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捉虫] 13《散花女侠》捉虫贴、反馈贴

[复制链接]

148

主题

8788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2951
声望
19729
银两
52409
帖子
8788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0-18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7-17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回
  “一晃眼过了四年,瓦刺的小王子带兵侵入回疆,天山南北动荡不宁,天都有一日对我说,咱们本来是中原人氏,先祖为避兵逃到天山,现在回疆也是兵荒马乱,咱们只好再逃回去啦。呀,若是早知有生离死别之祸,还是在天山隐居一世的好。
  “不过那时,其实我也很憧憬中原的繁华,我父亲给我起的名字便叫做凌慕华,那是要我毋忘故国,恋慕中华的意思,趁这个机会回到中华故土,我自然是毫无异言。”
  于承珠“啊”了一声,凌云凤凄然笑道:“现在你知道我何以一看那封信,就知道它是假的了呢?云凤这个名字,是我逃到中原之后,自己起的,天都根本不知道我有这个名字,他一直唤我做华妹华妹的。”

第三十一回
  于承珠道:“有一个霍天都,可是你把他害了?”大漠神狼道:“什么霍天都?俺不认得!”于承珠喜道:“你真不认得?”心中尚有怀疑,又问道:“郝云台可是你的朋友?”大漠神狼道:“这倒不错。”于承珠道:“是你要他们去找凌云凤么?”大漠神狼道:“是他们自己去找的。”于承珠道:“你可知他们为何要去找凌云凤?”大摸神狼道:“郝云台和我做桩买卖。”于承珠道:“什么买卖?”大漠神狼道:“我得了一本剑谱,甚是奥妙,我看不懂,与郝云台他们参详,他说这是各种剑谱的精华,若将那十几部剑谱找齐了,再精研这部剑谱,不难创出天下独步的剑法!我说,哪能去找齐这许多剑谱?郝云台认得汉字,他说剑谱后面所记,那十几部剑谱都在一个名唤凌云凤的女子手中,这女子他恰好认得。因此他便要和我做这桩买卖,由他去找凌云凤找齐那些剑谱,再来与我同参。”

依照前文,霍天都根本不知道他表妹的凌云凤这个名字,又怎会在剑谱上写出她手里有十几部剑谱呢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88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2951
声望
19729
银两
52409
帖子
8788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0-18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7-17 14:1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三回
  石鸿博横肱一撞,将阳宗海撞过一边,大喝道:“张丹枫,你在万岁跟前,竟敢如此无礼!”只见那股酒浪,射到旁立的一个武上(士)面上,登时起了无数泡泡,脸皮迅即焦了一片,好像被火烧过一般。原来这酒壶分为两格,壶柄中藏机关,皇帝喝的才是玉液琼浆;而斟给张丹枫与云重的却竟是一杯毒酒!幸好张丹枫见机得早,喷了出来,而阳宗海也幸得石鸿博那适时的一撞,要不然他就要首当其冲,先被那毒酒射中。

  石鸿博一抓落空,化为阳掌拍出。双掌相交,只听得“蓬”的一声,张丹枫却反而给他震退了两步。原来是张丹枫有意试他的掌力,不过张丹枫因为要兼顾屠龙尊者,将真力分成两半使用,石鸿博的功力与他旗鼓相当,张丹枫以革(单?)掌应敌,当然落了下风。

  张丹枫一掌护胸,一掌应敌,使用须弥掌法,化解了他的三招,斜眼一瞥,只见云重巅(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悲声说道:“皇上,请问我云家屡代,忠心为国,何罪何辜,竟蒙皇上两番赐酒?”

  原来云重的祖父云靖,当年出使瓦刺(剌) ,历尽千辛万苦回来,也是被祈镇赐以毒酒鸠(去掉?)杀害的。云重想起祖父的惨死,祈镇今日又用同样的手段对付自己,不由得伤痛之极,拼着舍了性命,当着皇帝的面,质问起来。

  祈镇见张丹枫将那毒酒倒进口中,虽然立即喷出,但那酒毒性甚烈,沾肉肉裂,沾草草焦,而他竟然毫无异状,心中吃惊非小,正自全神注视张丹枫与石鸿博的搏斗,想不到云重突然有此一问,吓了一跳,睁目说道:“你说什么?”云重悲愤之极,大声道:“请问朝廷的大法,是否尽忠为国的,都得受那毒酒之刑?”祈镇面色一沉,道:“这是什么话?”云重道:“我祖父出使胡边,牧马二十年,朝野称颂,说是他节比苏武,可登史册,但他一人(入)国门,便领受了皇上的一杯毒酒!我云重虽然远远不及他老人家,也曾为皇上效过微劳,出使瓦刺(剌) ,亲迎皇上回国,请问皇上又为甚要用对我祖父的手段来对付我。”祈镇被他一问,答不出话,那穿着长衫儒服的粗豪汉子喝道:“云重口出怨言,便当一死!”

  祈镇忽地哈哈一笑,说道:“云状元,你误会了。令祖是奸宦王振所害,朕早已为他昭雪沉冤。今日这酒,乃是十全大补的药酒,你怎的胡乱猜疑,你不见朕也喝了么?”云重心道:“你当我是小孩子么?”正待不顾一切,拆破机关,这时张丹枫与石鸿博亦已罢斗,但见张丹枫眼角飘(瞥?)来,示意叫云重不可妄动。

  这个少年正是祈镇的太子朱见深。原来张丹枫人(入)京之后,日夕筹谋,要找一个最适当的机会去见皇帝。他探听得太子尚有年轻人的一股劲,颇有振奋图强之心,他想尽办法,打通了太子的门路,与他商量由波斯公主作为桥梁,将来好与波斯联盟,夹击鞑靶(靼)的大计。太子被张丹枫说动,正想待有利的时机才带他们去见父皇。想不到祈镇已先把张丹枫请来,张丹枫在离开镖局之前,遣云蕾飞快报知太子,那波斯公主和驸马段澄苍数日前已秘密移居太子府中,是以一接报讯,便能前来,张丹枫和太子都知道此计甚险,但事到临头,只此一策,再无他图。

  张丹枫续道:“波斯当年曾受蒙古铁蹄蹂躏,提起‘黄祸’人人变色。如今鞑靼的小皇子乌坷克图,继承瓦刺(剌)霸业,国势更盛,兵力直到中亚细亚,几与波斯帝国接壤。皇上若派遣使臣,建议与波斯联盟,共防鞑靼,想来波斯皇帝,定表赞同,如此一来,中国西北的边患,当可减轻,实乃两国之利。”祈镇之愿封段澄苍为大理藩王,就正是为了这个缘故。虽然对张丹枫甚为忌恨,也不得不点头赞道:“张先生深谋为国,朕失敬了。再赐酒三杯,并传旨内庭,准备厚赏。”云重大惊失色,只道祈镇又要弄什么手段,却见张丹枫笑道:“厚赏不敢领受,这酒倒可润润喉咙。”毫不踌躇地将三杯御酒喝了。

