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87|回复: 5

[十七杀] 第三轮

[复制链接]

1544

主题

4万

帖子

15万

积分

武林名宿

程序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56408
声望
93909 声
银两
3500809 两
帖子
44198
精华
9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9-6-14
最后登录
2019-6-26
发表于 2013-6-21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眷恋


  这是一个露浓烟轻的夜晚。晚风低唱,斜月徘徊,红花枕着绿叶入眠,溪泉扶着大地息声。几声雁鸣聒碎了天边的霜月,却无法阻挡这宜人的气息染透人的心田!
  清虚观内,玄真子守着窗儿、掌着昏灯,通宵达旦,只为参悟青书中的玄机妙法。
  不知过了多久,古寺的钟声隐隐透过他的耳畔,东方也开始敞亮起来,他才顿感倦意涌上心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轻轻掩上了窗户,满意地靠向床边。
  正当他恹恹欲睡之时,却忽觉一股凉意袭来,飕飕地扑在面上,搅得他心神烦乱。他猛地一睁眼,只见窗棂洞开,迅厉的风早已蹿满了整间居室。
  玄真子便起了身,步向窗台,连忙阖上了窗户。但他心中却不免忐忑起来,这月朗风清的夜里,也不知是哪里跑来的阴风,竟能这样将他戏弄?
  可他的眼皮确乎是太沉重了,便也不愿再理会什么。遣身回转,他已一头跌向了床沿,正待美美地酣睡一觉。他也仿佛是置身于梦境,只嗅到一缕缕栀子的清香,是那么的诱人,忽然,耳畔隐隐传入了几丝温馨的絮语,徐徐倾诉着说:
  “公子……你怎么……不看看看我呀?”
  这话音极为阴柔,一如幽咽泉流,一如间关莺语,恍若一阵春风习习,吹醒了无常的万物。
  玄真子梦醒未半,魂离天外,似枕着一阵清风。飘摇在幻梦之中。渐渐地,他舒开睡眼。只见四周一片夜色溶溶,风前月下,一条清溪如玉带般蜿蜒匍匐,静静流淌。不远处,一位婀娜的少女凭立溪上,似与这祥和的月色相融。
  忽然,那名少女有了声息,向这边蹒跚步来,乘着和风,踏着霜月,步点盈盈,宛若天边的一抹云霞。
  她忽而驻足溪畔,将身轻轻背向玄真子。三更的月光为大地镀上一层银霜,只见在月光的陪衬之下,少女的形影显得别样雍容。她的一匹乌发流肩,湛湛的青丝格外入眼,却时而为清风拂乱。她继而傍坐溪上,对影梳妆,仿佛俯吻悠悠的碧水。而娴静若水的她,总能将因风紊乱的丝发抚慰得无比柔顺。
  玄真子端望着她的形影,心中一阵骇然,竟觉对这素昧平生的女子有着几分莫名的亲近。她的身影,她的轮廓,她的步履,怎生会令人如此的熟悉?他几回探首,细细端详着这似曾相似的形影。他不由得想起了深住在他内心里的那个人,那个与他诀别已久的爱人,这个人会是她吗?他不敢相信,此时此刻,他简直难以给予自己的双眼一丝一毫的信任。
  少女梳着妆容,时而窃笑几声。她的笑,是银铃击荡时清脆的旋律,是夜莺传情时动人的悲歌,似泣似喜,却是那样的令人难以捉摸。伴着一声声的浅笑,她的手指从唇吻边渐渐滑下了颈项,指尖略带的涎渍划出一道道淡淡的波纹,延向玉体的深处。指尖微微颤动,罗裳轻解,恍若褪下一缕缕无暇的云彩。
  渐渐地,肌肤的韵调开始在月色中鲜明。崭露在风霜里,一对雪肩如削,好似泛华流光的白璧;一双玉肢如裁,腴而不赘,纤欲透骨;腰枝如剪,胜似妙手丹青笔下浸着万丈春光的三月花梗,在微风中,暗暗透香。
  玄真子痴望着娇花照水的少女,心乱如麻。他却始终是个清心寡欲、修身引戒的人,怎能放纵皮囊里这点原始的兽欲横流,可他也终不肯就此离去。正惘间,只听得一声巧笑嫣然,问是:“在想什么呢?”
  玄真子早吃了一惊,回视之,不由得悚然汗下。那姑娘本绾好了发髻,理好了云鬓,身上却只裹着一层银纱,影着无限曼妙的春光。
  “怎么见了我这样的见外?”玄真子汗流涔涔,冰艳的少女却莞尔一笑,挪着步子,身体贴向他的胸膛,两颗晶莹的乳粒迎风微颤,分外逼眼,分外诱人。
  玄真子已经全然僵滞,就像一把尖刀比在他的脖子上,不敢有纹丝的妄动,更不敢正视眼前的这个人,尽管眼前的这一切是多么的让人望眼欲穿。
  “你……你是……素娥?”
  少女先是诧异了一下,又忽然灵光一现,语笑颜欢道:“好聪明,一猜就准。居然连我也不认得啦?”
  玄真子用颤抖的声音接着问道:“素娥?真的是你?!”
  “是我!是我!”少女一片欢悦浮在脸上,简直快要扑进他的怀里,“好哥哥,你可真会想死个人儿!你我从小定下来生的耳鬓厮磨,如今月明星稀、桃李吐艳,芍药见了也要低眉欠腰。春宵一刻值千金,哥哥,你还等着什么哩!可知我的心儿等待了多少日日夜夜!”
  说着,她擒住玄真子的手便往自己心口捧去。
  “是啊。素娥,一别数载,你我真该好好叙叙。为什么不先穿上衣服?着了凉如何是好?”
  少女却一个劲的摇头,“不。我要和你了却心中的夙缘。来吧,吻我一下,然后,吻我身上所有你想要的地方……”
  “好啊。可是,你为什么不站过来些?”
  少女毫无不适的动了动身体,将脸贴了过去,舌尖几乎就快要离开了嘴唇,等待着下一刻的美妙……可是,她忽然瞪大了双眼,还来不及喊出任何声音,只觉心口一阵剧痛,跌倒在地上,缓过神时,只见玄真子手中不知几时多了一把锃亮的匕首,正是清虚观独门兵刃锥心刺,正渗着她浓浓的血渍!
  “你——你……”
  “你什么你?大胆妖孽!竟敢卖露色相,眩惑本尊,简直不知死活!素娥早已长眠地下,纵是起死回生,也怎会似你那般狐媚淫靡?适才一剑,我虽未刺你要害,然纵使你有千年道行,法功也已然被我破除。今后严规守矩,或许尚有生路;再作法害人,必是挫骨扬灰!”
  “哼——”少女冷笑着,说:“人杀我同胞,戮我生灵,而不知悔过。我方兴未艾,杀人寥寥,便要被人反杀。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住口!万物循环,生杀屠戮,自有天理昭彰,岂由你胡作非为!妖即是妖,位劣分卑,岂能混谈?!”
