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26|回复: 4

[十七杀] 第四轮的

[复制链接]

26

主题

429

帖子

3330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30
声望
2528 声
银两
14548 两
帖子
429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07-8-30
最后登录
2017-5-3
发表于 2013-7-1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探商营杨戬救众将,上梅山孔雀捉元凶

且说商周金鸡岭大战,全仗孔宣一人,将西周人马杀得大败亏输,连擒一十七员将佐。直将周兵赶至西岐城内,吊桥高扯,闭门闭户,方才收兵。闻仲见孔宣骁勇,寻思破敌有望,大喜。一面将生擒将佐缚在后营,一面大排筵宴,为孔宣庆功。是夜众将欢喜,三军开颜,直痛饮至二更之后,方才散去。

再说西岐城内,来了西方教准提道人并大鹏,与子牙商议孔宣之事。子牙道:“今日众将被擒,只恐遭了毒手,虽不见众将首级号令,本帅心甚不安。如之奈何?”准提道人道:“不妨,我有一物,名曰:乾坤袋。可大可小,可将三山五岳,五湖四海装入袋中。可着杨戬走一遭,以此袋去救众将。可保无虞。”子牙大喜,忙命杨戬进帅府,如此如此,交代已毕。杨戬得令,取了乾坤袋,将身一摇,化作一只黄尾蜂,直奔成汤营飞去。

来至营内,杨戬遍寻众将,只见后营之内,有一大帐,帐外数十名甲士,团团围定,左顾右盼。莫非此处便是囚众将的所在?好杨戬,将元神遁出,朝手中吹一口气,叫一声:“变!”变出数十个瞌睡虫来,对那几十名甲士一把撒去,将众军迷了个东倒西歪,不省人事。杨戬大喜,仍变作那黄蜂,飞进帐去。

进得帐来,见有十数人,皆捆作一团,动弹不得。细看时,见有:邓九公、太鸾、邓秀、魏贲、洪锦、季康、柏显忠、苏护、苏全忠、赵丙、陈继真、晁田、晁雷、李靖、金吒、木吒、杨任,一旁又有前日被擒的黄飞虎、黄天化父子,共是一十九人,一个不差。杨戬大喜,见众将熟睡,忙飞至黄天化耳边,道:“道兄醒来!”天化猛醒,一听是杨戬声音,大喜:“幸道兄至此,我等得生矣!”忙将众将唤醒。杨戬便将众将松绑,对众将道:“我取了准提上仙法宝,名曰:乾坤袋。众将军可闭了眼,我将众位装在袋中,飞出营去,便可逃脱。”天化、杨任等人道:“此乃妙计,只是我等兵刃法宝,却在一旁帐内。需取了再走。”杨戬道:“不妨事,待救了诸位,我再取兵刃宝物。”便教众将闭了眼,将乾坤袋取出,呼啦一声响,将众人尽数装入袋中,杨戬仍变作黄蜂,飞出帐外。

杨戬在营中,又寻众将兵刃法宝,但见前面一帐,内中光华闪耀。飞进一看,大喜,见天化的两柄银锤、火龙镖、攒心钉,李靖的画戟、宝塔,金吒的遁龙桩,木吒的吴钩剑,杨任的飞雷枪、五火扇,并众将刀枪剑戟兵刃等物,皆在。遂又将乾坤袋打开,念动真言,只一下,尽数吸入袋中。杨戬喜出望外,将乾坤袋背在背上,朝帐外便走,却忘了变化。方出帐外,只见面前一将,大喝一声:“休走!”当头一鞭打下。

此人正是孔宣。原来,是夜庆功酒宴散去。成汤众将都去歇息,只有孔宣辗转难眠。寻思自己逆天而行,今日虽大破周兵,擒将无数,奈何阐教众仙皆保西周,若惊动十二上仙与太上、原始二位道祖,我孔宣怕不被碎尸万段?我虽有意为仙子报仇,却惹下此大祸。想来封神榜上,亦有我名。罢了,既如此,我孔宣速求一死,也可早日遇仙子团聚。想到此处,不由泪如雨下。忽心中一阵烦躁,叫一声:“怪哉!”屈指一算,将桌案一拍:“我道是谁?原来周营着杨戬前来救人。看我将他擒来。”忙命小校,去报闻太师知,今夜有人前来救将,众军需仔细,不得走了来人。

当下孔宣提鞭出账,忙奔后营而来,远远见数十名甲士东倒西歪,睡得如烂泥一般,鼾声如雷。忙进帐一观,哪有半个人影?大怒,忙喝道:“都起来!尔等走了敌将,可知是死罪么?”众军惊起,见如此情形,大惊失色,唬得连忙跪下,磕头如捣蒜一般,道:“我等冤枉!方才只一阵怪风,风中一股香气,便不知就里,昏睡过去。”孔宣道:“原来如此,定是杨戬道术,教尔等中计,非尔等之过也。尔等可速去报与太师并众将,今夜有杨戬前来救人,众将可布下网罗,生擒此獠!”忽然想到,若杨戬前来救人,必去取众人兵刃法宝。若如此,待我去擒他。忙赶至那帐前,听帐内悉悉索索,似有声音,便知是杨戬,遂候在帐外,将钢鞭举起,只待杨戬出来,一鞭打死。心意已定,正看见杨戬不加提防,走出帐来。便大喝一声,一鞭打去。

这一鞭打得如同平地起惊雷,铮然一声,正中杨戬顶门,只打得火星迸出。二人都吃一惊,杨戬虽是八九玄功,金刚不坏之身,却也吓得魂飞魄散。孔宣这边,只一鞭,实指望将他打死,不想打得虎口发麻,杨戬安然无恙,暗道:“杨戬竟是如此异人?不可小觑!”骂道:“好杨戬,敢夜探我大营,欺我营中无人乎?”