  张丹枫续道:“现下鞑靼称雄西北,倭寇虽被民军挫败,但仍骚扰东南,更可虑者,满州又崛起于东北,集兵关外,窥伺中原。皇上若不广施仁政,善用民力,只怕尚有第二次土木堡之变。”祈镇道:“朕虽德薄能鲜,自问还不是昏庸之主,张先生若肯辅佐朝廷,朕是求之不得,若然不肯,也请不要去助长叛逆之势。”话锋又转到了张丹枫相助江南义军的事情上。张丹枫神色不变,一笑说道:“皇上若肯外御强敌,内施仁政,全国百姓都是拥护皇上的人。如其不然,纵有一个毕擎天投降了,还有第二个叶宗留再起来。”祈镇默然不语,张丹枫续道:“我所说的三事,自知是逆耳之言,却无一不是为皇上打算。与波斯联盟,可制鞑靼..”祈镇道:“这件事不是已允了先生所奏么?”张丹枫道:“让叶成林为皇上守护海外诸岛,即停围袭义军之令。”祈镇眉头一皱,道:“此事再从长计议。”张丹枫不理祈镇的插口,一口气说下去道:“为于阁老雪冤,下罪已(己)诏,使天下百姓咸知皇上是知错能改的贤君,百姓才能为皇上尽忠效死。”祈镇面色一沉,旋即冷冷笑道:“看来朕倒应该请张先生做御史大夫了。”目光一转,顾左右而言他,指着云蕾说道:“这位是陪伴波斯公主的女官么?”太子奏道:“这位是张先生的夫人,正是她陪伴公主来的。”云蕾迈上一步,说道:“云靖孙女云蕾拜见皇上,谢皇上对我云家的几代大恩!”祈镇面色尴尬,对云重道:“原来是你的妹子,怪不得你宁愿抛了状元不做,却随你的妹夫闯荡江湖。”

  张丹枫知他是卖弄指上的功夫,微微一笑,道:“张某怎敢受老前辈的敬酒,就借这酒回敬了吧!”使出一指掸(禅)的功夫,将这三个酒杯又弹了回去。众武士但见酒杯飞来飞去,盛满杯中的美酒竟然点滴不溅,心中均是暗暗喝彩。石鸿博正想运指再弹,酒杯飞到了他的面前,忽地一齐碎裂,这几个酒杯都是白玉所制,质地甚坚,竟被张丹枫暗运指力所碎,大出石鸿博意外,那三股酒浪,如箭径射,石鸿博勃然大怒,衣袖一扬,酒花四溅,两股真力一迫,雨点般的“酒珠”射到两旁侍立的武士面上,也像弹丸一般,吓得众武士纷纷走避。

  只听得“轰”的一声巨响,人影飞腾,眼花撩(缭)乱,众武士惊魂稍定,但见那张椅子已被踢下玉阶,碎成片片,而张丹枫却立在阁子的中心,武士中不乏高手,竟然看不清楚他是用什么身法在那绝险之际脱身而出!

  分筋错骨手法利于近身肉搏,石鸿博以这门绝学称霸武林,被他抢入内圈,攻势更见凌厉,以张丹枫的功力,拳势也自施展不开。御林军统领娄桐荪见师父占了上风,大声喝彩。酣斗间,忽见张丹枫呼呼呼连劈三掌,这三掌突然转守为攻,胸前门户大开,娄桐荪心道:“可笑你以天下第一剑客自命,竟不懂得我师父这手分筋错骨手的神妙,你如此欺敌强攻自露破绽,当真是自取其辱了!”正待大声叫好,只见石鸿博右掌一迎,左掌一搭,搭上了张丹枫的掌背,右掌立刻反手研(斫)下,眼见张丹枫的手腕就要给他所断,而且下一手左掌只要往上一勾,张丹枫的胸骨也必然要被他扭断,云重见了这个情形,也禁不住大惊失色,要知这两手都是最上乘的分筋错骨手的狠毒绝招,张丹枫纵是武学通玄,这两记绝招,也未必能一齐避过!

  娄桐荪的“好”字刚刚喊出,忽见石鸿博“啊呀”一声,双掌都撤了回来,“登,登,登!”地倒退三步,脸上现出惭愧的神色,原来张丹枫在连劈三掌之时,早已料到石鸿博会使出那两记毒招,他自露破绽,实是诱敌之计,把真气全提到胸口“璇玑穴”的周围三寸之处,果然石鸿博左手那一抓正正向着这个方位抓下,但觉张丹枫胸口的肌肉软绵绵地竟把他的五指吸住,摹然间一股无形的劲力反弹出来,石鸿博虎口酸麻,身形一晃,扭住张丹枫手腕的那只有(右)手,未曾使出劲力,也给张丹枫一挣挣开,但见张丹枫左手中指指尖一翘,正正对着自己的咽喉要害,石鸿博领教过他的一指禅功夫,知道只凭这一指之力,便可以穿墙洞壁,何况是喉头的脆骨,石鸿博这一吓魂飞魄散,慌不迭地把双掌尽撤出来,只见张丹枫微微一笑,并未乘他双掌还来不及回防之际,乘势戳来。

  张丹枫也自心中暗呼“侥幸”,心道:若然这老头儿看破我的预谋,那一抓只要离开璇玑穴三寸之地,我就要与他同归于尽。怜惜他这身绝学武功,更兼看在他是老(前)辈的份上,更不忍取他性命,中指一勾,收了回来,微微笑道:“石老前辈的分筋错骨手法果然是世上无双,张某心服口服,咱们可不用再较量了吧?”

  却见张丹枫既不招架,也不闪避,仍然伸掌攻击摘星上人,屠龙尊者心中一凛,反而不敢恣意劈下,但听得(“)哎哟(”)一声,摘星上人给张丹枫一掌击倒,幸而他变化得快,要不然手腕也被扭折。就在这同一时间,张丹枫的肩膊一撞,却把一个身材魁伟的武士撞得恰恰向着屠龙尊者飞来,水牛般的身躯撞得屠龙尊者也几乎跌倒,屠龙尊者绝对料想不到张丹枫竟然会出此怪招,那柄含有剧毒的屠龙刀竟然插进了自己人的心窝!

  那一边云重和楚大齐也打得难解难分,云重解下围在腰间的软刀,展开五虎断门刀法,刀光闪闪,霍霍生风,每一刀斫出,都是力沉招捷,楚大齐仍然用以巧降力的打法,铁扇忽张忽合,遮拦得风雨不透,云重这一路极刚猛的刀法,竟是被他见招拆招,见式拆式,虽然云重的每一刀都沉重之极,却都被他轻描淡写地化开。所以在表面(看)来,云重似是占了八成攻势,实则是楚大齐以逸代劳,稳持先手,消耗云重的气力,而且他也并不是只守不攻,那铁扇一合之时,便立即乘暇(瑕?)抵隙,点打云重的三十六道大穴。幸而云重得张丹枫的指点,一手运刀,一掌仍然以大力金刚手法护身,一时之间,还是彼此相持之局。

  再说张丹枫击倒了摘星上人与屠龙尊者之后,立即冲入武士丛中,掌劈指戮(戳?) ,不过一盏茶的工夫,便接连伤了十数名敌手,但围攻的武士,不下百人,重重围困,一时之间,却是不易冲出,张丹枫在百忙中抽眼一看,但见云重、云蕾都已陷于劣势,心中一急,陡然奋起神威,这时正有两个手舞八角金锤的御前侍卫,左右合击,双锤打下,距离张丹枫的头顶不到五寸,张丹枫一声大喝,双掌齐出,一手执着一个侍卫,猛地一碰,双锤交击,轰隆地一声大响,张丹枫松手轻轻一推,这两个侍卫被他碰得头昏眼花,金锤兀自舞动不休,将周围的武士打得头崩额裂,纷纷走避。