  “好,好一个位劣分卑!不过我不是来害你,我是来报恩的……”
  “巧言令色!我与你何曾交集,施恩何在?”
  “你自是不会记得我。素娥死后,我也被你放归了山林。”
  玄真子心中怦然,若有所思,却又疑虑在胸,“你……你是……”
  “没错,我就是你们在紫蓬山涧救下的那只银尾幼狐。那时候,我才三岁,我的父亲被前来狩猎的人抓住,用尖刀活生生挑开了它的皮肉。我当时就在一边,母亲用身体遮掩着我不被猎人察觉。可是本能的直觉告诉我,我不能一个人走。但是死亡离我们太近了,引开了猎人之后,母亲也死了。我带着伤,苟延残喘地走到溪涧……可是山上箭如雨下,我顿时感觉我的生命有多脆弱。可是,你们来了,不仅救了我,还为我治伤,喂我餐饭,也不把我驱赶,就像我的家人……过了很久之后,素娥却不知因为什么离开了你,你便入了道观,把我放归紫蓬山……此去经年,你已修仙得道,成了散仙。而我灵息未足,可心里对你的感怀,却依旧浓烈……我多想代替素娥守在你的身边,为你分担一点愁思,替你减轻一份苦楚……”
  玄真子已全然没有了先前的严肃,只是长叹了一声,挥袖道:
  “诶……万物有灵。可你取代不了她……你,快走吧。”
  少女心中闪过一道灵光,抽噎着对他说:“不,我不走……我可以,我可以的!你还记得,在紫蓬山的翠壶林中,一条玉带蜿蜒流过,小桥别架,就像此情此景,你挽着素娥,走在幽径里,互诉心曲。多美妙的意境!你回想看那如花美眷的身影,你和素娥,像不像你和我?你挽着素娥,像不像牵着我的手?竹林荫下,那双甜蜜的身影……像不像你,像不像我?”
  “不要再说了!”
  “不!我要说,我可以。只是你不愿接受我,不愿接受现实。忘了她吧,素娥她不会回来了。你可以拥抱另一段情感来治愈你的疮痍……一直流着血的心,总有一天会失去生机的……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你睁眼看看我,我就不信你两眼皆空!”
  玄真子正要返身而去,少女却未待他起意便扑倒在他的怀下,红焰的丹唇满含深情地与他相吻在一起!
  玄真子的防线已经全盘崩溃,错综的情绪令他深陷不归,两人的舌尖交触着纠缠在一起,幽寂的山径里,唯能听见一阵又一阵粗厉的喘息。
  “你还要走吗?你还要走吗?”少女脉脉含情的双眼射出一道诱人的银光,只照见玄真子干涸的心田,而他眼里已满是迫切、满是渴求。
  “不……不,不会的!”他搂着少女光滑的脊背,双手像着了魔一样感受着女人肌体的舒适。他知道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骨骼不一样,身体也不一样。而此刻,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聆听这份与众不同的美妙。
  他喘息着,少女嫩如春葱的玉指娴熟地替他解开衣带,他狂乱的指尖也摸索着,不经意间已扯烂了少女单薄的银纱,诱人的玉峰袒露在风霜里,如受惊的狡兔不断地颤抖,又如凛冽的清波不断拍打着屿岸,这是一双世上最富有弹性的乳房,似缀着樱桃树上两粒粉嫩的果实,因为激情的催动,它们已完全殷实!
  脆弱的灵魂已完全占据幼嫩的躯壳。他的涎渍已涂满了少女姣好的脸庞,但他毫不甘心,直到淹没她的玉颈,直到淹没她的胸脯。望着樱桃的眼神已蠢蠢欲动,像钳住猎物一般死死撕咬、吮吸,肌肤间的隔阂变得越来越细微。肌肤间摩擦的知觉真的很美妙,玄真子只觉身体中一股洪流涌上心头,再也按捺不住,无法回头!
  少女却也自鸣得意。毫无拘束的放纵下,散仙的真气正源源不断融入她的骨髓,她只觉没有比他更加出色的男人,不论是他的灵气,还是他的兽欲。
  就如潮水与天际相衔在一起,随着液体蒸发而逝去的痛苦也越发不可估量。少女突然遏住了他,呻吟道:“先别急!我现在问你,我和素娥,哪个更值得你爱?”
  “除了她,我再没有尝过像你这样的美丽!”
  “难怪他再有进益也只能做个散仙……心术看来并未正轨。啊……”少女心中思量着,突然的痛楚却打断了千头万绪。玄真子的双眼望着她,既满含着深情的怜惜,也渴望给予她锥心的折磨!
  ……
  渐渐地,玄真子的唇边已不再有先前的焕发,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青紫,他的眼眸也不再明亮,而是充满了邪欲,充满了饥渴。他虽并未察觉,但淳于重楼早已明白,春宵一刻的纵欲已经让他毕泄了仙人的本质,渐化成魔了!
  可她竟毫不同情,而是讥笑着:“你只有这样了么?不是要给我快感,快点啊,神仙的本事也那么卑微么!”
  “我……我……”玄真子的喘息越来越痛苦,呻吟也越来越短促,渐渐地,四肢已失去了挣扎的气力,神智怔了怔,竟满面苍白的瘫倒了下去,双眼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明亮!
  淳于重楼信手扯来一张巾帕,不住擦拭着满是湿润的身体,喘着气瞪着地上的玄真子,“还真有两下子,妖圣淳于重楼玩过那么多的男人,你竟然是抵挡了我最久的一个……不过这可是有代价的!”
  烛光一闪,淳于重楼已如狼似虎,朝着玄真子的遗体扑了过去,竟是见血的撕咬,仿佛不将他变为一具骸骨便在所不惜。谁能想象刚才还缠绵悱恻在一块的人,此刻竟会成为她充饥的猎物!
  舔干最后一丝血迹,淳于重楼已备感自足。此时她的功力已大有进益,被锥心刺所伤的元气已渐渐恢复。但她还是忍不住望着玄真子阴森的骨骸,哂笑道:
  “好了,小家伙。欲望的时光很美好,不过都不可能太长久,而且都需要筹码。话说回来,我现在终究是吃了他,可是能杀我的人想杀我我依旧很脆弱。让我想想……听说阐教中的雷震子和金庭山的韦护道行都不浅,若是吃了他们,佐我先前功力,只怕三清也要让我三分……哈哈,等着我吧!”
  一声长笑,震彻了寒天,这个夜里发生的,却无人得知。
羽生江湖广播剧社 梁迷的广播剧社
金枝托冷沁香寒,华苞欲绽慕朝颜。丹心意向何处系,随风绾处自天边。