杨戬见是孔宣,忙取出三尖刀来,与孔宣刀来鞭往,战在一处。果然好敌手!约有二十余合,直杀得花团锦簇,热闹非凡,四面军士看的眼都花了。早惊动了闻太师并众将,忙至后营来看。见二将杀得难解难分,便恼了天君辛环,舞双锤前来助战。那孔宣见杨戬手中刀招数齐整,正是劲敌,便将肩头一抖,一道白光朝杨戬劈头盖脸刷将下来。杨戬见势头不好,知他身后的神光利害,化一道长虹走了。只剩闻太师等众将面面相觑。孔宣道:“西岐有此异人,不好破。若不先擒了杨戬,西岐稳如泰山也。”当下成汤营闹了一夜,不得清闲。

且说那杨戬回得营来,见过子牙并二位仙人。子牙见他颜色不定,便问道:“杨戬,你可是害了病了?”杨戬道:“吓杀,吓杀,饶是我师授我八九玄功,可避天地劫数的本事。今日见孔宣那神光,方知天外有天。所幸众将皆救了回来。”当下将乾坤袋一抖。众将但听耳中一声响,忙睁眼看时,竟是西岐相府大殿。子牙等见了,大喜过望。黄飞虎一见子牙,泣不成声,道:“不期有生之年,还能与丞相相见。”子牙忙将飞虎扶起,好言抚慰,便命众将前去歇息。众将忙谢过准提道人并杨戬。天化谓杨戬道:“道兄法术惊奇,真是可羡。”杨戬道:“毕竟道法不同,各有玄妙。道兄有火龙镖、攒心钉,阵上打将本事,胜我十倍。”众将皆大笑,当夜无话。

次日,成汤营内炮响连天,孔宣全身披挂,上马持刀,对太师道:“太师,今日我定要将杨戬擒了。出我胸中恶气。”太师道:“如此甚好,我与众将也助你一臂之力!”遂点齐人马,大刀阔斧杀奔西岐城下,众将排列两旁,齐声叫骂,只叫姜尚等出城受死。

但听三声炮响,西岐城门大开,周兵鱼贯而出。无一时,列成五方阵势。门旗开处,子牙乘四不像而出,左右两边,数十元周营战将排开。周营众将咬牙切齿,跃跃欲试,皆欲杀孔宣而后快。孔宣见前日擒的将佐一个不少,都在对面。大怒,飞马而出,骂道:“杨戬,我知你道术非常。昨夜被你救了众人,我心甚是不甘。来来,今日某与你一分雌雄,决一死战!”

杨戬听罢,不由双眉倒竖,怒气填膺。紧了紧甲胄,擎三尖刀在手。正要出马时,一旁大鹏将杨戬拦住,道:“道兄不要忙。今日不为厮杀,只为收服孔宣。若道兄信得过我,且看我去与孔宣计较。”杨戬称善道:“既如此,有劳道友。”便走马回阵,一旁观战。

孔宣只等杨戬前来交战,不料对面周营,走出一位道人,皂袍麻履,背上背一口剑,细看时,竟是自家兄弟大鹏。孔宣心中不解,乃问曰:“兄弟,你不在东海修行,来此作甚?”

大鹏道:“兄弟,我只为你来!一别数年,你在商朝为官,玉带围腰,甚是自在。可知你保纣王,乃是惹天怒人怨的祸乎?”孔宣一听大鹏言语,心中凄惨,想我孔宣,为报我母守殷商数百年香火之恩,抛却仙侣,只身入朝,此中心事,竟无一人知。便道:“兄弟,那日我曾说。你我之母,玄鸟凤凰,受殷商几百年香火,我不忍看他国祚终于此时,便出深山,来至朝中,鞠躬尽瘁,尽心尽力。今日拼着一死,来到此间。兄弟,我这心意,旁人不知便罢。你我一体同出之兄弟,也不知么?”

大鹏道:“兄弟心意,我岂不知?你对我讲,便是保了纣王,也不将身至西岐。今日你却食言。想西岐天生圣主,人心所向,三分天下,二已归周。纣王无道,良臣去国。你且看周营一干众将,黄飞虎、邓九公、苏护,哪个不是忠臣?偏你一人是忠的乎?兄弟,你听我言,速速下马归降,可得善终。若执迷不悟,纵周营内无人是你敌手,那昆仑山上,八景宫、玉虚宫中,也无人是你敌手么?早弃干戈,方是正途!”

孔宣听大鹏一席话,情深意切,几乎落泪,便道:“兄弟之言,孔宣自然明了。但云霄仙子之仇不报,我心不安。便是阐教十二上仙尽数在此,我也是一般言语。便身赴封神台,亦无半句怨言。”大鹏道:“兄弟,你若知云霄仙子是遭奸人蒙蔽,便当如何?你可知兄弟我亦是受了邪术,险些命丧封神台又当如何?”

孔宣听得吃了一惊,问道:“兄弟何出此言?你为何险些命丧封神台?”大鹏道:“遥想数年之前,兄弟你在朝中为官,我在蓬莱修炼。不期一日,见大水淹了陈塘关,我一怒诛了四海龙王。那龙王死前道,乃是东海妖王差遣。数年之中,东海一日不得安生,凡人出海,必遭不测。那日我便去那波涛之中,去寻妖邪踪迹。不想遇了淳于重楼那妖孽,他以女色诱我,要取我元阳。我一掌将他打翻,不料他身后一团黑气,我一见时,不由目眩神迷,竟失了心,由他摆布。便现了原形,直飞往岐山封神台来,一心要将那封神台拆了。来至封神台上,只一击,便将五路神打得形神俱灭。又打那台上封神榜时,被那榜上灵符灼伤,命在呼吸。亏十二金仙将我元神困住,燃灯老师颂清心咒三日,方才解了我身上邪术。你与那截教人皆云阐教视他教如无物,若果真如何,那玉虚门人为何救我?我知那赵公明亦是中了此术,方才命丧西岐。云霄现在正是因公明之死前来报仇,需知他姐妹三人不知兄长因何而死。若知,怎肯到此白白送命?兄弟,今日我讲你知。这三仙子的仇,记不到阐教头上。你需去东海,将那一众妖孽尽数屠戮才是。兄弟,这一番言语,你需明了。”