  张丹枫纵声大笑,又冲出了丈许之地,另两名使剑的武士是昆仑派朗月禅师的高足,一手昆仑剑法,也曾在江湖上得过盛名,名列大内八大高手之内,不知厉害,飞身急上,两人不约而同地换(挽)了一个剑花,同时出手,一个剑刺张丹枫的右肩井穴,一个剑刺张丹枫的左肩井穴,双剑齐出,势道凌厉之极,张丹枫大笑道:“来得正好,借剑一用!”劈(噼?)啪两声,这两个人尚未看清他用的是什么手法,已是各自被打了一记耳光,手中的长剑也被张丹枫劈手夺去。

  只听得张丹枫纵声笑道:“看在朗月禅师面上,饶你不死!你两个还不配用剑,快回昆仑山去再练十年!”双剑一展,登时如虎添翼,只见剑锋所至,喊声四起,兵器抛满一地,张丹枫展开了双剑合壁(璧)的战术,专刺敌人手腕上的关节要害,只一招就要叫他兵器撤(撒)手,双剑疾发如风,连伤了二三十名武士,当者辟易。这时摘星上人与屠龙尊者方自追到,张丹枫已冲出重围!

  云蕾见丈夫冲出,心中大喜,一个疏神,被石鸿博抓着了绸带,一扯扯断!张丹枫大叫道:“云妹!接剑!”长剑一抛,石鸿博也纵身来抢,云蕾手快,把剑抢到手中,石鸿博三指一伸,扣她的手腕;说时还,那时快,但听得张丹枫一声长笑,双剑合壁(璧) ,配合得妙到毫巅,宛如两道银蛇,疾飞而出,一倏向左,一倏向右,一个盘旋,便将石鸿博圈在当中,石鸿博大吃一惊,不暇细思,仍然照着原来的方向,弓身一跃,伸手一抓,接着使一个“燕青十八翻”的招数,身形坠地,滚出三丈开外,依稀听得张丹枫赞了一个“好”字,这才觉得顶上一片沁凉,头顶上本来就已稀疏的头发竟被削了个干干净净!

  石鸿博老羞成怒,厉声道:“张丹枫你辱我太甚,这几根老骨头送给你吧!”其实张丹枫这个“好”字确是由衷之言,原来石鸿博那一招以攻为守,恰恰迫得云蕾脚步斜移一步,除了用这冒险的一招,绝不能脱出双剑合围的圈子!石鸿博却把张丹枫的赞语当为讥诮,奋不顾身,又再扑来,张丹枫眉头一皱,道:“这老儿脾气倒硬,云妹,刺他手腕关节!”双剑左右一圈,倏地又同时刺出,石鸿博双手笼在袖中,双袖一拂,但听得嗤嗤两声,两条长袖又被截断,这本在石鸿博的意料之中,正拟待他们未及换招之际出手攻敌,哪料张丹枫与云蕾的双剑合壁(璧)木(术) ,已练到心意相通、变幻无方的妙境,双剑根本不用换招,剑锋一颤,两柄剑陡然间,递出五寸,要知高手拼斗,所争不过毫厘之差,石鸿博以为他们的招数已经用老,哪料他们的剑势竟然未衰,这却大大出乎石鸿博的意料之外!

  石鸿博费尽心机,冒险进招,屡遭挫败,反弄得衣裳破碎,狼狈不堪,只听得张丹枫又赞了一个“好”字,大声说道:“石老前辈,你能在双剑合壁(璧)之下,连挡三招,当今之世,能与你并驾齐驱的也只是有限的几人了。晚辈佩服之极,以你的武功威望,德助年尊,还侧身在这班奴才之中,听人差遣,实在是有辱身份!请听晚辈一言,早早回家去吧!”

  石鸿博倒吸了一口凉气,张丹枫这番说话,句句刺在他的心上,其实他这次出山,倒并不是为了求取功名富贵,而是想令他这派武功,扬名天下,而他自己,也从来不作武林中第二人想,哪知进了大内之后,第一次交手就碰到了张丹枫夫妇,算起辈份来,还是比自己晚了两辈的人,而自己却仅仅只能抵敌三招,还几乎伤在双剑合壁(璧)之下。登时雄心尽戢,壮志全灰,长叹一声,立刻跳过栏杆,逃出皇宫,从此果然听了张丹枫之劝,弃掉家业,携带家人,隐居山林,再也不问世事。
 
  那边厢,云重和楚大齐正斗到吃紧的关头,云重的三十六手五虎断门刀法刚刚使完,正拟周而复始,变招换力之时,楚大齐突然变守为攻,铁扇一张,倏地搭着刀背,云重那一刀刚刚所(斫)出,被他铁扇一引,重心不稳,身子前倾,楚大齐立下毒手,一掌拍出,忽见眼前青光一闪,张丹枫的剑尖已刺到了他的虎口,楚大齐大怒叫道:“好哇,这样子偷施暗袭,算哪门子的好汉!”铁扇一转,闪过云重的身后,好不容易,才避过了这一险招。

  这双剑合壁(璧)之术,乃是玄机逸士毕生心血之所聚,张丹枫与云蕾当年未经练习,第一次出手,就挫败了黑白摩诃(详见拙著《萍踪侠影录》),而今做了十多年夫妇,配合得更是天衣无缝,双剑一合,登时把楚大齐前后左右的退路,全都封着,楚大齐这一惊非同小可,仗着他那一身怪异的武功,在双剑交叉之下,滴溜溜一转,铁扇一挥,以绝妙的卸力功夫,卸去了云蕾的五成劲力,扇柄一格,咔嚓一声,被张丹枫截了两处缺口,出尽平生绝技,才堪堪地拆开了第一招。云蕾心中暗叫可惜,只因张丹枫想与皇帝谈判,不愿带剑人宫。要是他们把青冥与白云两把主(宝)剑带来,楚大齐的铁扇早已截为两段了。

  楚大齐明知不敌,拼了一死,摹(蓦)然一个(“)鲤鱼打挺(”) ,跳了起来,反手一挥,铁扇一抖,分点云蕾的七处大穴,他知道云蕾武功稍逊,冒死反击,端的是出手如电,凌厉非常,哪知他快,别人更快,就在他那扇子扬起之时,张、云二人亦已是双剑齐出,但见剑光点点,有如繁星殒落,浪花飞溅,楚大齐大叫一声,铁扇截为四段,左手被削去了两指,身上也同时受了七处剑伤!张丹枫喝道:“饶你一命,还不快逃!”原来张丹枫念他的武功也已练到了第一流境界,在双剑合壁(璧)之下,也能硬接一招,故此那七处剑伤,都并不是戮他要害。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88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2951
声望
19729
银两
52409
帖子
8788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0-18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7-17 14: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四回
  说话之间,御花园中的火势己(已)渐渐减弱,张丹枫道:“咱们可别只顾说话了,只怕火头扑灭之后,他们又要追出来了。快回去吧。”云蕾道:“回去哪儿?”张丹枫想了一想,笑道:“你忘记了给咱们送礼的人么?好吧,咱们就连夜到八达岭去向他们回拜,这两个朋友倒是值得交交。”云蕾也笑道:“好,你每次料事都料得不错,看看这回料得如何?我却是想不明白,他们怎知道咱们在皇宫中有性命之危,而又肯这样地冒险来救?”