1544

主题

4万

帖子

15万

积分

武林名宿

程序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56408
声望
93909 声
银两
3500809 两
帖子
44198
精华
9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9-6-14
最后登录
2019-6-26
 楼主| 发表于 2013-6-21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明慧的淳于
羽生江湖广播剧社 梁迷的广播剧社
金枝托冷沁香寒,华苞欲绽慕朝颜。丹心意向何处系,随风绾处自天边。

26

主题

429

帖子

3330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30
声望
2528 声
银两
14548 两
帖子
429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07-8-30
最后登录
2017-5-3
发表于 2013-6-21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淫的文啊,可耻的硬了……
首先:风府在游戏中的表现只代表他的游戏态度,不代表风府本人的人品。 虽然我砍队友,出卖队友,演戏,说谎话。但是,我还是那个正直、善良、怜香惜玉、坚持自我的——张!风!府!

7

主题

135

帖子

817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817
声望
513 声
银两
7559 两
帖子
135
精华
1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3-3-10
最后登录
2013-9-22
发表于 2013-6-21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7

主题

135

帖子

817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817
声望
513 声
银两
7559 两
帖子
135
精华
1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13-3-10
最后登录
2013-9-22
发表于 2013-6-26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露浓烟轻的夜晚。晚风低唱,斜月徘徊,红花枕着绿叶入眠,溪泉扶着大地息声。几声雁鸣聒碎了天边的霜月,却无法阻挡这宜人的气息染透人的心田!
清虚观内,玄真子守着窗儿,掌着昏灯,秉烛夜览,只为参悟青书中的玄机妙法。
不知过了多久,古寺的钟声隐隐传入他的耳畔,东方也开始敞亮起来,他才顿感倦意涌上心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轻轻掩上了窗户,满意地靠向床边。
正当他恹恹欲睡之时,却忽觉一股凉意袭来,搅得他心神烦乱。他猛地一睁眼,只见窗扉洞开,迅厉的风早已蹿满了整间居室。
玄真子连忙起了身,步向窗台,阖上了窗户。但他心中却不免忐忑起来,这月朗风清的夜里,也不知是哪里跑来的阴风,竟能这样将他戏弄?
可他的眼皮确乎是太沉重了,便也不愿再理会什么。遣身回转,他已一头跌向了床沿,正待美美地酣睡一觉。他也仿佛是置身于梦境,只嗅到一缕缕栀子的清香,是那么的诱人,忽然,耳畔隐隐传入了几丝温馨的絮语,徐徐倾诉着:
“公子……你怎么……不看看我呀?”
这话音极为阴柔,一如幽咽泉流,又如间关莺语,恍若一阵春风习习,吹醒了无常的万物。
玄真子梦醒未半,魂离天外,似枕着一阵清风,飘摇在幻梦之中。渐渐地,他舒开睡眼。只见四周一片夜色溶溶,风前月下,一条清溪如玉带般蜿蜒匍匐,静静流淌。不远处,一位婀娜的少女孑立溪上,似与这祥和的月色融为一身。
忽然,那名少女有了声息,向这边蹒跚步来,乘着和风,踏着霜月,步点盈盈,宛若天边的一抹云霞。
她忽而驻足溪畔,将身轻轻背向玄真子。三更的月光为大地镀上一层银霜,只见在月光的陪衬之下,少女的形影显得别样雍容。她的一匹乌发流肩,湛湛的青丝格外入眼,却时而为清风拂乱。她忽又傍坐溪上,对影梳妆,仿佛俯吻悠悠的碧水。娴静若水的她,总能将因风紊乱的丝发抚慰得无比柔顺。
玄真子端望着她的形影,心中一阵骇然,竟觉对这素昧平生的女子有着几分莫名的亲近。她的身影,她的轮廓,她的步履,怎生会令人如此的熟悉?他几回探首,细细端详着这似曾相识的形影,不由得想起了深住在他内心里的那个人,那个与他诀别已久的爱人。这个人会是她吗?他不敢相信,此时此刻,他简直难以给予自己的双眼一丝一毫的信任。