孔宣听罢,默默不语,暗道:“那淳于重楼对我言讲,道是妖王蚩尤降世。今日看来,以邪术算计我兄弟与赵公明的,皆是蚩尤。若是如此,仙子之仇当如何?若是报仇,需朝玉虚宫寻仇乎?闻太师前日已遭败绩,我若就此打住,这十几万人马岂不尽遭毒手?莫不如我孔宣一不做二不休,且与他玉虚宫比试一番,若天教我上封神榜,我去便是!”沉吟半晌,忽哈哈大笑三声:“兄弟,你这些言语我已知。但仙子之仇,孔宣不能不报。我可不与周营为敌,但玉虚门下门人需来与我见阵。若孔宣输了,就此回转深山便罢。若是阐教门人输了,免不了我孔宣要血祭仙子了!”阵上准提道人听孔宣那三声笑,眉头一皱,道:“不好,此笑甚邪,莫不是孔宣亦着了道?”将眼看去,果然见孔宣周身亦是一团黑气。

大鹏闻言大怒,道:“孔宣!我费尽唇舌,你痴迷不悟!也罢,今日我替子牙公解困,免不了与你交手一番。你我兄弟千年不曾动手。今日兵戎相见,莫非天意乎?”其声甚悲。但见这道人将身一抖,现了原形,起在空中。好厉害:好似空中一片乌云,将天都遮住了,霎时狂风大作。孔宣那大鹏飞在空中,道:“你我虽是兄弟情深,今日也不免各为其主!”忙把顶上盔挺了一挺,有五色神光直冲牛斗,横在空中。众人皆看不清,只听见空中有天崩地塌之声,那大鹏与神光空中相搏。有两个时辰,只听得一声响亮,那神光仿佛五道雷,把大鹏打下尘埃,似。大鹏收了法相,爬将起来,道:“兄弟,原是你厉害。只是你逆天而行,只恐将来追悔莫及!”便长叹一声,不再言语,跛着足,回归本阵。

当下准提道人道:“子牙公,这孔宣想是也着了道。”子牙道:“若如此,如之奈何?”道人道:“不妨,且看我降他。”便走出阵来。孔宣见那道人,问道:“那道者通个名来!”道人道:“贫道与你有缘,特来同你享西方极乐世界,演讲三乘大法,无挂无碍,成就正果,完此金刚不坏之体,岂不美哉!何苦与此杀劫中寻活耶?”孔宣道:“那道者。纵西方快活,然此间有事未完,我岂能去?你等不消说了,不必劝我。我不将姜尚生擒,誓不甘休!”

大鹏在阵上听孔宣如此说,不住摇头:“我那兄弟为何如此好勇斗狠?”子牙道:“想是和你前日一般,中了妖邪之法。”大鹏吃了一惊,便落泪道:“子牙公,若是如此,还需请燃灯老师来。若非如此,我兄弟性命休矣。”子牙道:“不妨,可先看准提道人手段。”

当下阵上准提道人道:“道友,可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你我终是有缘,你五色神光虽是厉害,却伤不得我。今日你若自恃道术,可将神光来刷我。”孔宣道:“你教我刷你,莫要后悔!”当下肩头一抖,一道红光从空罩下。只见那准提道人,在光华之中不为所动,乃作歌曰:

“功满行完宜沐浴,炼成本性合天真。
天开于子方成道,九戒三皈始自新。
脱却羽毛归极乐,超出凡笼养百神。
洗尘涤垢全无染,返本还元不坏身。”

孔宣见了,便笑道:“你也有些手段。”双眉一挑,后背五道光华一齐刷将下来。那准提道人不慌不忙,起在空中,那五色光华只在道人身边打转,近不得身。准提道人道:“道友,你身犯红尘,烦恼无穷,快随我往西方极乐世界去罢!”但听空中一声雷响,在孔宣五色神光之中,现出一尊圣像来,十八只手,二十四首,执定璎珞伞盖,花罐鱼肠,加持神杵、金锉、金铃、金弓、银戟、幡旗等件。准提道人作偈曰:

“宝焰金光映日明,西方妙法最微精。
千千璎珞无穷妙,万万祥光逐次生。
加持神杵人罕见,七宝林中岂易行。
今番同赴莲台会,此日方知大道成。”

但见孔宣双眸赤红,周身一团黑气腾空而起,朝准提道人扑来。准提道人用加持宝杵一指,但见空中金光灿灿,那黑气登时消散,无影无踪。孔宣在地上,如大梦方醒,朝空中呆呆望去,道:“原来如此,我亦中了邪术矣。”便朝那圣象一拜,道:“老师,我孔宣心中无限烦恼,为我母报恩为其一,为仙侣报仇为其二。望老师指点!”

准提道人也不答,只在空中诵道:“‘世尊,我今得闻如是经典,信解受持,不足为难。若当来世,后五百岁,其有众生得闻是经,信解受持,是人即为第一希有。何以故?此人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佛告须菩提:‘如是,如是!若复有人得闻是经,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甚为希有……如我昔为歌利王割截身体,我于尔时,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何以故?我于往昔节节支解时,若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应生嗔狠……菩萨须离一切相。’”

孔宣听罢,不由哈哈大笑。此一番大笑,与前番大不相同,并无半点邪气。大鹏在阵上听了,喜道:“亏准提老师道德高神,我兄弟今日大道成矣。”当下孔宣将身一抖,将身上甲胄尽数抖落,又那柄斩将大刀一折两段,遂双掌一合,道:“老师,今日孔宣便皈依了。”当下准提亦收了法相,与孔宣到西周阵上来。

子牙道:“多谢老师大法无边。”又对孔宣道:“道友今日得成正果,真可喜可贺。”孔宣还礼道:“前日伤周营无数军将,贫道心中甚是不安。”当下黄飞虎道:“既老师皈依正果,前尘往事,又何必提。”当下孔宣与准提腾空而起,有五色祥云紫雾盘旋,径往西方去了。正是:

伐罪吊民诛独夫,西周原应玉虚符。
自无血战成功易,岂有纷争立业殊。
孔雀逆天皆孟浪,金鸡阻路尽支吾。
休言伎俩参玄妙,总是西方接引徒。

当下准提道人阵上收了孔宣,二人同往西方去了。成汤阵上,闻太师并众将无可奈何,目瞪口呆。当下恼了闻太师,大骂道:“气煞我也!竟以妖法蛊惑我大将,殊为可恨!”催黑麒麟,摇双鞭出阵。早有杨戬一旁出马使刀接住,道:“闻仲慢来。孔宣前日伤我将佐无数,今日被准提老师所收,得成正果。所谓天数,便是如此,有因有果。你急什么?”太师默默无语。当日两军一场混战,各自收兵。

按下西岐征战不表。且说那轩辕坟三妖,奉女娲娘娘旨,混入纣王宫中,魅惑天子,以助日后武王伐纣。然此三妖在宫中日久,早舍不得这锦绣皇城,又兼纣王乃天之骄子,力大无穷,每日颠鸾倒凤,谙熟床笫之事,也将那三妖侍奉得好不快活。早将助武王伐纣之事忘得一干二净。

又数年。忽然一日,见鹿台上妖气冲天,只吓得三妖战战兢兢,不住咋舌,不敢仰视。那喜媚与王贵人谓妲己道:“阿姐,我三人中数你有见识,这是哪一路道友,竟有如此威势?”那妲己一望便知,笑道:“不要慌,此乃我那义兄到了。二位妹妹随我去见他!”

是时天子酒醉,早睡得鼾声如雷。三妖便轻轻起身,驾起妖风,如一阵青烟,早来在鹿台大殿之上。只见那龙椅之上,坐定一人,那人生得虎体熊腰,身长过丈,白面金睛,甚是威武。那人见来了三妖,内中认得妲己,便笑道:“贤妹,别来无恙。”

妲己盈盈一笑,轻摇杨柳腰,走到那人跟前道:“义兄,数年不见,想煞妹妹了。”用手招喜媚、王贵人上来,道:“二位贤妹,我来引荐。此是我义兄,梅山七杰之一,姓袁名洪,乃千年白猿得道。他有通天彻地的本事,乃妖中魁首也。”又谓袁洪道:“此乃我两个妹妹,一名喜媚,一名王贵人。”三妖彼此见礼。

当下妲己问道:“义兄,这几年你到何处去了?妹妹四处寻不见兄长。”袁洪道:“一言难尽也。贤妹有所不知,我如今归顺了蚩尤妖王,向他称臣。妖王前日派我往西岐走了一遭。我知闻太师西岐兵败,那姜尚不久便要东征。寻思妹妹你尚在纣王宫中,若姜尚大兵一到,恐纣王必被屠戮。到时,妹妹孤苦伶仃,无所依靠,故此到此,特来告知。”

妲己怎样人,冰雪聪明,早知其意,想这许多年,女娲那边,三妖早不听号令。若如今万妖之王蚩尤复生于东海,若投了东海,便是女娲娘娘那边,也无可畏惧。便轻轻坐在袁洪怀里,娇滴滴道:“兄长果是有情有义的真男子。如此大恩大德,小妹无以为报。妖王那里,还望兄长引荐。”袁洪道:“妹妹是自家人,如何说两家话?如今我乃妖王驾前第一员猛将,日后万妖齐聚东海,兵伐中土,我便为帅。妹妹守在袁洪身边,便是昆仑山上人,也需近不得妹妹身。”

那喜媚、王贵人在一旁听着,见妲己不住以目传言,便知端的。便一并来至袁洪身边,将身贴了过去。二妖道:“我等在宫中久已苦闷,今日见了袁兄,知兄乃非常人也。况兄长与阿姐乃是兄妹,阿姐与我二人又曾有一拜之交,若兄长不嫌,我二人今日便与兄长结拜如何?”

那袁洪乃是天地间一精灵,便修行千年亦难忘爱欲。今日见三妖一个胜似一个,皆有倾国倾城之貌,闭月羞花之容,早禁不住春心荡漾。便大笑道:“若二妹有此意,袁洪求之不得!来来,愚兄且看二妹修为如何。”便一把将喜媚揽入怀中,将手按在酥胸便揉。那王贵人与妲己便也宽衣解带,同钻入袁洪怀中。当下,那四妖便在鹿台之上,翻云覆雨,阴阳相采,不亦乐乎。

四妖正行云布雨间,袁洪问王贵人并喜媚道:“愚兄比纣王如何?”二妖道:“那纣王乃是凡人,肉体凡胎,形神昏暗,又兼亡国将近,气数不济。兄长天地间一金仙,与日月同辉,上天入地的本事。那纣王与兄长相比,不及万一。”

袁洪哈哈大笑,道:“二位贤妹真自家人也!”口中说着,心中暗道:“那纣王毕竟贵为天子,前番我欲害他,化作纣王形骸,盗他天下,以助妖王。不想他气数未尽,天地间无数神灵竟还在护他,教我不得下手。这二妖今日之言,便有七分真心,亦有三分应付于我。我前日去西岐,本欲伤了武王,不想那姬发小儿气运更胜,更兼西岐能人异士甚多,无法动手。如今若是三妖肯助我,即便伤不得纣王,我将他囚在某处,亦可幻化他形貌,取他天下。我且试他三人,若肯助我便罢。若不肯助我,我便借此时,将他三妖吞了,助我修行。”

主意已定,袁洪便将心事和盘托出。直听得那三妖慌慌张张稳不住三魂,战战兢兢惊飞了七魄,直愣愣呆作一团。想那纣王乃是天子,大福大贵之人,若是国祚未到终时,便是女娲娘娘亦不敢伤纣王性命。莫说不能动手,想那三妖,皆是千年修行,若是寻常人等,早被吸成人干了。那纣王便是每日酒色荒淫,也仍可拉硬弓,骑劣马,提刀斩将。故而三妖便知绝不可为。当下那喜媚与王贵人正欲开言,只见妲己以目视之,便不再言语。

妲己道:“若兄长有意如此,我姐妹三人自当鼎力相助。只是兄长亦知那纣王乃是天子,我等法力卑微,怕是难伤他。该与兄长计议周翔,方可动手。那时,但凭兄长调遣便是。此时春宵无限美好,兄长莫辜负了良辰美景。”便使开神通,将魅惑纣王的本领尽数施展,将那袁洪弄得几乎魂儿也飞出壳来。袁洪喜道:“贤妹言之有理,。”当下不提诛纣王之事。四妖兴云作雨,淫声四起,乐在其中。

四妖兴意正浓,忽听空中有人弹剑作歌,细看时,乃是两位仙家,飘然而下。一个带扇云冠,穿水合服,面似银盆,长着三只眼。一个五捋长须,背后有五道光华,手持一支金鞭。袁洪见了,饶是他本领通天也吃一惊。当下那两位仙人到,见四妖正行淫乱之事,都脱得赤条条的,便道:“孽畜,看你哪里走?”
首先:风府在游戏中的表现只代表他的游戏态度,不代表风府本人的人品。 虽然我砍队友,出卖队友,演戏,说谎话。但是,我还是那个正直、善良、怜香惜玉、坚持自我的——张!风!府!