  于承珠噗嗤笑道:“咱们今晚就在八达岭中寻找一处住宿的(此处缺文)虎子道:“我怕野狼?哈,我正想找一只野狼烤来吃呢。可是咱们的师父叫咱们在曹太监的家里等他们,他们找不着咱们,那怎么办?嗯,承珠姐姐,你一向听师父的话,今次却擅作主张,带我到这里来,其中定有缘故,好,你再不说,我将来向师父告你。”

  于承珠想找的是霍天都,她听西山药(医)隐叶元章说那个“少年侠士”住在八达岭,给师父送礼的人又自称“八达山人”,心中便怀疑这两人即是一人,多半便是霍天都。他究竟是死是生,这疑团定要打破。于承珠自幼在京师长大,万里长城也是旧游之地,可是“点将台”在什么地方,她却不知道,这时暮霭已合,夜色苍茫,荒山里杳无人迹,于承珠怀着一股激情而来,这时心中却不禁暗暗着急。

  月光倒是甚为明亮,一丛丛不知名的野花在夜风中颤抖,景色清幽之极,令人有点不寒而粟(栗) 。于承珠忽地想起了在芙蓉山之夜,与凌云凤踏雪寻梅,倾谈心事,那景色就像今晚一般。那一晚她第一次在凌云风口中知道霍天都的故事,而今晚则为她寻找霍天都;于承珠不断地在心中默祷:“但愿凌云凤,能寻回她的伴侣,比翼同飞!”

  于承珠施展(“)蜒(蜓)三掠水(”)的上上轻功,三起三伏,掠出了十数丈地,隐隐见到一条黑影,刚换一口气,再施展轻功提纵术时,那黑影又不见了。

  于承珠急急变招,青冥剑划了一道圆弧,左一招“华枝春暖”,右一招“天心月圆”,这本来是双剑合壁(璧)的招数,张丹枫从两人分使的剑术妙悟出来的,如今于承珠一剑双分,左右并进,就像两人合使那套奇妙无比的百变玄机剑法,那人“噫”了一声,赞道:“天下第一剑客的高足,果然是名不虚传!”树枝一挑,似戮(戳)似刺,倏地跳出了剑光圈子,于承珠一看,只见来人乃是个浓眉大眼的少年,虽然远不及铁镜心的丰神俊秀,但却另有一股豪迈之气,于承珠心中一动,知道这个少年定是霍天都无疑了。

  霍天都道声:“恕罪。”一招(“)雷电交轰(”) ,剑势一发,便似奔雷骇电,向张丹枫杀到!

  霍天都满面通红,拾回宝剑,只听得张丹枫笑道:“这一招不算,再来,再来。”小虎子道:“为什么不算?”张丹枫道:“我这一剑的确是毫无妙处可言,小虎子你不懂装懂,以后切切不可。”霍天都道:“张大侠,我这一剑的招式是不是用得老了?”张丹枫点点头道:“小虎子你听,这才是行家的说话,这一招我不是以剑术取胜,而是以内力震飞他的宝剑的。不过,虽然如此,他这一招雷电交轰,也用得不大适当。要知这招雷电交轰,威猛无涛,用之对付功力悉敌的对手尚可,若碰上了功力比自己高的对手,一个反击,力强则胜,这其间就毫无取巧的余地了。”小虎子道:“别人的功力比你高,还有可以取巧的么?”张丹枫道:“武学之道,功力与招数并重,剑术练到通玄之境,可以借敌之力以为己用,可以因故(敌)之势而破敌锋,这两句话,任何剑诀上都写有的,我只道黑白摩诃已教过你了。”小虎子道:“教是教过了,只我不懂。”

  张丹枫有心看他的剑法,所使的剑招点到即止,并不过份进迫。只见片刻之间,霍天都已连换了十几种剑法,战到酣处,霍天都的剑招越展越快,就像刚才对付于承珠一样,俨如有十数名剑术高手,同时使出本门绝学,向张丹枫围攻,把小虑(虎)子看得眼花撩(缭)乱,又舍不得不看,再过片刻,只听得有人尖叫一声,跌倒地上。原来是小虎子看得入迷,但觉身子也好似跟着他们旋转一样,他定力尚浅,如何禁受得住。

  但见张丹枫手执树枝,顺着剑风,左右摇晃,骤眼望去,竟似轻飘飘的木片一样,贴在霍天都的青冥剑上,乍见霍大(天)都的宝剑纵横挥舞,却总无法用力削断他的树枝。若是霍天都的攻势稍一缓慢,那根树枝又倏地穿过剑圈,刺了进来。端的是静如处子,动若脱兔,轻灵翔动,变化无方!于承珠看师父所使的剑法,每一招都是自己学过的,但应付霍天都那样复杂多变的剑法,却又是每一招都出乎自己意料之外。斗了一百多招,张丹枫卖了一个破绽,故意让霍天都攻进,霍天都也极溜滑,青冥剑扬空一闪,划了半道圆弧,倏地向左一撇,向右一挑,一招四式,一气呵成,竟是在瞬息之间,接连使出了武当少林昆仑崆峒四种剑法,于承珠正自思索该用哪一招化解,心头上刚刚闪过两招复杂的招式,但见师父树枝一颤,唰的一声,已刺中了霍天都的手腕,用的竟是一招极简单的剑式“白虹贯日!”
  当的一声,霍天都的青冥宝剑再度脱手飞出,跌落石台。于承珠拾起宝剑,情不自禁连连(去掉?)声叫好,小虎子急急扯开蒙眼的丝中(巾) ,但见张丹枫已和霍天都罢手止斗,正在那里用树枝比划,讲解剑法了。小虎子气得顿足,埋怨于承珠没有及时给他解开丝巾。
  只听得张丹枫说道:“你所学的十三家剑法,都已熟极如流,可以随意运用了。可惜还没有融会贯通,将十三家剑法的精华揉合起来,自成新派,不过,有了你这样的基础,若再领悟上乘剑诀,一理通,百理融,再苦心钻研三五十年,不难创一天下无故(敌)的剑法,为武学放一异彩!”霍天都大喜,便欲拜师,张丹枫阻止了他,微笑说道:“这倒不是为了客气,自创一派,艰巨之极。你对各家各派的剑法的钻研,已有心得,实是胜我多多。所欠缺的不过上乘武功的诀窍,与水磨的功夫而已。诀窍方面,我可以与你互相切磋,余下的功夫,还得你自己化数十年的光阴去潜心苦学。异日你自成一家,那是你自己的成就,我岂可掠人之美,分你之功,这师徒的名份,万万不可。”周谷隐一听,心中暗暗佩服:“到底是大侠风度!”要知霍天都若能将各家各派,融汇贯通,练成剑术,那就是一派的开山宗祖了。张丹枫不肯收他为徒,所说的理由固是实情,但也含有这样的心意!保全他开山宗祖的地位。后来霍天都得了张丹枫的指点,又得了百变玄机剑法的精华,果然将天下剑法冶于一炉,直到五六十年之后,方与他的高足岳鸣珂(即明朝未(末)年的武学大师晦明禅师)创立了天山剑派。这是后话,按下不表。

