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27|回复: 0

(天涯)脱不花—舍身护檀郎,空自多情

[复制链接]

452

主题

2561

帖子

8904

积分

一派掌门

整理马甲号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904
声望
6057 声
银两
28681 两
帖子
2561
精华
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19-2-19
发表于 2014-2-10 2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荷笑笑时间:2009-02-23 03:15:48

   什么样的爱情,才是真正让自己醒悟后都会觉得惭愧与可悲的呢?我以为,是单相思的痴缠。
  喜欢一个人,是人之常情,大概没有人会逃过此劫,怎可能每个人都幸运的遇见了两情相悦?于是单恋成了爱情里独特的风景。哭的时候为这个人哭,笑的时候为这个人笑,但是对方的笑和哭 ,却与自己半点干系也无。喜欢着那个人,也就罢了,如果这种喜欢演变到到自作多情的地步,就成了悲哀。如果这自作多情一辈子没有被自己识破,是悲哀也是幸福。
  脱不花是这样悲哀却又幸福的过完了一生,一直不知道,自己扮演的是个令人厌烦的角色。如果她知道,还会不会为他身死?我点头,因为,她那么爱他。因为,她没有爱过别人。因为,她的欢喜忧愁,早就悄悄寄托在这个人身上,怎么舍得看他去死?即使她知道了他不爱她,她也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去救他的,我知道,我肯定。
  她也有和张丹枫青梅竹马的时候,那时候,她还不满十四岁,却已经依恋着和他相处的感觉。她和张丹枫去打猎,鸟昂山下的玉镜泉边,他们一起以水为镜,他说她像男孩子,她却说他像女孩子。也许他出众的俊美,已经足以让她倾心。而小时的他,又总爱和她抬杠,争争吵吵之间,她止不住就芳心暗许。
  多年后再见,她已经二十三岁了,这么多年来,多少王孙公子欲与她缔结良缘,她却总是不允,连她的父亲都看出她的心事。可是脱不花没有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他们一直走着不同的人生之路,张丹枫对脱不花和她所在的国家,已经没有感情,他都不在屋檐下了,更不可能低头。不仅如此,张还想着策动瓦剌内乱,图谋自己的复国大计。而她呢,是娇贵的格格,也是豪迈的女子,竟也不爱红装爱武装,随着大军出征,只不过对于各国之间的是非纷争,她没有考虑太多,这次是跟着爹爹,后来,又是向着情郎。这次遇见他,她心生欢喜,絮絮叨叨的说起少年往事,却瞧不见张的不耐烦,她以为他也一样为他们的重逢而快乐,她说话之间总夹杂着娇笑,声音也无比娇媚,彼时的她,尚不知忧愁为何物。
  张丹枫为她所救,走时在地上刻下:
  多承相救之恩,异日必有以报,时机紧迫无暇叙儿时之事,两国相争更非君子论交之时,我去也!张丹枫。
  这异日的报答,不过是吐了她一身罢了。
  他再见脱不花,是自己要单刀赴会,却又发觉不妙,借爱恋自己的人来摆脱,和她假意说笑,对饮烈酒。脱不花性本豪爽,怎知他心机如此,几杯酒几句话就骗得脱不花眉开眼笑,怎么也不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枚旗子。张丹枫,既然不爱这个女子,何苦利用?看到这里,我真为脱不花抱不平。
  他佯醉佯狂,竟然将呕吐物吐进她的贴身衣服里,这么恶心的举措也作出来了,让我十分厌恶这位侠客。