26

主题

429

帖子

3330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30
声望
2528 声
银两
14548 两
帖子
429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07-8-30
最后登录
2017-5-3
 楼主| 发表于 2013-7-1 0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没完,一会儿公司有事得出门。回来继续赶工
首先:风府在游戏中的表现只代表他的游戏态度,不代表风府本人的人品。 虽然我砍队友,出卖队友,演戏,说谎话。但是,我还是那个正直、善良、怜香惜玉、坚持自我的——张!风!府!

26

主题

429

帖子

3330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30
声望
2528 声
银两
14548 两
帖子
429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07-8-30
最后登录
2017-5-3
 楼主| 发表于 2013-7-1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四妖兴意正浓,忽听空中有人弹剑作歌,细看时,乃是两位仙家,飘然而下。一个带扇云冠,穿水合服,面似银盆,长着三只眼。一个五捋长须,背后有五道光华,手持一支金鞭。袁洪见了,饶是他本领通天也吃一惊。当下那两位仙人到,见四妖正行淫乱之事,都脱得赤条条的,便道:“孽畜,看你哪里走?”

当下袁洪推开三妖,起身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孔宣与杨戬到了。你二人一个保武王,一个保纣王,怎么一同来了?”孔宣二目圆睁,心中火发,直喷将出来,道:“两国征战,虽是紧要。但除妖也在眼前。若非准提老师法力无边,我岂知是你这妖孽从中作梗?”袁洪笑道:“我本已凭定魂钟定住你元神,不料那准提果是厉害,那加持宝杵一击之下,竟将我这定魂钟打得粉碎。”孔宣怒道:“那赵公明与大鹏,想必也是你所为。”袁洪道:“正是!他二人虽是厉害,你却胜他十倍。本指望凭你一人,将西岐尽数剿灭,不道他准提道人一旁又生枝节,使我前功尽弃,殊为可恨!”

孔宣道:“若非准提老师那一击,吾等还皆不知是你这孽畜作怪。你那定魂钟从何处得来?”袁洪道:“那件宝物乃是蚩尤皇帝交予我。今日既二位到此,且听我一言:方今蚩尤皇帝降世临凡,万妖齐聚东海,不日便将西征。到时,便是昆仑山上,玉虚宫、八景宫,亦非敌手也。如今阐教、截教各保周商,自相攻伐,吾皇正欲坐收渔利。那太上、原始、通天三道祖,只顾胡乱将门下弟子尽数写上封神榜,怂恿商周大战,可有半点慈悲心肠?我看二位道友皆有经天纬地之才,何不就此归顺妖王,他日妖兵杀回中土,需少不得二位富贵。我金玉之言,二位不可不听。”

杨戬骂一声道:“好妖孽,还敢以巧言诱我?今日我二人来此,专为捉你。死到临头,还有何话讲?”

袁洪却不理会杨戬,只谓孔宣道:“你爱侣遭阐教残害,我不为他报仇,今日却与阐教人同路而行,羞也不羞?你虽归了西方教,怎比东海快活。我恩姐淳于重楼前日好言劝你,你不听,故有日后的厄。今日再不可执迷不悟,坐失良机。”

孔宣正色,打稽首道:“善哉。你这妖孽,还敢胡言乱语不成。若非你以妖法害了赵公明,岂有日后之祸?今日便要将你碎尸万段,为仙子报仇!不要走,看鞭!”仗步持鞭,来打袁洪。那袁洪不敢怠慢,将身跳下龙床,掣出一条镔铁棍来,与孔宣战在一处。杨戬一旁,使三尖刀来助战。那轩辕坟三妖见了,也使开兵刃,妲己用双刀,胡喜媚用两口宝剑,王贵人用一口绣鸾刀,杀入战团。四妖虽衣衫不整,但因是妖孽,顾不得羞耻,只顾死命相斗。一时间鹿台之上狂风大作。六为仙妖各用法力,直杀得天昏地暗。

且说六人死命相斗,斗了多时,一边先输将下来。原来那三妖魅惑君王虽有本事,终因是女流,气力不济。数十合之中,只杀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孔宣并杨戬见此形状,精神倍涨,将四妖死死裹住。那袁洪见不是头,心生一计,乃偷偷一指纣王龙床,化作袁洪模样,真身早借一阵妖风走了。孔宣正战之间,心如火发,一声吼,一鞭正中袁洪顶门,只听咔嚓一声,将那龙床打得粉碎。虽今日入了西方教,孔宣敢殷商敬母之恩,对纣王颇有忠心。见此妖睡了龙床,与三后淫乱,深恨此妖。见那龙床打得粉碎,孔宣甚是懊恼,骂道:“无耻妖孽,竟以此计哄我!”乃谓杨戬道:“道兄,这三妖交予你。我且去追他。”孔宣说罢,将身一纵,起在空中,朝四下望去。只见东方一阵妖气,绝尘而去,便驾金光,径追下去。

单道杨戬大战三妖,又战多时,将三妖杀得招架不住。那三妖见不是头,忙抽出身形,欲驾妖风遁去。杨戬怎肯让他逃去,即念了五雷决,一声响亮,五道雷光打下来,将三妖打得滚落尘埃。那三妖既遭败绩,只顾在地上战兢兢缩成一团,不住求饶。