少女梳着妆容,时而窃笑几声。她的笑,是银铃击荡时清脆的旋律,是夜莺传情时动人的悲歌,似泣似喜,却是那样的令人难以捉摸。伴着一声声的浅笑,她的手指从唇吻边渐渐滑下了颈项,指尖略带的涎渍划出一道道淡淡的波纹,延向玉体的深处。指尖微微颤动,罗裳轻解,恍若褪下一缕缕无暇的云彩。
渐渐地,肌肤的韵调开始在月色中鲜明。崭露在风霜里,一对雪肩如削,好似泛华流光的白璧;一双玉臂如裁,腴而不赘,纤欲透骨;腰枝如剪,胜似妙手丹青笔下浸着万丈春光的三月花梗,在微风中,暗暗透香。
玄真子痴望着娇花照水的少女,心乱如麻。他却终究是个清心寡欲、修身引戒的人,怎能放纵皮囊里这点原始的兽欲横流,可他也终不肯就此离去。正惘间,只听得一声巧笑嫣然,问:“在想什么呢?”
玄真子吃了一惊,抬眼时,不由得悚然汗下。那少女绾好了发髻,理好了云鬓,身上却只裹着一层银纱,影着无限曼妙的春光。
“怎么见了我这样地见外?”玄真子汗流涔涔,冰艳的少女却莞尔一笑,挪着步子,身体贴向他的胸膛,两颗晶莹的乳粒迎风挺立,分外逼眼,分外诱人。
玄真子已经全然僵滞,就像一把尖刀比在他的脖子上,不敢有纹丝的举动,更不敢正视这个人,尽管眼前的这一切是让人多么望眼欲穿。
“你……你是……素娥?”
少女先是诧异了一下,忽然灵光一现,语笑颜欢:“好聪明,一猜就准。”
玄真子的声音颤抖着,问道:“素娥?真的是你?!”
“是我!是我!”少女一片欢悦浮在脸上,简直快要扑进他的怀里,“好哥哥,你可真会想死个人儿!你我从小定下来生的耳鬓厮磨,如今月明星稀、桃李吐艳,芍药见了也要低眉欠腰。春宵一刻值千金,哥哥,你还等着什么哩!可知我的心儿等待了多少日日夜夜!”
说着,她擒住玄真子的手便往自己心口捧去。
“是啊。素娥,一别数载,你我真该好好叙叙。为什么不先穿上衣服?着了凉如何是好?”
少女却一个劲的摇头,“不!我要和你了却心中的夙缘。来吧,吻我一下……然后,吻我身上所有你想要的地方……”
“好啊。可是,你为什么不站过来些?”
少女动了动身体,将脸贴了过去,丹唇轻绽,等待着下一刻的美妙……可是,她忽然瞪大了双眼,还来不及喊出任何声音,只觉心口一阵剧痛,跌倒在地上。缓过神时,只见玄真子手中不知几时多了一把锃亮的匕首,正是清虚观独门兵刃锥心刺,渗着她浓浓的血渍!
“你——你……”
“你什么你?大胆妖孽!竟敢卖露色相,眩惑本尊,简直不知死活!素娥早已长眠地下,纵是起死回生,也怎会似你那般狐媚淫靡?适才一剑,我虽未刺你要害,然纵使你有千年道行,法功也已然被我破除。今后严规守矩,尚有生路;作法害人,必是挫骨扬灰!”
“哼——”少女却冷笑着:“人族我同类,戮我生灵,尚不知悔过。我方兴未艾,杀人寥寥,便要被人反杀。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住口!万物章法,生杀取夺,自有天理昭彰,岂由你胡作非为!妖即是妖,位劣分卑,岂能混谈?!”
“好,好一个位劣分卑!不过我不是来害你,我是来报恩的……”
“巧言令色!我与你何曾交集,施恩何在?”
“你自是不会记得我……素娥死后,我也被你放归了山林。”
玄真子心中怦然,沉吟良久,若有所思,却又疑虑重重,支吾问道:“你……你是……”
“没错,我就是你们在紫蓬山涧救下的那只银尾幼狐。那时候,我才三岁,我的父亲被前来狩猎的人抓住,用尖刀活生生挑开了它的皮肉。我当时就在一边,母亲用身体遮掩着我不被猎人察觉。可是本能的直觉告诉我,我不能一个人走。但死亡离我们太近了,引开了猎人之后,母亲也死了。我带着伤,苟延残喘地走到溪涧……山上箭如雨下,我顿时感觉生命有多么的脆弱。可是,你们来了,不仅救了我,还为我治伤,喂我餐饭,也不把我驱赶,就像我的家人……过了很久之后,素娥却离开了你,你便入了道观,把我放归紫蓬山……此去经年,你已修仙得道,成了散仙。而我灵息未足,可心里对你的感怀,却依旧浓烈……我多想代替素娥守在你的身边,为你分担一点愁思,减轻一份苦楚……”
玄真子先前的严肃全然不存,只是长叹了一声,挥袖道:
“诶……万物有灵……只是你取代不了她……我不会杀你。你,快走吧。”
少女心中一道灵光闪过,并无丝毫退却,而是扯着他的云袖,抽噎道:“不,我不走……我可以,我可以的!你可还记得?在紫蓬山的翠壶林中,一条玉带蜿蜒流过,小桥别架,就像此情此景,你挽着素娥,走在幽径里,互诉心曲。这是多么美妙的意境!你回想看那如花美眷的身影,你和素娥,像不像你和我?你挽着素娥,像不像牵着我的手?竹林荫下,那双甜蜜的身影……又像不像你,像不像我?”
“不要再说了!”
“不!我要说,我可以的!只是你不愿接受我,不愿接受现实!忘了她吧,素娥她不会回来了。你可以拥抱另一段情感来治愈你的疮痍……一直流着血的心,总有一天会失去生机的……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你若肯睁眼看看我,我偏不信你两眼皆空!”
