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94|回复: 2

[十七杀] 又来一篇(第一轮)

[复制链接]

70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07600
声望
66830 声
银两
1065182 两
帖子
28220
精华
23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9-5-28
最后登录
2020-4-2
发表于 2013-6-16 00: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外楼

  一、圆寂
  民国三十一年,西元1942,泉州不二寺晚晴室外刮起一阵秋风,荻花瑟瑟地纷扬起来,一道灰色的身影踏过一地琼屑,步履匆匆地走向晚晴室,几个洒扫的小沙弥不由探了探脑袋,小声议论道:“想不到妙莲师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
  “上师!”那妙莲还未开门,便是一声悲鸣,等到推开了门,却又露出一脸惊喜莫名。只见斗室之中,正端坐着一位僧人,面色平和,仿若无悲无喜,容长的脸上没有一丝皱纹,却又潜藏着无尽的沧桑。他眉目都笃定地生在那里,并没有任何出奇之处,却又让人觉得有说不出的——圆满。
  这僧人正在悬腕挥毫,一笔一画都稚拙得很,像是蒙童临帖一般,仔细看来,功架却又深不可测。妙莲见上师安好无事,便恭恭敬敬地肃立在旁,照以往的经验,上师临帖的功课总要一顿饭的时间。
  “妙莲,你来。”上师点了点头,妙莲小步趋前,看那泛黄的纸上,赫然跃现着四个古拙的大字:悲欣交集!
  “是了,我苦修律宗四十四载,今日得一果证,正是这四个字:悲欣交集。妙莲,你与我收好了,日后有人问起,就说人世一场大空幻,我宏一老和尚没有什么留下的,只有一室佛经和这四个字罢了。”说完,宏一法师就从蒲团上走了下来,步履仍然轻健如昔。他来到卧榻前,按照每天安歇前的习惯,蹲下身往苇席上轻轻吹气,这是为了吹走无意爬上来的虫蚁,护生全性正是弘一所修律宗的一大要旨。
  妙莲知道宏一大师是要准备休息,便去拿那一床盖了十余年的薄被,宏一却摇了摇手,说:“今日不必了。”说着,已经侧卧在榻上,头枕着右手,双膝微屈,衣襟纹丝不乱,妙莲见了,心头一紧,圆脸上已经挂上两道泪水。
  宏一已将双眼阖上了,却像是亲眼见到一般,微微一笑说:“妙莲,你十二岁在我门下剃度,于今整整十二载,虎兔龙蛇又一个循回了,怎么还这样看不开?为师这是要涅槃而去,成就毕生的大愿,你该替我欢喜才是啊。”说完,双唇微合,不言、不语、无声、无息,睡姿却丝毫不乱,就似当日释迦牟尼归去时一般无二。
  这一霎间,晚晴室外刮起一阵狂风,后院碧波池内腾起一股巨浪,夹杂着小沙弥们的惊叫声,妙莲分明见到那池内跃出一条人首鱼身的怪物,却只在窗前跃现了三次,又忽然不见了踪迹。
  妙莲正在惊愕莫名,室内长明灯黯淡了一瞬,再亮起时,墙上却投射出一截扭曲的剪影。腥咸的味道裹挟着水花,妙莲只觉顶心微麻,已被制住了行动。他眼见着那剪影越来越大,额头豆大汗珠都涌了出来,穷极思变,妙莲身虽被制,言语却仍自如,舌尖一颤,便逸出一串《金刚经》:“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佛经一出,那剪影果然停了动静,待妙莲细细地诵完一篇真经,作势要双手合十,却忽然听到一记佛号“阿弥陀佛”,音色竟然甚是娇嫩。
  “一般迂样,你果然是和尚的弟子没错。”那娇嫩音色轻轻叹息,透出无尽沧桑。妙莲只觉一阵微风拂过,宏一大师法身前已立着一名女子。那女子背对着妙莲,瞧不见面容,却可见到身形修长,湖水色百褶裙曳地。
  “女施主,先师方才坐化,荣登极乐,若施主是故人,行礼观瞻完毕后,就请回吧。这法身马上就要火化结取舍利子了。”妙莲年纪虽轻,却是当世大德宏一座下第一大弟子,修为殊不浅薄,倒也是不卑不亢。
  “小和尚,如果我说你师父竟不是荣登极乐,”那女子猛地一侧脸,半边面颊若真似幻地鳞光闪闪,但接下来那句话却着实唬得妙莲一颤抖,“却是永堕阿鼻地狱!”女子说完重重跺“脚”,“啪”一记腾起一尾红鳍,“又待怎样!”
  “你是——淳于重楼!”妙莲突然抬起了手来,直直地指着女子,她满面鱼鳞,一条粗大的鱼尾已经再也掩藏不住。这只以美艳名世,诱惑吞噬了无数仙灵,终于一统东海的巨妖,此刻竟这般狼狈地立在一间斗室之中,将冷血畜生的真身暴露人前。
  