杨戬道:“妖孽!魅惑君王,霍乱国家。今日某便要为国除奸!”举刀便斩。那妲己最有心机,忙道:“上仙且慢!我等冤枉!”杨戬骂道:“尔等有何冤枉?”妲己道:“魅惑君王,乃是女娲娘娘旨意。我等乃凡间生灵,多年修行不易,也寻思早成正果。既受了娘娘差遣,便当尽心竭力。我等这二十余年来,费尽心机,使纣王众叛亲离,良臣去国,四夷皆叛。若非如此,你西周焉能成如此声势?我等便是有罪,也需问到女娲娘娘头上。”杨戬听罢,半晌不语,暗道:“也罢,若杀这三妖,还需先问过女娲娘娘。”又问道:“你既说奉女娲娘娘旨意在此,为何与那猿精厮混一处?”妲己道:“上仙不知,那猿精本事非常,贪我三人美色,强占我等,若有半个不从,早吃他杀了。只是还有一件,上仙有事不知,那袁洪还有毒计。”杨戬忙问:“何计?”妲己道:“那袁洪前日欲害周武王,因武王福德,不得下手。便要我三人助他,欲害纣王。若成,则变幻形骸,假扮君王,盗他国家。以助妖王日后西征。”杨戬听罢,直惊出一身冷汗,想这妖孽,竟如此大胆,敢行此计。亏武王与纣王一身天子气,不然,岂不遭了毒手?罢,这三妖尚且留得,那袁洪需留不得。便道:“既如此,我今日且饶你三妖,尔等日后好自为之,不得再作恶。如不然,早晚取尔等性命。”三妖诺诺连声,化妖风退去。杨戬便也起在空中,寻孔宣、袁洪踪迹而去。

且说袁洪一路狂奔,径往梅山老巢而来。回头看时,见孔宣一人,迤逦赶来。寻思:“单打独斗,我怕你不成?如今已到梅山,我那六兄弟在,必取尔性命!”便回身,当道而立,等候孔宣。孔宣见他不逃,笑道:“孽障,你怎不逃了?你知逃不过,在此束手就擒乎?”袁洪笑道:“孔宣,你好大胆!敢追我至梅山。你可知山上有我兄弟六人,你单人独骑,必非敌手。你若在此受缚,我等便饶你性命。”孔宣怒道:“孽障!你亵渎君王,蒙蔽众仙,又以邪术害我,我与你有仇不同戴天。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持鞭而上,又与袁洪战在一处。

战了三十余合,孔宣见袁洪招法精熟,一条镔铁棍使开,有十足力气,自己的短兵刃,不好施展。便将肩头一抖,一道红光朝袁洪刷下。却不知袁洪也是八九玄功,七十二般变化,见红光当头罩下,知道厉害,遭将元神遁出。一声响,孔宣便将袁洪刷得无影无踪,不料红光之中,现出一头金眼白猿,一棍打下。正中孔宣顶上神光,只打得轰天响,光华灿烂。一棍打得二人吃了一惊,孔宣暗道:“我一时大意,险遭毒手。”那袁洪亦道:“我只道一棍将他打死,不料他五色神光如此厉害。”将身一抽,又往梅山逃去。

二人在梅山下相搏,早惊动梅山六怪。哪六怪:蜈蚣精吴龙,蛇精常昊,狗精戴礼,羊精杨显,野猪精朱子真,水牛精金大升。当下六怪见袁洪败上山来,当中杨显道:“大哥八九玄功,变化无常,竟也敌不得那人?来人是何方神圣,如此厉害?”那金大升道:“不妨,便是大罗金仙到此。我等兄弟在,也教他有来无回!”当下六怪各持兵刃,从山上杀将下来。

孔宣正追袁洪,忽袁洪闪过一个山坳,转眼不见。正寻他踪迹,忽见面前四人挡路,头一人身长过丈,仿佛一个竹竿,青面黄须;第二个赤面红袍,上下獠牙;第三人乃是一胖大头陀,面如黑漆,短髭髯;第四个白面长须,顶生两角。孔宣寻思道:“我知梅山有七妖,有蛇精、蜈蚣精、野猪精、羊精,想是此四人了。”当下四妖对孔宣道:“孔宣,你好大胆!敢上梅山撒野。今日教你知道吾等兄弟厉害。”便各持兵刃而上,常昊使长枪,吴龙使双刀,朱子真使宝剑,杨显使画戟,将孔宣团团围住。

约战四五十合,孔宣虽是厉害,但人单力孤,正有些慌乱。忽听背后一声大喝:“道友休慌,杨戬来了!”正是杨戬,使三尖刀前来助战。当下众人都使开平生所学,杀在虎穴龙潭。

又战了二十余合,四妖见难以取胜,便要以妖术取胜,各自现了原型。但见一团黑雾之中,杨显现一只山羊,朱子真现一口野猪,常昊现一只花斑蟒蛇,吴龙现一只赤嘴蜈蚣,来咬孔宣杨戬二人。杨戬见了,不慌不忙,便念动真言,变作一只狴犴来,一张口,将羊精啃去一半,又一扑,将野猪头咬下来。一时连诛二妖。那吴龙、常昊见不是头,便欲化妖风遁走,早被孔宣看见,只见他背后神光刷起,早将二妖元神困住。但见孔宣左手恰雷诀,用鞭一指,那神光之中霎时火起。无一时,将二妖烧为灰烬。既除四妖,孔宣道:“好个八九玄功。”杨戬道:“好个五色光华。”二人哈哈大笑,又追将下来。
首先:风府在游戏中的表现只代表他的游戏态度,不代表风府本人的人品。 虽然我砍队友,出卖队友,演戏,说谎话。但是,我还是那个正直、善良、怜香惜玉、坚持自我的——张!风!府!