玄真子正要返身而去,少女却猛地扑在他的怀下,满含深情地与他相吻在一起!
玄真子的心中仿佛注入一股浓烈的热流。此情此景,似带他回到那一夜,与素娥挚情相吻的那一夜!小时候,当寂寞时,他喜欢抱着剑,只知道剑的冰冷。自从那一夜后,他才真正明白,剑是冷的,可是人却是无比的炙热……
他的防线已经全盘崩溃,血肉的外壳仿佛渐渐融化,舌尖双双交触在一起。幽寂的山径里,唯能听见一阵又一阵猛烈的喘息。
“你还要走吗?你还要走吗?”少女含情的双眼射出一道诱人的寒光,直照见玄真子干涸的心田,而他的眼里也已满是迫切、满是渴求。
“不……不,不会的!”他搂着少女光滑的脊背,双手像着了魔一样感受着肌体的舒适。他知道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骨骼不一样,身体也不一样。而此刻,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痛快地享受这份与众不同的美妙。
少女嫩如春葱的玉指娴熟地替他解开衣带。他狂乱的指尖也不停地摸索着,不经意间已扯烂了少女的银纱,袒出诱人的玉峰。这真是世上最富有弹性的乳房,如六月天里的荔枝,饱满而水润,缀着两粒粉嫩的樱桃。而在激情的催动下,果实已完全成熟!
脆弱的灵魂占据着幼嫩的躯壳。他的涎渍已涂满了少女姣好的脸庞,但却毫不甘心,直到淹没她的玉颈,淹没她的胸脯。唇齿咬住了樱桃,像宰割猎物一般撕咬,吮吸着甘甜的汁水,肌肤间的隔阂也因此变得越来越细微。身体间摩擦的知觉真的很美妙,玄真子只觉身体中的热流越发澎湃,再也按捺不住,无法回头!
少女却也自鸣得意。只因淫靡的放纵下,散仙的真气正源源不断融入她的骨髓。无论是修真的灵气,还是原始的本性,都令她惊叹这世上没有比他更加出色的男人。
随液体蒸发而逝去的痛苦越发不可估量,血肉的外壳也仿佛在空气中升华。少女却突然遏止了他,娇声道:“先别急!现在我问你,我和素娥……哪个更值得你爱?”
“除了她,我再没有尝过像你这样的美丽!”
“难道你还尝过别的禁果?”少女诧异道。
“在素娥之前,我品过很多人的身体,可是没有一个能比她更棒的身体……”
少女不禁暗暗垂泪,想到:“可怜的素娥,你大概至死也没想过这个男人爱的,其实只是和你春宵一刻的快感吧?难怪他也只能做个散仙,看来心术并未正轨。糟糕,啊……”正思量着,突然的痛楚却打断了千头万绪。玄真子的双眼望着她,眸里既满含着深情的怜惜,却也渴望给予她锥心的折磨!
“你,真的比她优秀了很多……”
“谁……”少女不住地喘息着,“素娥吗?”
他只是浅浅地冷笑,说道:“你知道男人做这种事,为什么不喜欢找纯情的小姑娘吗?尽管稚嫩的身体摸上去会舒服些,可是能够得到的快感却是没法和淫妇相比的!”说罢,他越发发狠了,仿佛眼前的她只是一个满足发泄的工具。
渐渐地,玄真子的唇边已不再有先前的焕发,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青紫,他的眼眸也不再明亮,而是充满了邪欲,充满了饥渴。他虽并未察觉,少女却很明白,这是因为春宵一刻的纵欲已经让他泄尽了仙人的本质,渐化成魔了!
可她毫不同情,反而讥笑着:“你只有这样了么?不是要给我快感,快点啊,神仙的本事也这么卑微么!”
“我……我……”玄真子的喘息越来越痛苦,呻吟也越来越短促,渐渐地,四肢已失去了挣扎的气力,神智怔了怔,竟满面苍白的瘫倒了下去,双眼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明亮!
少女信手扯来一张巾帕,不住擦拭着满是湿润的身体,瞪着地上的玄真子,说道:
“还真有两下子,妖圣淳于重楼玩过那么多的男人,你竟然是抵挡了我最久的一个……不过这可是有代价的!”
烛光一闪,少女已如狼似虎,朝着玄真子的遗体扑了过去,竟是见血的撕咬,仿佛不将他变为一具骸骨便在所不惜。谁能想象刚才还缠绵悱恻在一块的人,此刻竟会成为她充饥的猎物!
舔干最后一丝血迹,少女已备感自足。此时她的功力已略有进益,被锥心刺所伤的元气已渐渐恢复。但她还是忍不住望着玄真子阴森的骨骸,哂笑道:
“好了,小家伙。欲望的时光很美好,不过都不可能太长久,而且都需要筹码。话说回来,我现在终究是吃了他,可是能杀我的人想杀我时,我依旧很脆弱。让我想想……听说阐教的雷震子和金庭山的韦护道行都不浅,若是吃了他们,佐我先前功力,只怕三清也要让我三分……是这样的吧?喂!你说呢?”她对着身旁的骸骨浅浅地冷笑道。
“哈哈哈,你们,都等着我吧!”
说罢,她裹上一缕轻纱,一声长啸,凌空而起,朝着东方的天际驰去。如一道残光,打破了静寂的拂晓。而这场梦魇,却无人能够察觉……
梁羽生家园,梁迷网络的家http://www.yushengbbs.net