  二、鲛珠
  “我被封印在苦寒的池底四十余年,你这小和尚怎会认得我?”淳于重楼忽然冷笑了起来,“自然了,若不是你师父日日念诵《金刚经》,这浅水滩又怎困得住本王!如今,和尚死了,我也脱困了,和尚,你怎的就死了!就死了……”
  这妖忽而痛哭起来,眼泪一粒粒落在宏一大师胸前,莹光灿灿,竟都化作珍珠。
  “只有因爱而痛流的泪,才会化成珍珠。否则,只是酸涩的水滴而已,随风而逝。”淳于重楼脑海中闪回了这一句话,是族长在自己第一次流泪时所说。
  “和尚,你竟还能让我流出珍珠!从来只有你!竟然还是你!”淳于重重地叹气,轻轻抚摸宏一大师看似熟睡的脸庞,自言自语道,“你是犯了错的和尚,释迦有古怪的洁癖,不会收你,说不得,也只能去阎王殿闯一闯了,反正我的脸也给毁成这副模样,黄泉路上的弱水再不怕的了,哼!”
  淳于做了八百多年东海妖王,一旦定了主意,一刻都不耽搁,尾鳍重甩,就要遁入地底。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晚晴室内又一次响起《金刚经》,淳于一怔,冷笑道:“小和尚,你别再白费唇舌了,就这种程度,对我来说,那简直是……”
  说话间,淳于忽然感到喉咙一紧,心脏似乎给捏住了,撕裂一般的疼痛袭来,她撑不住倒在地上,一身鳞片都立了起来,粗大的尾鳍不停扭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妙莲斜睨着地上的淳于重楼,摊开手掌,里面正是方才淳于落下的鲛珠。
  “淳于重楼,你是冷血鳞族,同妖族之首女娲系出同源,当日一次神战之后,女娲即陷入长久寂灭,传说竟是被一个弱小的凡人所害。”妙莲似乎早知淳于不信,自己说道,“女娲神力通天,竟会被她抟土捏出的凡人算计,这实在是不可思议至极了。可是,如果我告诉你,那凡人妆作女娲爱侣伏羲的模样,骗取了她额头的一粒龙珠,然后在这龙珠上施放了释迦的缚妖咒……”
  “哼哼,你是想说,你比那个小人更卑鄙、更无耻么?那我十分赞同!”淳于攒起一点力气,冷哼道,“你倒叫我想起一个人。”
  