709

主题

2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07602
声望
66831 声
银两
1065195 两
帖子
28221
精华
23
阅读权限
150
注册时间
2009-5-28
最后登录
2020-4-3
发表于 2013-7-1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这文设定的,纯粹一阐教卧底啊
一直在杀截教道友
我家藏马是最帅的~~~~~~

26

主题

429

帖子

3330

积分

亦狂亦侠

Rank: 7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330
声望
2528 声
银两
14548 两
帖子
429
精华
0
阅读权限
45
注册时间
2007-8-30
最后登录
2017-5-3
 楼主| 发表于 2013-7-1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袁洪与戴礼、金大升在山上,见四兄弟尽数被杀,只气得咬碎钢牙,誓报此仇。便不再逃遁,各使兵刃杀将来,只见杨戬与孔宣并肩而来,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袁洪大骂道:“杨戬!孔宣!我好言劝你等归顺,你等反伤我兄弟,殊为可恨。既如此,我与你势不两立。”举棍便打,那戴礼与金大升,各使一口刀,也杀将上来。这五人一场好杀,甚是凶险。

战了多时,那戴礼跳出圈外,将口一张,一颗红珠朝二人打来。那金大升也将口一张,吐出一颗牛黄,打将过来,有风雷之声。杨戬一见,将身一闪,避在一旁。孔宣见了,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华。”当下黑光起,将那红珠刷得无影无踪。又将青光刷起,将那牛黄也刷了。此乃木克土,水克火也。那戴礼再要战时,不期被杨戬祭起哮天犬,一口咬住腿,不得挣脱,早被杨戬一刀,斩为两段。那金大升见二人厉害,抽身要走时,也被孔宣以神光定住元神,使不得五行遁术,早被一鞭,打得脑浆迸裂而亡。

无一时,梅山七怪,被杨戬孔宣诛了六个。只剩袁洪一人,袁洪现出原身,起在半空,将杨戬劈头一棍,打得火星迸出。杨戬有七十二变,随化一道金光,起在空中,也照袁洪顶上一刀劈将下来。这袁洪也有八九工夫,随刀化一道白气,护住其身。孔宣见了,道:“此妖有手段,寻常兵刃,伤不得他。且看我神光如何?”便将白光刷起,见那猿精在白光之中,安然无恙,精神百倍。杨戬、孔宣大喝曰:“梅山猴头,焉敢弄术!拿住你定要剥皮抽筋!”袁洪大怒曰:“你二人有多大本领,敢将吾兄弟尽行杀害,必擒尔等碎尸万段,以报其恨!”

孔宣暗想:“这妖孽甚是厉害,我这神光,乃按五行所分,相生相克。寻常妖、仙、人、鬼,皆分五行,独此妖,以五行之法擒不得。若我以五道神光一齐刷他如何?”好孔宣,当下将五色神光刷起。那猿精便是天大神通也逃不得。一声响,那妖猴便困在神光之中,动不得身。当下孔宣便问:“如何?今日你怎生逃脱?”那猿精笑道:“孔宣,你捉得我,也斩不得我。有能为便使出来,看你能奈我何?”杨戬大骂:“好妖孽,死到临头,还口出大言。”手起一刀,将猴头斩下。只见猿头落下地来。他颈上无血,有一道青气,冲出颈子 ,长出一朵白莲花来。只见花一放一收,又是一个头。连砍数刀,一样如此。猿精道:“如何?我不欺你。” 杨戬道:“这猿猴既能采天地之灵气,便会炼日月之精华,故有此变化耳!亏陆压老爷留下宝物在此。” 那妖精一听陆压名字,吓得面如土色,魂飞天外。只见杨戬取出一个葫芦,揭开葫芦盖,见其内升出一道白光,高三丈馀。杨戬打一躬:“请宝贝现身。”须臾间有一物现於其上:长七寸五分,有眉有眼,眼中射出两道白光,将白猿钉住身形。又打一躬:“请法宝转身。”那宝物在空中转两三转,白猿头已落地,鲜血直流。饶孔宣见多识广,亦是骇然。正是:

先炼真元後运功,此中玄妙配雌雄;惟存一点先天诀,斩怪诛妖自不同。

当下七妖尽诛,孔宣向杨戬施礼道:“今日多谢道兄,得诛此妖孽。云霄仙子有灵在天,知我将害他大兄之人杀了,也可瞑目。”杨戬道:“道兄不必多礼,我亦是受了玉虚宫法旨来此除他。分内之事,何必言谢。”当下二人欲往山下来。忽见一阵妖风吹来,风中带血腥之气,一闻之下,便令人头晕目眩。孔宣忙道:“这是淳于重楼来了。”杨戬不知。孔宣道:“此妖好生厉害,不在袁洪之下。”

正说之间,之间那妖风之中,走出个赤身女妖来,长发及腰,二目如电。来在二人跟前,道:“弟弟,你干的好事。竟将七妖尽数杀了,你可知我是妖王派来杀你的?”孔宣道:“淳于阿姐,孔宣以皈依西方教,虽是一鸟得道,如今已脱妖族。若妖王不侵中土,我绝不与妖族相抗。那袁洪以宝物摄我兄弟心魂,摄赵公明心魂,害了云霄仙子,我若不杀人,心中难安。我知阿姐如今在妖王麾下,你对他讲,我孔宣劝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方今天下,已不是千五百年前形势。今天生圣主,人心苦纣王之暴久矣,周已有天下九分。我虽不忍见殷商破灭,在此之时,亦无可奈何。只望妖王在东海之中,将养神通,安心作万妖之主,孔宣求之不得。”

淳于道:“孔宣,你只知念着今日中土万姓。岂不知千五百年前,中土乃是妖族土地?若非那轩辕黄帝并太上、原始、通天三道先动兵戈,我妖王岂能遭此大败?妖王败时,那中土妖族遭了大劫,十损其九。那时怎不见玉虚宫、八景宫、碧游宫讲甚么慈悲?怎不见西方教前来普度众生?亦不见天帝降凡止兵戈。想来他每皆为神为仙,心中视我群妖如无物。如此大仇,我淳于自逃归东海,日思夜想,只为有朝一日,报仇雪恨。不单那三教诸仙,便是西方教,并中土群氓,我也恨不得一口吞个干净。正有此因,我费尽心力,与东海底寻得囚妖王之匣,将他放了。妖王亦报仇心切,遂招了天下群妖,齐聚东海。孔宣,你亦是妖仙得道。这血海深仇,你却视而不见么?”