  霍天都更是惊奇,叫道:“你认识慕华?她是我表妹,你是说她吧?”于承珠道:“不错,她现在已改名叫凌云凤了。”霍天都道:“她在哪儿?”于承珠道:“在江南的义军之中。凌姐姐常常和我说起你,你可知道她在梦里醒里都在想念着你吗?”霍天都面上一红,笑道:“是么?我是看着她长大的,难怪她想念我。我和她在沙漠失散的时候,她还是个不大懂事的十六岁的小姑娘呢。现在想必己(已)长大成人了?”于承珠噗嗤一笑道:“凌姐姐现在是威震江南的女中豪杰,你还当她是不懂事的小姑娘么?她因打听不到你的音讯,已不知哭过多少场了!你就不为她挂心么?”小虎子又插口道:“既是豪杰,豪杰也哭的么?”云蕾听得忍俊不禁,将小虎子拉开道:“大人说话,不要打岔。”

  原来那日在大漠之中遇险,霍天都被刮倒地上,大风卷起了满天黄沙,风过了之(后) ,平地堆起了无数沙丘,霍天都就被压在一个沙丘下面,险些被活埋了。幸而大漠神狼来得及时,将他救出,可是亦已奄奄一息,霍天都也以为自己难活了,想起父亲生前曾与他说过,有一个结拜兄弟叫做周谷隐,住在八达岭点将台的附近,但已有数十年不通音讯,不知是否尚在人间?霍天都因为那本剑谱乃是他父子两人心血的结晶,想来想去,无人可以付托,只好请大漠神狼将剑谱交给周谷隐,他本就已奄奄一息,救出之后,又在大毒日头之下晒了半日,竭尽气力,刚说出地址,一口气透不过来,竟自晕倒。于承珠笑道:“对了,那大漠神狼以为你已死了。后来他将那本剑谱与郝云台参详,剑谱上有你的题记,郝云台却叫人冒你的字迹,去骗凌云凤。”

  叶成林满腹狐疑,心道:“毕愿穷乃是毕擎天的堂侄,亦是他最亲信的人,毕擎天与我的叔叔闹翻,何故他却单骑到此?”急忙将他接入中堂,问道:“你们那边的军情如何?大敌当前,备(各)路义军理该联结一致,共同御侮。兄弟之争,暂且搁过一边。我这里早已想派出人去向毕大龙头请示了,可惜围城日紧,派不出去。毕大哥今日到此,何幸如之,请问可带有毕大龙头的书信来么?援军什么时候可到?”叶成林尽往好里想,还以为毕愿穷是毕擎天派来报信的人。

  话未话(说)完,但见毕愿穷虎目蕴泪,惨笑说道:“毕大龙头的书信倒有一封,可不是给你的。他的军队也开来了,可不是援军。”凌云凤叫道:“怎么?”毕愿穷道:“毕大龙头已受朝廷招安,我偷过温州之时,城中已换了朝廷的旗帜,听说那里的义军与官军合编,还说毕大龙头也要亲自带兵来打你们。”叶成林这一惊非同小可,“当啷”一声,手上的茶杯跌得粉碎,叫道:“当真有这等事么?”毕愿穷道:“你看这封信。”那是毕擎大(天)叫他送给阳宗海的密信,他仍然原封带回。信中所说的,就是与朝廷讨价还价接受招安的条件。叶成林看了,作声不得。凌云风问道:“你到了北京么?”毕愿穷道:“我就是从北京日夜不停地赶回来的!嗯,北京我是到了,可并没有踏进大内总管的门!”叶成林一把抱住了毕愿穷,说道:“毕兄弟,好汉子!疾风知劲草,世乱见人心!今日我方知道你的为人。请受小弟一拜。”毕愿穷拦住了他,道:“这些话不必说啦。我在北京碰到了张大侠。张大侠的意思请你从速退兵,能保全得多少就是多少!”

  凌云凤又问了一些官军的情形,毕愿穷说道:“我踏进浙江,但见官军络绎不绝,我是绕小路来的,沿途城镇都不敢停留。只是听说浙江巡抚张骥亲自领兵,其他官军调动的情形就不知道了。”正说话问(间) ,忽听得外边轰隆隆的几声炮响,凌云凤道:“毕兄弟,咱们同去看看。你累不累?我想上城墙去与兄弟们一同守城。”刚刚站起,只见叶成林旋风般地跑进来。叫道:“城已破啦!”正是: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88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2951
声望
19729
银两
52409
帖子
8788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0-18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7-17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五回
  凌云凤道:“城墙前日方才修好,怎么只听得几声炮响,城就破了?”叶成林道:“是毕擎天打了进来,守城的兄弟不知道他己(已)降了官军,给他们打开了城门。那几声炮响大约是官军示威的。咱们快从东门撤走!”

  叶成林怒极气极,挥刀力战,毕擎天狼牙棒一指,将身边几名得力卫士也调了上来,叶成林一看,围攻他的卫士群中,有好几个还是他叔叔的部下,忍不住大声叫道:“叶统领以前怎么教训你们?你们今日为虎作怅(伥) ,将来有何面目见他?”那几个人被毕擎天监视,不敢放松,但兵器研(斫)来,却在有意无意避开了叶成林的要害。毕擎天看了一阵,忽地叫道:“你这几个退下!”换了他的亲信卫士,与叶成林缠身迫斗!

  毕愿穷道:“说来话说(去掉)长,我有机密的事情要告诉你。”毕擎天稍一迟疑,挥手说道:“好,你们都去助战,务必要把那叶成林生擒。”把身边的卫士尽都遣散,说时迟那时快,毕愿穷一个虎跳,反手一扣,拿着毕擎天的脉门要穴,左手嗖的一声,抽出了一把匕首,抵着了毕擎大(天)的咽喉,叫道:“你快将他们二人放走!”