  三、楼外楼
  那个人究竟是谁呢?
  光绪二十四年,西元1898,孤山,楼外楼,一把娇嫩的嗓音透着慵倦。
  “鱼儿,只剩下十天了,你怎么还在这里高卧!”一席湘妃竹帘被撩起,一名艳绝人寰的旗装贵女行色匆匆地入内。
  卧榻上的淳于重楼见了她,只是懒洋洋地翻了个身,轻轻拉过半透明的香云纱,往那条血红的鱼尾上一搭,就算是遮掩过了。
  “你!”那旗装美女把秀眉一挑,妖媚的大眼睛就蓄满了恼怒,“淳于——快点把真身收好,那老太婆的手下随时都窥伺着我,搁不住你这么显摆!”
  “哎呀,妲己姐姐,嗯……现在该叫珍妃姐姐了是吧,你怎么转来转去,却只是做个妃子,上面竟然还有个老太婆压你一头,烦不烦啊。不如回你的轩辕坟继续做个妖王,多快活。”淳于抓起一把白鱼干丢进嘴里,嚼得咯嘣儿脆,含含糊糊地接着说,“或者把你的皇帝哥哥也带回轩辕坟,咱们来之前的大商,还有现在这个大清,都是气数快尽了,他那个皇帝当着也没啥意思。”
  “你这条小鱼,根本没开窍,跟你说了也不懂,我只告诉你,我这里可有十二长门弟子的先天大还丹,你还想不想要了?”从太乙演璇玑转了一魂一魄附体到珍妃身上的苏妲己,深知这东海巨妖最感兴趣就是提升自身实力的仙灵之气。
  “先天大还丹!”淳于从榻上一跃而起,红鱼尾瞬间化作两条笔直的玉腿,苏妲己作为轩辕坟群妖之首,大商之主纣王的唯一爱人,本就拥有天大的财货,更何况这灵狐还同阐教的云中子关系微妙,她在淳于眼中简直就是偶像和无所不能的代名词。
  “我再说最后一遍,我要寻的是闻仲闻太师的转世灵童,我必须赶在那个老太婆之前找到他!这关系着大商和大清的国运,更关系着你我妖族的存亡!”苏妲己附体的珍妃目光冷冽而决绝地盯着淳于重楼。
  “行行行,我怕了你了还不成嘛,别再试图用目光杀死我了,姐姐……”淳于重楼无奈地叹气,袖出一本散发着鱼腥味的竹书,翻开来看,上面密密麻麻都是金文,“你瞧,我可不是没用心啊,我摆了这个楼外楼,专门网罗天下奇才俊士,还广发英雄帖,用天文地理、奇门八卦、五行术数来试他们,过了这几关的倒是有几个,但接下来就要查验他双股上是不是有七星红痣,结果……每一个都是自动脱裤露股的,你说闻太师不近女色,最是端方君子,那些个寻常好色臭男人当然就不是了。”
  淳于重楼兀自絮絮说个不休,窗外忽然传来一记尖厉的嘶鸣,妲己一张桃花面瞬间惨白如雪,本就踩不惯的花盆底,差点让她跌个跟头。
  “不可能!这老匹夫怎么会抢在我前面!”妲己紧咬的下唇,渗出丝丝血迹。
  “老匹夫……不是名叫慈禧的老妖婆么……”淳于毕竟是资深巨妖,转过一个念头,就想通了,喃喃道,“难怪,难怪,莫非……竟然是……那个黑了心的老匹夫——姜尚、姜子牙!”