1544

主题

4万

帖子

15万

积分

武林名宿

程序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56408
声望
93909 声
银两
3500809 两
帖子
44198
精华
9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9-6-14
最后登录
2019-6-26
 楼主| 发表于 2013-6-26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眷恋

  这是一个露浓烟轻的夜晚。晚风低唱,斜月徘徊,红花枕着绿叶入眠,溪泉扶着大地息声。几声雁鸣聒碎了天边的霜月,却无法阻挡这宜人的气息染透人的心田!
  清虚观内,玄真子守着窗儿,掌着昏灯,秉烛夜览,只为参悟青书中的玄机妙法。
  不知过了多久,古寺的钟声隐隐传入他的耳畔,东方也开始敞亮起来,他才顿感倦意涌上心头,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又轻轻掩上了窗户,满意地靠向床边。
  正当他恹恹欲睡之时,却忽觉一股凉意袭来,搅得他心神烦乱。他猛地一睁眼,只见窗扉洞开,迅厉的风早已蹿满了整间居室。
  玄真子连忙起了身,步向窗台,阖上了窗户。但他心中却不免忐忑起来,这月朗风清的夜里,也不知是哪里跑来的阴风,竟能这样将他戏弄?
  可他的眼皮确乎是太沉重了,便也不愿再理会什么。遣身回转,他已一头跌向了床沿,正待美美地酣睡一觉。他也仿佛是置身于梦境,只嗅到一缕缕栀子的清香,是那么的诱人,忽然,耳畔隐隐传入了几丝温馨的絮语,徐徐倾诉着:
  “公子……你怎么……不看看我呀?”
  这话音极为阴柔,一如幽咽泉流,又如间关莺语,恍若一阵春风习习,吹醒了无常的万物。
  玄真子梦醒未半,魂离天外,似枕着一阵清风,飘摇在幻梦之中。渐渐地,他舒开睡眼。只见四周一片夜色溶溶,风前月下,一条清溪如玉带般蜿蜒匍匐,静静流淌。不远处,一位婀娜的少女孑立溪上,似与这祥和的月色融为一身。
  忽然,那名少女有了声息,向这边蹒跚步来,乘着和风,踏着霜月,步点盈盈,宛若天边的一抹云霞。
  她忽而驻足溪畔,将身轻轻背向玄真子。三更的月光为大地镀上一层银霜,只见在月光的陪衬之下,少女的形影显得别样雍容。她的一匹乌发流肩,湛湛的青丝格外入眼,却时而为清风拂乱。她忽又傍坐溪上,对影梳妆,仿佛俯吻悠悠的碧水。娴静若水的她,总能将因风紊乱的丝发抚慰得无比柔顺。
  玄真子端望着她的形影,心中一阵骇然,竟觉对这素昧平生的女子有着几分莫名的亲近。她的身影,她的轮廓,她的步履,怎生会令人如此的熟悉?他几回探首,细细端详着这似曾相识的形影,不由得想起了深住在他内心里的那个人,那个与他诀别已久的爱人。这个人会是她吗?他不敢相信,此时此刻,他简直难以给予自己的双眼一丝一毫的信任。
  少女梳着妆容,时而窃笑几声。她的笑,是银铃击荡时清脆的旋律,是夜莺传情时动人的悲歌,似泣似喜,却是那样的令人难以捉摸。伴着一声声的浅笑,她的手指从唇吻边渐渐滑下了颈项,指尖略带的涎渍划出一道道淡淡的波纹,延向玉体的深处。指尖微微颤动,罗裳轻解,恍若褪下一缕缕无暇的云彩。
  渐渐地,肌肤的韵调开始在月色中鲜明。崭露在风霜里,一对雪肩如削,好似泛华流光的白璧;一双玉臂如裁,腴而不赘,纤欲透骨;腰枝如剪,胜似妙手丹青笔下浸着万丈春光的三月花梗,在微风中,暗暗透香。
  玄真子痴望着娇花照水的少女,心乱如麻。他却终究是个清心寡欲、修身引戒的人,怎能放纵皮囊里这点原始的兽欲横流,可他也终不肯就此离去。正惘间,只听得一声巧笑嫣然,问:“在想什么呢?”
  玄真子吃了一惊,抬眼时,不由得悚然汗下。那少女绾好了发髻,理好了云鬓,身上却只裹着一层银纱,影着无限曼妙的春光。
  “怎么见了我这样地见外?”玄真子汗流涔涔,冰艳的少女却莞尔一笑,挪着步子,身体贴向他的胸膛,两颗晶莹的乳粒迎风挺立,分外逼眼,分外诱人。
  玄真子已经全然僵滞,就像一把尖刀比在他的脖子上,不敢有纹丝的举动,更不敢正视这个人,尽管眼前的这一切是让人多么望眼欲穿。
  “你……你是……素娥?”