  黑夜之中两军相峙,谁也不敢妄动,月明垦(星)稀,林中的鸟雀,都己(已)被惊起他飞,空气紧张沉寂。凌云凤闪动着一双明亮的眼睛,忽地说道:“叶大哥,趁这黑夜,你逃走了吧。”叶成林道:“我岂能舍掉这一大群同生共死的弟兄。”凌云凤道:“张大侠也说,能逃出一人就是一人,你是一军主帅,能脱出官军掌握,他日还可东山再起,岂不胜如在这里坐以待毙。”

  叶成林仍是摇头,凌云凤道:“承珠妹妹在北京闻知毕擎夭(天)叛变的消息,不知多挂念你呢!”叶成林默然不语,凌云凤道:“嗯,叶大哥,你不想再见她了吗?”叶成林道:“这样逃出,叫我有什么面目见她?”凌云凤道:“不,你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支撑,天明之后再与他们决一死战,也不见得没有生机。”叶成林知道她是想舍了性命,掩护自己逃生,感动之极,握着她的手道:“凌姐姐,多谢你啦!”仍然摇了摇头。凌云凤缓缓说道:“多死你一个人又何补于事?你若不走,承珠妹妹可要抱憾终生,你就全不为她着想么?”叶成林道:“我知道她会一时悲痛,但却又何至于抱憾终生?她早已有了意中人,我放心得很。”凌云凤道:“什么意中人?”叶成林道:“铁镜心文武双全,与她正是一对。”凌云凤道:“呀,你怎么还不知道她的心,我与她姐妹情深,她纵不说一句话,我也全知她的心事。何况她还处处透露出来。”当下将一些自己观察入微的地方都一一说了,甚至连于承珠在梦中叫过叶成林名字的事也说了。要知凌云凤何等聪明,于承珠当时叫她到屯溪去助叶成林,过后不久,她就猜到了于承珠的用意,那是想将他们撮合的意思。凌云凤怎会领这个“情”?所以在此刻生死关头,她一定要劝叶成林逃走,以报姐妹的知己之心。

  听了这样的口气,凌云凤知道是再也劝不动了。她素性刚强,即算遇到了极伤心之事,也不肯在人前流泪,这时却不自禁地沁出了晶莹的泪珠,心中想道:“这才是顶天立地的英雄气概,不在(枉?)承珠妹妹爱他一场。呀,我在外面何尝没有牵挂的人?但却不知他是否尚活在世间?若还活着,又不知道他变得怎么样了?”霍天都的影子再一次在她脑海中浮现,“但愿他能像叶成林那样地坚强,纵然没有我,他也能够独创一家。”想到这里,甜甜一笑,缓缓说道:“叶大哥,你不肯走,我也不定(走)啦。”

  他本来聪明,编好一套说词,索性就投到浙江巡抚张骥的军中,这时毕擎天已经投降,张骥的大军正指向屯溪。张骥是他父亲铁铱(鈜)的学生,这次拆散义军,招降毕擎天等事,又都是因为先从铁镜心处得知了义军的军情,这才能顺利进行的。见铁镜心投到,自然收纳,准备完全“平定”了“叛乱”之后,给铁镜心奏报一个大大的军功。这一晚官军将叶成林困在山上,铁镜心便向张骥请求,前来招降叶成林,张骥果然一点都不疑心,还给了他一封亲笔招降的信件。
  叶成林哪里知道铁镜心这样复杂的心情,心中正在判断铁镜心的来意,只听得铁镜心缓缓说道:“你们若想脱险,只有两条路走。”叶成林道:“愿闻其详。”铁镜心道:“第一条路是像毕擎天那样投降朝廷,张骥答应给一个水师提督你做。喏?这是他的招降信件。”叶成林勃然大怒,(“)(”)了一声道:“你当我是什么人?”铁镜心纵声大笑,一把将那封招降信扯得稀烂,笑道:“我也知道你不是像毕擎天那样没有骨头的奴才,要不然我也不会来了。不过,你也不是将才,为什么要死守屯溪一地?”凌云凤眉头一皱,道:“铁公子,你是来耻笑咱们,还是诚心助咱们脱险?你是将才,突围之后,咱们奉你做十八省的大龙头。”铁镜心大笑道:“我稀罕做你们的大龙头?我早说过,全是看在于小姐的份上。”凌云凤实在看不惯铁镜心的气焰,但为了要让叶成林脱险,忍气说道:“好,那么咱们就向你请教锦囊妙计!”

  铁镜心接过令旗,缓缓道:“山后有条小路,可以直通婆(婺)源,这一路官军的兵力最为薄弱。”叶成林道:“这一条路全是崎岖的山路。我已看过地形,通向外面的那条峡谷荆棘遮道,甚不易走,只要有数百官军扼守对山,咱们就都是瓮中之鳖。”铁镜心微愠道:“兵法有云:临危用险,又云: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官军就因为料到你们不敢从这条路突围,所以才不安置重兵。其他几条路是好走得多,但都伏下了数千弓箭手与挠钩手,凶险更甚。好吧,依不依从我的计策,全都听你。”原来铁镜心在张骥的幕中,官军进军的计划,他都了如指掌,“兵法”云云,不过是他故意炫耀才华,要想折服叶成林罢了。叶成林双目炯炯,过了半刻,施礼说道:“小弟见识低微,愚者多虑,铁公子请勿见怪。”叶成林聪明内蕴,见铁镜心能够从官军那边从容走来,也猜到了他必定是利用了他父亲的关系,与官军将领结纳,知悉了官军的兵力部署。再细想铁镜心的为人,不像是卑鄙小人,所以才信任他。至于铁镜心曾泄漏义军军情之事,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不过,这一次他信任铁镜心却是做得对了。

  刚走出谷口,只听得后面马嘶人叫,战鼓雷鸣,回头一望,但见林子上空已升起浓烟,射出火焰,原来那些系马的长绳一被烧断,战马被火的(灼)痛,在森林里四处奔跑,那消片刻,便燃起了数十处火头。那几十匹马负痛长嘶,烟腾火起,声势之壮,竟如万马奔腾,千军赴敌!林深树密,黑夜中官军哪看得清楚,但见马背上人影幢幢(那是还未烧着的稻草人),只道是义军就要强行冲出,无不戒备。官军的统帅张骥,乃是深通兵法的人,想道:“穷寇拼死,当避其锋。”下令将弓箭手调在前列,刀斧手与挠钩手在后面严阵相待,只待义军冲下,便用密集的箭雨射散他们,再用刀斧手、挠钩手擒拿斩杀。哪知过了许久,还未见有人冲出来,心中甚是奇怪,想道:“穷寇放火烧山,再不冲出,难道在里面坐以待毙么?”再过一会,马背上的稻草人也尽都着火,烧得那些战马,更是怒叫狂奔,有些战乌(马)被烧死了,有些战马在树林里摔倒,被同伴践踏死了,还有十多匹战马,乱冲乱闯,居然从密林深处冲下山来。这时官军才发现其中玄妙,但这时森林中也烧成了一片火海,官军无法攻山,义军也早就从山后的峡谷中逃出去了。

  来的正是大内总管阳宗海和御林军的统领娄桐苏(荪) ,见铁镜心长笑而来,甚是诧异,阳宗海道:“叶成林这股残匪怎么样了?”铁镜心道:“都被烧死在山上了。”