孔宣听罢,半晌道:“善哉!姐姐,我孔宣岂不知当日血战,天下妖仙尽数遭劫?只是既事已至此,冤冤相报何时了?我今皈依西方教,着准提老师一番教诲,已知慈悲为怀,万物皆有灵。今日杀七妖,乃奉法旨,不得已而为之。况七妖为恶多时,若不开杀戒,他日又有杀戮。故: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孔宣便开了杀戒。姐姐,今日我奉西方教并阐教老师之命,欲将妖族赶出中土。今元凶既已伏诛,我今后再不伤妖族一人。望姐姐知我心事。”

淳于重楼听罢,只气得两颊绯红,道:“孔宣,你皈依西方教,怎似阉割了一般?昔日那五彩孔雀,逍遥自在于天地之间,吃尽东海生人,快意恩仇,随意而行,何等威风?今日竟似圈中骡马,没了半点血气。我昔日甚爱你,如今看来,竟是我双目皆盲!”

一旁杨戬听了,不由火发,骂道:“妖孽!还敢以妖言惑我道兄。若你那妖王欲发兵,发来便是,我虽本事卑微,也不惧他。且看他可进得了中土么?”淳于骂道:“哪来的东西?我与孔宣久未相见,在此言语。与你何干?”杨戬只听得中间那眼睁开,射出数道毫光来,道:“既如此,来来来。妖女!我知你本事非常。吾乃玉虚宫门下杨戬是也,那诛七妖的,我也有份。今日我便在此会你!”淳于笑道:“原来是你,闻你道术过人,我早欲将你吞了,助我修行。不想今日送上门来。来,且看你手段如何?”

二人正要斗,孔宣将杨戬一把拦住,道:“道兄且慢,这淳于重楼与我有旧。此间事,不欲让道兄间其间。且让我与他计较。”便对淳于道:“姐姐。此是我二人事,需不得旁人插手。”淳于以手指心道:“孔宣,你今日这般模样,姐姐心中甚是不悦。也罢,妖王要我取你性命,我心有不忍。今日你若不肯随我回东海归降妖王,我便要将你擒去了。”

说罢,那妖女现了本相,高十数丈,二目如灯,口似血盆。那周身黑气围绕,甚是凶恶,只听那女妖一声吼,惊得那梅山之上,飞禽不敢展翅,走兽只顾奔逃。当下见那女妖顶上长发,竟如无数利箭,朝孔宣激射而来。孔宣一打稽首,怅然道:“既然月缺难圆,我便在此与姐姐讨教一番。只是孔宣心事,亦望姐姐知晓。”当下将五色神光一挺,如那日与大鹏相搏景象。光华升空,与那无数发丝,战在一处,打成一团。斗了多时,那孔宣面色凝重,忽一声大喝,现出法相来,乃是一只斑斓五彩的孔雀,当下那孔雀在光华之中,连扇双翅,那五色光华不住绕着二人旋转。饶是杨戬道术精深,竟也看不清二人如何相斗。

那杨戬见二人斗了约有两个时辰,急的抓耳搔腮,摩拳擦掌,正欲助战时,但听孔宣一声喊:“道兄切莫动手,我与姐姐一与一,不想他人搅扰。”杨戬将牙一咬,道:“罢了,既道兄如此说,我便不动手。只是你若遭败绩,我便与他一决胜负,绝不放他得生。”

当下二人又斗了多时,忽听一声响,那孔宣叫一声,跌落尘埃,法相并那五色光华尽数消散。只见孔宣手捂前胸,口吐鲜血,竟站立不住。那淳于重楼在空中大笑道:“如何,孔宣兄弟,如今你随我回东海么?”杨戬见如此景象,正欲飞身而上,不想孔宣叫道:“道兄且慢,贫道不曾输!”杨戬正欲问时,忽见那女妖一声惨叫,竟也跌在地上,法相无影无踪。细看之时,见那女妖酥胸之上,竟插着一根翎毛。

淳于重楼道:“孔宣,此乃孔雀翎么?不想你并非只有神光,竟藏着如此法宝。我不及你也。我既已输了,随你发落便是。”杨戬听罢大喜,跃步到淳于跟前,道:“妖孽,前日你将南伯侯大军杀得好惨。也曾料想有今日么?”举刀便砍。忽听孔宣大叫一声:“道兄切莫动手!”

杨戬谓孔宣道:“此等妖邪,留他何用?”孔宣跌跌撞撞在至跟前,道:“道兄,淳于重楼与我有数百年交情,他待我甚厚,我不忍伤他。今日他既已重伤,想必三五百年不得做害。你便高抬贵手,饶他不死吧。”杨戬道:“既道兄如此说,我便卖一个人情便罢。”

淳于重楼挣扎不起,道:“孔宣!你不杀我,他日追悔莫及!”孔宣道:“姐姐,我孔宣何时曾后悔?你回去,今日你我恩义已绝。日后若妖王欲来中土,我定不饶他。他日若再遇姐姐,定是生死相搏了。”说罢,便将孔雀翎收了。淳于重楼坐将起来,道:“孔宣,你莫得意,我虽中了孔雀翎,便是法术散尽,也死不了。只是你中我诛仙指,定活不过一年。一年之内,你若到东海找我,还有生路。如何?”

孔宣听罢,哈哈大笑:“死生有道,我孔宣无所畏惧。今日放了姐姐,不为求生,只为还姐姐恩情。姐姐请回罢!”

那淳于重楼听了孔宣言语,竟落了几滴赤红泪,道:“好个孔宣!说你有情有义,你忘了本,诛杀妖族。说你忘恩负义,你却将我放了。也罢,今日姐姐与你一诺千金。若妖王兵发中土,我不与他来便是。谢你今日之恩。只是,你若不去东海,定不能得生。我去也!”

正是:万古长夜因缘尽,只留苍穹一点星。

一部《孔雀归佛录》到此结束,预知后事如何,看官且待《东海妖王传》。
首先:风府在游戏中的表现只代表他的游戏态度,不代表风府本人的人品。 虽然我砍队友,出卖队友,演戏,说谎话。但是,我还是那个正直、善良、怜香惜玉、坚持自我的——张!风!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20-4-3 09:58 , Processed in 0.10937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