  四、水战
  “你猜的没错,正是子牙。”妙莲举着手中鲛珠,轻轻摩挲,淳于伏在地上,幽蓝的血液冷冷地浸透了地板。姜子牙附体的妙莲猛地捏紧了鲛珠,开始催动《金刚经》,淳于已无半点还手之力,她只好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抬头,望向卧榻上宏一的法身。
  就在智识丧失殆尽之际,淳于忽然感到腰间一轻,竟给人打横抱起,她觉出这人一路狂奔,心想自己这条鱼尾就重逾百斤,难道遇着个大力士?不由得又心头一冷,可别是冷血的渔父就好。
  淳于是只有喜感的妖,她最擅长的就是胡思乱想兼搞怪,否则那么四十几年给封在一小潭水底,没憋死也疯死了。她在这力士肩头一颠一颠,却想起四十四年前的那一日,妲己姐姐发现,姜子牙附体的慈禧,竟然抓住了闻仲附身的谭嗣同,并且要把他在菜市口正法。那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偏偏这时候,楼外楼西角楼冒出一股浓烟,火苗子腾地就窜了起来。
  淳于她们鲛族性属水,最怕就是火,连天气稍热一些都恨不得钻到冰窖里,她见了那火的势头都吓得腿软,遑论手下那些小鱼小虾,自是一个个慌不择路地夺命奔逃。
  “鱼儿,姐姐必须去菜市口营救谭嗣同,若他肉身陨灭,闻太师的三魂七魄不能及时归位,我大商……”妲己急得脸色煞白,一句话未完,已是幻影移形,不见踪迹。
  “姐姐!哎,姐姐!”淳于一跺脚,实在赶不上这头灵狐的神速,又耐不住烈火炙烤,遂甩开两条长腿,朝着西湖奔去,离着还有三丈远,淳于一个纵身,猛地扎进湖水里,正在大叹舒适,摆弄鱼尾的时候。“扑通”一声,又一重物坠进了湖里。
  “施主,万万不可,万万不可!”淳于只觉腰间一紧,已给人死命拽住,猛一回头,差点就同一个锃亮的光头撞个正着。
  “你谁啊?老娘热死了,正凉快呢!赶紧滚开,越远越好!”淳于好不容易松快松快,这和尚一出现,只好把鱼尾又叉成人腿,心情正在不爽,“嗖!嗖!嗖!”接连三箭竟扎堆射进湖水里。
  “活腻了!”淳于双腿轻击水波,身子笔直激射出水面,她这一出水才发觉自己竟几乎赤裸,羞怒交集下,淳于重又跌落入水。岸边十数名清兵见了这般香艳场面,眼都赤了,一个个翻身下马,淫笑着往湖边聚拢。
  “施主快走!”那和尚水性倒也了得,双脚踩着水花,就把僧袍脱下,一把裹住淳于,又将她往湖心推了出去。
  “多谢了。”淳于一双弯月眼儿媚媚一笑,纤纤十指轻轻戏水,却并不游开,反而朝着那些下水的清兵迎了上去。和尚展开手臂就要抵挡,那淳于手中湖水忽然生了戾气,卷起无数条巨柱,朝清兵劈头打去,水性至柔,发性时却神佛难驭,片刻之后,湖水猩红一片,残破的甲衣七零八落地飘在湖面上。
  淳于“哼哼”两声,耳边却传来一阵诵经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露,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阿弥陀佛……”那和尚诵经未毕,淳于突然尖叫一声:“七星痣!”指着他双股,那上面分明有七个粉色的点。
  “快把裤子脱了!”淳于这话并非命令,而是事后通知,说这话的时候,她双手已经侵略了和尚的腰。
  “我不洗澡,也……不方便啊。”和尚瞪大了一对圆眼,满脸不解,这时,淳于才看清,这是一个才十七八岁的小和尚,圆润的脸庞很是俊俏,更有一种隔绝尘俗的气度。
  他好像是真的不懂啊……淳于做妖已逾千年,别说和尚,连西方佛祖都见过,但这和尚身上却有种……说不出的味道,这味道让淳于这一千岁的老妖那颗沧桑的心疼了起来。
  “啪!”一愣神间,淳于的尾巴又冒了出来,她忙叉了开来变腿,一下子却缠住了和尚,这下,淳于双手抱着和尚的腰,双腿又环住了他。和尚宁定的眼神慢慢涣散了,轻轻吐出一句:“好热,好软……”两眼一翻白,竟然沉了下去。
  
   “你是谁?”淳于轻轻问。
  被疑为“大力士”渔父的人慢了下来,呼吸却仍然细密绵长,温热的气息喷在淳于脸上,一种凉凉的忧郁就爬上了她老妖的心头。
  这种熟悉的感觉……淳于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午后温柔的西湖水底,和尚长长的睫毛微微翼动,少年柔软的唇吐出一个个水泡,淳于忽然就不敢再嘲笑妲己了,那只为了纣王甘愿舍弃一切的九尾狐,她原来早就进入了这一造境,她竟然不说!哼,真不够意思!
  和尚吐出了最后一个水泡,忽然一阵抽搐,淳于大为后悔,他是人啊!怎么禁得住这么久的憋气,她想凑过嘴去渡气,贴近了才发现少年唇边细细的绒毛,柔得叫人心痛,她忽觉眼角微热,一粒、两粒、三粒……耀眼的莹光滴落在湖底。淳于不及细想,幻出鱼尾,一个击水,便跃出了水面。
  “水怪!有水怪啊!”湖边的游人厉声惊呼起来,淳于脸色一沉,弯月眼中便射出狠戾的光,双手正要掬起一握湖水,却被和尚紧紧握住了,这和尚眨了眨圆眼睛,用他那悦耳的声线念道:“‘月出皎兮,佼人僚兮。舒窈纠兮,劳心悄兮。’你是女娲神族的后裔,请不要责怪凡人吧。”
  淳于看似粗鲁,实则很有学识,因她是只恋家的妖,宅居东海上千年,无聊的时光经常靠读书来打发,《诗经》早就倒背如流,这首描绘月下鲛人的诗却从未如此刻这般深情绵渺。
  