  少女先是诧异了一下,忽然灵光一现,语笑颜欢:“好聪明,一猜就准。”
  玄真子的声音颤抖着,问道:“素娥?真的是你?!”
  “是我!是我!”少女一片欢悦浮在脸上,简直快要扑进他的怀里,“好哥哥,你可真会想死个人儿!你我从小定下来生的耳鬓厮磨,如今月明星稀、桃李吐艳,芍药见了也要低眉欠腰。春宵一刻值千金,哥哥,你还等着什么哩!可知我的心儿等待了多少日日夜夜!”
  说着,她擒住玄真子的手便往自己心口捧去。
  “是啊。素娥,一别数载,你我真该好好叙叙。为什么不先穿上衣服?着了凉如何是好?”
  少女却一个劲地摇头,“不!我要和你了却心中的夙缘。来吧,吻我一下……然后,吻我身上所有你想要的地方……”
  “好啊。可是,你为什么不站过来些?”
  少女动了动身体,将脸贴了过去,丹唇轻绽,等待着下一刻的美妙……可是,她忽然瞪大了双眼,还来不及喊出任何声音,只觉心口一阵剧痛,跌倒在地上。缓过神时,只见玄真子手中不知几时多了一把锃亮的匕首,正是清虚观独门兵刃锥心刺,渗着她浓浓的血渍!
  “你——你……”
  “你什么你?大胆妖孽!竟敢卖露色相,眩惑本尊,简直不知死活!素娥早已长眠地下,纵是起死回生,又怎会似你那般狐媚淫靡?适才一剑,我虽未刺你要害,然纵使你有千年道行,法功也已然被我破除。今后严规守矩,尚有生路;作法害人,必是挫骨扬灰!”
  “哼——”少女却冷笑着,“人族我同类,戮我生灵,尚不知悔过。我方兴未艾,杀人寥寥,便要被人反杀。天理何在?天理何在!”
  “住口!万物章法,生杀取夺,自有天理昭彰,岂由你胡作非为!妖即是妖,位劣分卑,岂能混谈?!”
  “好,好一个位劣分卑!不过我不是来害你,我是来报恩的……”
  “巧言令色!我与你何曾交集,施恩何在?”
  “你自是不会记得我……素娥死后,我也被你放归了山林。”
  玄真子心中怦然,沉吟良久,若有所思,却又疑虑重重,支吾问道:“你……你是……”
  “没错,我就是你们在紫蓬山涧救下的那只银尾幼狐。那时候,我才三岁,我的父亲被前来狩猎的人抓住,用尖刀活生生挑开了它的皮肉。我当时就在一边,母亲用身体遮掩着我不被猎人察觉。可是本能的直觉告诉我,我不能一个人走。但死亡离我们太近了,引开了猎人之后,母亲也死了。我带着伤,苟延残喘地走到溪涧……山上箭如雨下,我顿时感觉到生命有多么的脆弱。可是,你们来了,不仅救了我,还为我治伤,喂我餐饭,也不把我驱赶,就像我的家人……过了很久之后,素娥却离开了你,你便入了道观,把我放归紫蓬山……此去经年,你已修仙得道,成了散仙。而我灵息未足,可心里对你的感怀,却依旧浓烈……我多想代替素娥守在你的身边,为你分担一点愁思,减轻一份苦楚……”
  玄真子先前的严肃全然不存,只是长叹了一声,挥袖道:
  “诶……万物有灵……只是你取代不了她……我不会杀你。你,快走吧。”
  少女心中一道灵光闪过,并无丝毫退却,而是扯着他的云袖,抽噎道:“不,我不走……我可以,我可以的!你可还记得?在紫蓬山的翠壶林中,一条玉带蜿蜒流过,小桥别架,就像此情此景,你挽着素娥,走在幽径里,互诉心曲。这是多么美妙的意境!你回想看那如花美眷的身影,你和素娥,像不像你和我?你挽着素娥,像不像牵着我的手?竹林荫下,那双甜蜜的身影……又像不像你,像不像我?”
  “不要再说了!”
  “不!我要说,我可以的!只是你不愿接受我,不愿接受现实!忘了她吧,素娥她不会回来了。你可以拥抱另一段情感来治愈你的疮痍……一直流着血的心,总有一天会失去生机的……你看看我,你看看我……你若肯睁眼看看我,我偏不信你两眼皆空!”
  玄真子正要返身而去,少女却猛地扑在他的怀里,满含深情地与他相吻在一起!
  玄真子的心中仿佛注入一股浓烈的热流。此情此景,似带他回到那一夜,与素娥挚情相吻的那一夜!小时候,当寂寞时,他喜欢抱着剑,只知道剑的冰冷。自从那一夜后,他才真正明白,剑是冷的,可是人却是无比的炙热……
  他的防线已经全盘崩溃,血肉的外壳仿佛渐渐融化,舌尖双双交触在一起。幽寂的山径里,唯能听见一阵又一阵猛烈的喘息。
  “你还要走吗?你还要走吗?”少女含情的双眼射出一道诱人的寒光,直照见玄真子干涸的心田,而他的眼里也已满是迫切,满是渴求。