  娄桐苏(荪)道:“明人面前不说假话,我听张巡抚说,是你去招降他们,他们烧死,为什么你又能独自逃出?”铁镜心哈哈大笑,道:“好吧,明人面前不说假话,那么,我就告诉你们,他们都给我放走了!”正是: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88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2951
声望
19729
银两
52409
帖子
8788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0-18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7-17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回
  阳宗海大吃一惊,蓦地双眼一翻,喝道:“那是不是他们?”这时叶成林与凌云凤已转过一处山坳,去得远了。娄桐荪策马便追,铁镜心闪电般地拔出紫红宝剑,反手一挥,娄桐荪一个筋斗翻下马来,只见那匹战马的两条前腿已被铁镜心斩断,娄桐荪怒道:“铁镜心,你家世受皇恩,竟然甘心附逆!”铁镜心道:“谁说我甘心附逆了。”娄桐荪道:“你为什么放走他们?”铁镜心道:“兵法有云:困兽犹斗,不可不防。你们追得紧了,叶成林可要和你们拼命。哈,我不忍见你们两败惧伤,名将用兵,也要讲网开一面,叶成林的兵力都已消散,放走他们一两个人又算得什么?”阳宗海道:“谁与你讲什么鸟兵法?”铁镜心胡扯乱道,实是想延阻时间,这时估量叶成林与凌云凤已逃出数里之外,阳宗海他们就是要追也迫不上。哈哈一笑道:“不讲就不讲,你们却待如何?”娄桐荪一招“金豹探爪”,施展大擒拿手法反扣铁镜心的脉门,铁镜心笑道:“君子动口不动手,我随你们走便是,扯手扯脚做什么?”倒提宝剑,将剑柄塞到娄桐荪的手中,娄桐有(荪)反而怔了一怔,来不及接,那把紫虹宝剑叮当一声跌落地上。铁镜心道:“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是我放了叶成林,你拿我去见张骥,也尽可以交差了吧。这把大内宝剑,也由你拿回去缴交内库,你一日之间,立了两件大功,尚不爽心快意么?”反手就缚,娄桐荪因他是前朝的老臣之子,倒也不敢虐待于他。


  原来他已打探到消息,说是铁镜心己(已)被囚在杭城,等候御旨发落。叶成林甚是不安,任凭旧部苦劝,他怎样也不肯远走高飞,非得要把铁镜心救出不可。凌云凤虽然对铁镜心殊无好感,但想起他这次救出一千多义军的功劳,也就不愿意再说什么了。

  潮音和尚更是一个心急的人,竟然挣脱了叶成林的手,说道:“我还会跑路,不必劳你招呼。”叶成林想不到这位莽师伯祖如此要强,甚是尴尬,潮音和尚奋起神力,果然一鼓作气,跑过了几处山拗(坳) ,直到了岳王庙后的栖霞岭上。黑夜之中,山路崎岖,忽然碰到了一块大石,潮音和尚奋力一跃,脚踝脱臼,身上的箭伤创口也裂开来,任他如何骁勇,也自抵受不住,“卜通”倒地,怎样挣扎也站不起来。
  叶成林急忙将他扶起,潮音和尚说道:“你自己走吧,山上这么大,官军未必就找得到我。”叶成林笑道:“那么他们也未必找得到我。”不由分说,将潮音和尚扶到一块大岩石的后面,凌云凤一看,只见他十几处伤口,都在泪泪流血,心中甚是抱歉,说道:“现下官军分股搜山,纵算给他找到,小股官军,也不放在咱们心上。潮音大师我先替你裹伤。”从山上望下,但见火把婉(蜿)蜒,络绎不绝,好在他们先搜孤山,还没有来到栖霞岭上。

  三人反复推敲,都是猜想不透,这时登高遥望,但见官军的火把,已从孤山那边婉(蜿)蜒而来,凌云凤给潮音和尚扎好了伤,叶成林说道:“师伯祖,我背你走吧。”潮音和尚摇一摇头,正说话间,忽见有几条黑影从对边的山头飞奔而来,叶成林急忙将潮音和尚拉到了岩石的后面。

  叶成林初时未知道阳宗海所使乃是宝剑,佩刀几乎给他截断,阳宗海抢了上风,狂傲之极,一招“直指天南”,剑尖刺到了叶成林的手腕,迫得叶成林又退了几步,阳宗海哈哈笑道:“叶成林,你现在已是穷途末路,还与我打做什么,趁早将毕擎天缚了,归顺朝廷,赏你总兵一个!”猛听得叶成林一声大喝,呼的一掌劈出,掌风所及,砂飞石起,阳宗海还真料不到他如此拼命,居然穿剑进招,猝不及防,肩头给扫了一下,火辣辣般作痛。阳宗海大怒喝道:“好小子,不识抬举,连你也一并宰了。”长剑挥舞,紫虹电射,一招紧似一招,他名列天下四大剑客之一,虽然是四大剑客中最弱的一个,但论到武功造诣,却还在叶成林之上,加上所用的乃是大内宝剑,剑光霍霍展开,登时把叶成林笼罩在内,但叶成林刀掌并用,右手使出五虎丧(断?)门刀法,每一刀都是拼命的招数,左手却是大力金刚手法,那更是武林绝学,勇猛无伦!

  这时官军的火把已从孤山那边婉(蜿)蜒而来,当前的一股已过了黄龙洞,阳宗海发声长啸,作为讯号,不久就听到下面官军吹起了呜呜号角之声,一个宏亮的声音叫道:“宗海,是你在上面吗?”阳宗海应声道:“大师哥,我己(已)缠上了叶成林,赶快上来帮我一臂之力!”率领这股官军的人正是赤霞道人的大弟子盘天罗,阳宗海特地从苗疆请他来助阵的。

  凌云凤看得又惊又喜,心中想道:“几年不见,想不到他的剑木(术)竟然精进如斯。记得小时候与他在天山之上一同学剑,他立誓要继承父志,独创一家。我当时曾与他戏话:你若自成一家,我也要创出一派剑术专破你的。呀,现在他在别后第一次与我相见,见我的剑被人空手折断,不知他心中可在笑话我么?”看一看地上的断剑,高兴之中又有几分惭愧。凌云凤是个心高气做(傲)而且志在四方的女子,后来她与霍天都结了婚,由于性格不同,两夫妻虽极恩爱,终于不能偕老,而在几十年后,她果然也创出一派剑术,这是后话,不在本书范围,暂且不表。
  再看娄桐荪以分筋错骨手恶斗于承珠。于承珠这一年来,在师父身旁得到许多指点,剑术也大有进境,再加上她用的是玄机师祖的镇山主(宝)剑,娄桐荪被她迫得离身一丈开外,分筋错骨手只能自保,根本就无法进攻。

  毕擎天面上一阵红一阵白,蓦地嚎啕大哭,跳了起来,就向大岩石一头撞去,却被张丹枫轻轻地把他救了回来,只听得张丹枫缓缓他(地)说道:“你小时候我在官军手中将你救过一次(详见《萍踪侠影录》),今天之事,是你自己造孽,自作孽,不可活,按说不再救你了。但一来看在你祖父、父亲的份上,二来你毕家独门武功,丐帮世代相传的衣钵,也不当至你而绝!好吧,我便在官军手中,再救你一次!”