  五、果证
  “你怎么不背诗了?”淳于翻身落地,狠命一叉腿,可刚才妙莲那一记给狠了,终究是灵力不足,鱼尾还是重重拍在地上,生疼生疼,但淳于却没喊痛。
  月光下,和尚清瘦的脸比月色更苍白。
  “你们庙里的火工头该换了。”淳于笑笑,牵动伤口,眉头不由得蹙紧了。
  “我……四十四年前……”宏一圆眼里星光闪烁,却欲言又止。
  “好了,你一向是个笨嘴拙舌的和尚,除了念经和背诗,就说不出一整句话。”淳于挣扎着支起身子,猛然捧住宏一的脸,小声说:“你别说了,我早知道,四十四年前,姜子牙用困妖索缚我的时候,你救了我,对不?你为了护我周全,不被姜子牙发现,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对不?这个代价你千万别告诉我,除非你想改行做鲛珠生意。我告诉你,你用《金刚经》困住我,我就一句话——不后悔!”
  “哈哈哈哈,东海巨妖,你四十四年不悔,今日却恐怕不能幸免了。”妙莲从树影后缓缓踱出,已是紫蟒玉带,王侯装束。
  “哼哼,看你的模样,怕是得逞了,我妲己姐姐呢?”淳于盯着回复本尊的姜子牙,冷笑起来,痛惧却渗透到了牙缝里。
  “灰飞烟灭,和纣王,还有整个殷商。本王为我主开辟山河,建立大周,如今已是功成身退,在齐地封王……”姜子牙滔滔地述说着他的丰功伟业,却忽然被淳于打断。
  “齐地?哼哼,原来是我东海的地盘,难怪,四十四年了,你还找来。”淳于话一出口,姜子牙的怒意就隐藏不住。
  “被戳穿了真相就发火,这样可不好呀,老姜,你可是阐教的第一大元勋,世人当你神仙一样供着呢,如果知道你为了一小块封地,跑到三千年后来为难一条小鱼,是不是有点儿……哼哼,哼哼。”淳于冷笑两声未已,胸口却酸痛不已,两大粒鲛珠砸在地上,她对着青空苦笑了下:“妲己姐姐,我为你落了珠子呢,这算不算是不辜负姐妹一场?”
  姜子牙狞笑着走近,似乎想带给垂死的淳于以更大的痛苦。

  此刻,太乙演璇玑又悄然启动,它将给这神州大地来带什么?无人知晓。
  带给淳于和宏一的,却将是又一次的相逢,或绝处逢生,或擦肩而过,只凭缘深缘浅……
  但淳于和宏一,这两位在漫长的时空中浮沉了千年的过客,终究是在那冥冥之中的一线牵引之下,写下种种微妙的遇合。下一次的重逢,是否仍会面对这生离死别的轮回,抑或,只用那擦身而过时的惊鸿一瞥,来话尽这一世的梦幻悲欣。只是这三千红尘之中,大道玄玄,森罗万象,缘深缘浅,又有谁能真个说得透彻。
我家藏马是最帅的~~~~~~

70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07600
声望
66830 声
银两
1065182 两
帖子
28220
精华
23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9-5-28
最后登录
2020-4-2
 楼主| 发表于 2013-6-16 0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飘羽写的,丹丹上线可以找我要word档
我家藏马是最帅的~~~~~~

1544

主题

4万

帖子

15万

积分

武林名宿

程序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56408
声望
93909 声
银两
3500809 两
帖子
44198
精华
9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9-6-14
最后登录
2019-6-26
发表于 2013-6-16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哦她也传给我了,不过昨天那会儿我已经下了~~
羽生江湖广播剧社 梁迷的广播剧社
金枝托冷沁香寒,华苞欲绽慕朝颜。丹心意向何处系,随风绾处自天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4-3 09:07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