  “不……不,不会的!”他搂着少女光滑的脊背,双手像着了魔一样感受着肌体的舒适。他知道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骨骼不一样,身体也不一样。而此刻,他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痛快地享受这份与众不同的美妙。
  少女嫩如春葱的玉指娴熟地替他解开衣带。他狂乱的指尖也不停地摸索着,不经意间已扯烂了少女的银纱,袒出诱人的玉峰。这真是世上最富有弹性的乳房,如六月天里的荔枝,饱满而水润,缀着两粒粉嫩的樱桃。而在激情的催动下,果实已完全成熟!
  脆弱的灵魂占据着幼嫩的躯壳。他的涎渍已涂满了少女姣好的脸庞,但却毫不甘心,直到淹没她的玉颈,淹没她的胸脯。唇齿咬住了樱桃,像宰割猎物一般撕咬,吮吸着甘甜的汁水,肌肤间的隔阂也因此变得越来越细微。身体间摩擦的知觉真的很美妙,玄真子只觉身体中的热流越发澎湃,再也按捺不住,无法回头!
  少女却也自鸣得意。只因淫靡的放纵下,散仙的真气正源源不断融入她的骨髓。无论是修真的灵气,还是原始的本性,都令她惊叹这世上没有比他更加出色的男人。
  随液体蒸发而逝去的痛苦越发不可估量,血肉的外壳也仿佛在空气中升华。少女却突然遏止了他,娇声道:“先别急!现在我问你,我和素娥……哪个更值得你爱?”
  “除了她,我再没有尝过像你这样的美丽!”
  “难道你还尝过别的禁果?”少女诧异道。
  “在素娥之前,我品过很多人的身体,可是没有一个能比她更棒的身体……”
  少女不禁暗暗垂泪,想到:“可怜的素娥,你大概至死也没想过这个男人爱的,其实只是和你春宵一刻的快感吧?难怪他也只能做个散仙,看来心术并未正轨。糟糕,啊……”正思量着,突然的痛楚却打断了千头万绪。玄真子的双眼望着她,眸里既满含着深情的怜惜,却也渴望给予她锥心的折磨!
  “你,真的比她优秀了很多……”
  “谁……”少女不住地喘息着,“素娥吗?”
  他只是浅浅地冷笑,说道:“你知道男人做这种事,为什么不喜欢找纯情的小姑娘吗?尽管稚嫩的身体摸上去会舒服些,可是能够得到的快感却是没法和淫妇相比的!”说罢,他越发发狠了,仿佛眼前的她只是一个满足发泄的工具。
  渐渐地,玄真子的双唇已不再有先前的焕发,取而代之的是浓重的青紫,他的眼眸也不再明亮,而是充满了邪欲,充满了饥渴。他虽并未察觉,少女却很明白,这是因为春宵一刻的纵欲已经让他泄尽了仙人的本质,渐化成魔了!
  可她毫不同情,反而讥笑着:“你只有这样了么?不是要给我快感,快点啊,神仙的本事也这么卑微么!”
  “我……我……”玄真子的喘息越来越痛苦,呻吟也越来越短促,渐渐地,四肢已失去了挣扎的气力。神智恍惚间竟满面苍白地瘫倒了下去,双眼失去了最后的一丝明亮!
  少女信手扯来一方巾帕,不住擦拭着满是湿润的身体,瞪着地上的玄真子,说道:
  “还真有两下子,我妖圣淳于重楼玩过那么多的男人,你竟然是抵挡了我最久的一个……不过这可是有代价的!”
  烛光一闪,少女已如狼似虎,朝着玄真子的遗体扑了过去,竟是见血的撕咬,仿佛不将他变为一具骸骨便在所不惜。谁能想象刚才还缠绵悱恻在一块的人,此刻竟会成为她充饥的猎物!
  舔干最后一丝血迹,少女已备感自足。此时她的功力已略有进益,被锥心刺所伤的元气已渐渐恢复。但她还是忍不住望着玄真子阴森的骨骸,哂笑道:
  “好了,小家伙。欲望的时光很美好,不过都不可能太长久,而且都需要筹码。话说回来,我现在终究是吃了他,可是对于能杀我的人,我依旧很脆弱。让我想想……听说阐教的雷震子和金庭山的韦护道行都不浅,若是吃了他们,佐以我先前功力,只怕三清也要让我三分……是这样的吧?喂!你说呢?”她对着身旁的骸骨浅浅地冷笑道。
  “哈哈哈,你们,都等着我吧!”
  说罢,她裹上一缕轻纱,一声长啸,凌空而起,朝着东方的天际驰去。如一道残光,打破了静寂的拂晓。而这场梦魇,却无人能够察觉……
羽生江湖广播剧社 梁迷的广播剧社
金枝托冷沁香寒,华苞欲绽慕朝颜。丹心意向何处系,随风绾处自天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4-3 09:03 , Processed in 0.125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