  小虎子说道:“于姐姐的剑术也不见得就输于他了。”小虎子因为第一次遇见霍天都之时,便遭他戏弄,故此对他总是不大服气。众人看时,只见于承珠的青冥宝剑霍霍展开,端的是柔如柳絮,翻若惊鸿,加上宝剑的光芒四射,与娄桐荪打得难分难解,两个人都似裹在精光冷电之中,看上去比霍夭(天)都的剑势还更要美妙好看。
  张丹枫笑道:“你师姐这一年来进境甚速,大是不易。但霍天都的剑法亦已渐至融会贯通,独创一家之境,将来连我也未必比得上他。”凌云凤把眼看时,但见阳宗海忽地猛攻,剑起处,“怒涛卷空”“黄沙蔽日”,一连两招最凌厉的招数,剑光恍似渔翁撒网,一大片光网当头直罩下来,张丹枫笑道:“阳宗海情急拼命,更促其败。”话犹未了,只见霍天都绕身晃步,反踏洪门(中路方位),摹(蓦)然间舌绽春雷,大喝一声“撒剑”,只听得“当啷”一声,紫虹电射,阳宗海的那把大内宝剑,果然脱手飞去,霍天都飞身一掠,把宝剑抢到手中,阳宗海武功也确算高强,就在这一瞬之间,在半空中一个“鹞子翻身”,落下山坡,如飞奔跑,张丹枫哈哈大笑,说道:“宝剑易手,从今之后,天下四大剑客也换了新人!”
  于承珠见霍天都得胜,自己与娄桐荪却仍是相持不下,心中焦躁,摹(蓦)然间剑法一变,使到疾处,一片青光挥霍,连人影也淹没在剑光之中,娄桐荪渐感难以应付,但他功力究竟比于承珠尚胜一筹,掌指兼施,每每将于承珠的剑点震歪,到了紧张关头,便突然运用一两招极精妙的分筋错骨手法,阻竭(遏)于承珠的攻势,小虎子叫道:“师姐,你号称散花女侠,为什么不用金花暗器?”话声未停,只见于承珠反手一剑,在剑光耀眼之中,三朵金花已是电射而出。

  于承珠的金花暗器不但可以打穴,而且花瓣锋利,赛如匕首,住手一看,但见娄桐荪已成了一个血人。张丹枫道:“看在你师父的份上,饶你不死,还不快走!”娄桐荪一跷一拐地奔下山坡,他的琵琶骨己(已)被打穿,膝盖的筋脉也给削断,像毕擎天一样,这身武功亦已废了。

  张丹枫率领众人前去与云重、云蕾会合,拔起了十几株大树,在山下(上)滚下,云重又施展了金刚大力手法,推倒了几块大岩石,那些官军只恨爹娘生少了两条腿,避之唯恐不及,哪还敢再攻上山头。

  沐燕笑道:“是么?”但见于承珠满面飞红,道:“你听这小鬼头乱说,沐璘,你等着先喝你姐姐的喜酒吧。嗯,我得回去见师父啦,你们不必下楼相送了。”铁镜心倚楼凝望,只见叶成林己(已)与于承珠走出园门,向他挥手道别了。铁镜心有些惆怅,只听得沐燕娇声道:“东西收拾好了,咱们也该走啦!”正是: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96

主题

4703

帖子

1万

积分

家园盟主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028
声望
229
银两
3532
帖子
4703
精华
1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0-5-31
最后登录
2018-2-19
QQ
发表于 2012-1-8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标注完毕,共标记约390个。手上实体书版本过低,部分没确定的等以后有更好版本的书再校对。

73

主题

1606

帖子

9462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9462
声望
4348
银两
54115
帖子
1606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2-7-28
最后登录
2018-5-2

才子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4-2-14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回
沐琮的女儿,身份仅略次于“郡主”(亲玉【王】、藩王之女称郡主)

48

主题

452

帖子

5234

积分

武林宗师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积分
5234
声望
1830
银两
15769
帖子
452
精华
2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3-3
最后登录
2018-10-19
发表于 2018-7-10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百骇欲裂 骸
钱大爹 爷
两败惧伤 俱
都在泪泪流血 汩汩

点评

“大爹”不誤。有這個詞。梁羽生小說多次出現此詞。  发表于 2018-7-12 09:43

48

主题

452

帖子

5234

积分

武林宗师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积分
5234
声望
1830
银两
15769
帖子
452
精华
2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3-3
最后登录
2018-10-19
发表于 2018-7-12 1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小唐 发表于 2018-7-10 20:41
百骇欲裂 骸
钱大爹 爷
两败惧伤 俱

谢谢游侠指出,有时单看大爹确实没啥问题。
然后下午查了连载是爺,另外对照天地版也是爷。

48

主题

452

帖子

5234

积分

武林宗师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积分
5234
声望
1830
银两
15769
帖子
452
精华
2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3-3
最后登录
2018-10-19
发表于 2018-7-14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只听得石文纨嚷道:“我说过这小子不是好人,师哥,你还不信?嚓,你为什么私自逃走?”
轰动全城,嚓,小小年纪,便能做事,他日无可限量。
于承珠道:“我早知他想称皇称帝,嚓,怎么还是谈他?”
潮音和尚说道:“我分辨不清,也不耐烦去打听。嚓,我大闹了六和塔后,

这个嚓字,查字典也没这个用法,只是拟声字,特意查了连载,然而看起来还真是嚓的形状。
又百度了一下,近年网络兴起的表示感叹或骂人的话用的是擦,也并不是嚓。

通篇搜索了散花之前的几部,这还是第一次出现,应改为呔或嗯?看语境,中间2句为嗯,其它为呔?

求侠友指教。

48

主题

452

帖子

5234

积分

武林宗师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积分
5234
声望
1830
银两
15769
帖子
452
精华
2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3-3
最后登录
2018-10-19
发表于 2018-7-14 16:3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似)江潮来又去,君如鸥鹭逐波飞,人生知己总相  天地逢  到底是相逢还是相违呢  可惜无连载可查    在铁知道于不把他当知己前还有期待写的词应该是相逢吧  如是违,那也可,就是所谓词谶?

从韵律上看又该是哪个呢

10

主题

257

帖子

2316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16
声望
1555
银两
9682
帖子
257
精华
2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06-11-20
最后登录
2018-10-15
发表于 2018-7-16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小唐 发表于 2018-7-14 12:23
只听得石文纨嚷道:“我说过这小子不是好人,师哥,你还不信?嚓,你为什么私自逃走?”
轰动全城,嚓,小 ...
旣是原文爲「嚓」,便只能遵循原文。「嚓」的這種用法,我好像在別的什麼書上也見過。語言文字是活的,字典只能記錄個大概,不可能窮盡所有實際用法。

10

主题

257

帖子

2316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2316
声望
1555
银两
9682
帖子
257
精华
2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06-11-20
最后登录
2018-10-15
发表于 2018-7-16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游侠 于 2018-7-16 08:59 编辑
冯小唐 发表于 2018-7-14 16:30
我以(似)江潮来又去,君如鸥鹭逐波飞,人生知己总相逢违  天地逢  到底是相逢还是相违呢  可惜无连载可查 ...

肯定不是「逢」,如果天地版印作「逢」,那應是天地版之誤,除非天地版這首詞前面幾句的末字都改成“逢”韻字,但那恐怕沒有可能。前句既是“君如鸥鹭逐波飞”,下句的韻腳也得和“飛”同韻,這是這個詞牌押韻的要求。

点评

谢谢大神们  发表于 2018-7-17 20:26

48

主题

452

帖子

5234

积分

武林宗师

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Rank: 23

积分
5234
声望
1830
银两
15769
帖子
452
精华
2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15-3-3
最后登录
2018-10-19
发表于 2018-7-24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请教大神们,第35回末
正是:
翻手为云覆手雨,书生气质报红颜。
书生气质……感觉略奇怪。
有没有比天地更早的版本可对比。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8-10-19 12:52 , Processed in 0.202260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