极深的忠诚,他这么一死,是惹来后发事件。

看看开局的因素吧,林黛玉的形象,进入梁祝模式,忠诚者被害濒死,临死撞见牛虻的开局,然后托孤。中国元素融合外国故事,又是武侠范畴,官匪相恋和托孤,报仇都是武侠元素。

这个开局,满满的故事能量,是要追着看下去的。

简单汇总一下,纳兰小姐出嫁前一天流泪读诵旧情人的词作,这时旧情人杨云骢前来,知道带不走纳兰,就带走彼此的女儿。

一路向荒郊而行,无意间看到有满人追杀凌未风和刘郁芳,杨云骢暗中相助,打发了敌人,凌未风和刘郁芳争吵起来,刘打了凌一个耳光,哭着离去。

杨云骢感怀心情,纳兰的夫婿多铎其师叔钮祜卢来到,决战中两人对了一掌,都受重伤,眼见对方挣扎而来,杨无法面对就昏过去了。

醒来后看到凌未风,他认识杨,于是杨把用血写就的遗书,以及断玉剑和女儿托付。

凌未风听到人声赶快离开,却是刘郁芳赶来,她知道误会凌了,可是看到的是杨云骢客死异乡,江水中飘着长衫和鞋子,都误以为凌未风投河。

还真别说,故事其实很紧凑,都没有一句废话,一波接着一波。而且情感还有重点,一种悲伤抑郁的情绪贯穿始终,用古典风格写出来,就有一种传统的美。

故事线与情感线,还有隐形的逻辑线紧密交织,构成精密的布局,就很围棋开局一样、要用棋子讲清楚要的地盘。怎一个精彩得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9-4-23 14:47 , Processed in 0.078126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