  而他吐过之后,竟然还因为摆脱她的纠缠十分得意。他是永不舍得啐云蕾一口的吧,而面对痴恋自己的女子,就可以这样不念旧情。自以为很有计谋,可是他忘了自己刻下的字,那异日必有以报,原来只是江湖中的客套而已,枉自侠名远播,这样的对待一个女子,让我心里原本觉得名士风流的的他大打折扣。
  这样一个讨厌脱不花的大侠,却让她一直深爱着,直至以性命给爱情做一个了断。
  张丹枫决心离开瓦剌之时,没有念及脱不花一瞬,而脱不花却在一厢焦急万分,盼着他可以留下来,此时的她,还是不愿去想他根本不喜欢自己,还是以为这只是国家之间的矛盾。她偷听了父亲谈话,得知自己的意中人危在旦夕,于是只盘算着如何救人,连自己的情爱,也无暇考虑。也因为如此,至死她都不知道,张丹枫的心里,有一个云蕾。不止有一个云蕾,还从来没有脱不花,如果要他评价自己,只有讨厌而已。这么悲哀的真相,她始终不知道。也幸好,她不知道,否则,一定会加倍的难过。
  她换上男装,双眼明如秋水,她也算是美人了,可是这份娇俏,是自己的意中人好不欣赏反而厌憎的。她见到云重,焦急万分:
  如今已敲了四更,只要天色一亮,张丹枫全家老幼,都要化为飞灰!他的性命如今悬在你的手中,你救他还是不救?”
  她焦急,但是依然知道如何说服对方,她把张生死的关键点明了是面前的这个官员决定,她这样背叛自己的国家和父亲来救情郎,却不知道自己救的是对自己无意的人,她也没有想过要什么回报。
  云重还在犹豫,她已经几乎急得要流下泪来,忽地颤声叫道:“你到底救他还是不救?”
  等到云重终于做完心理斗争随她去救人,云重却被那个昏君的金牌连连召唤,不得不先去面圣。最后可以救张丹枫的,在当时的情势下,已经没有谁可以做到了。
  可是脱不花做到了,她死前,不顾一切的驰马冲进了张府,连澹台镜明都不敢硬闯,她尖叫着不许开炮,她果断的斩炮手立威,其实心中惊惶无比,她用自己的身躯堵住炮口,喊着谁敢上来就斩了谁,她这样刁蛮,却又让人心折。
  她知道自己救不了张丹枫了,武功不及围攻张府的人,父亲也不过为了大业可以舍掉自己,世间无可留恋,而她更不愿看着自己爱的人死,她惭愧自己不能救自己所爱的人,她不知道这个人根本不值得自己去救。
  她一跃而起,尖声叫道:“张哥哥,不是我不救你,我已尽力了!”倒转刀柄,一刀插入胸膛,回身倒下,双手犹自紧紧抱着炮身。
  人死了,可以用身躯多抵挡一会儿也好,所以,她死了,也不放手。
  她死后,张丹枫只觉一阵心酸,平素厌恶她的心情全都消了,不觉哭出声来,叫道:“脱不花妹妹,我领你的情了!”
  可是看书的我,洒泪之后,却想说,你厌恶她的心情消了,我厌恶你的心情却愈发强烈。人人以为你是大侠,但你永远对不住这个爱你的女子。你在她身前没有为她做过什么,只是利用她,厌恶她,吐她一身,最后她还为你丧命。你以后与云蕾花前月下之时,也不过是感激她救了你的性命,可是你记不记得,你刻下的字?你说过要回报她的,结果你给了她什么?
  也许,你给了她自作多情的快乐吧。
  脱不花,原本可以觅得良缘,可是却把自己锁进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少时青梅竹马,不是真的就是自己的良配,她怎么就如此痴心呢?
  两次重逢,她都看不出对方对自己的厌恶,也许她不觉得自己纠缠了对方,因为张丹枫没有告诉她自己已经有了和他共闯江湖的人,脱不花所做的,仔细看来,并没有任何过分的举止,可是感情的不对等竟然如斯。
  金书里的华筝,一样豪爽,一样自作多情,最后远走大漠,终身不履故土,而郭靖这个大侠,还不至于吐了她一身,也没有想过要利用过她。
  张丹枫,在同样对待青梅竹马上,却是如此不堪。
  两小无嫌猜,不是就会终成眷属,愿同尘与灰,也要对方愿意才行。
  可惜,这两个女子,都太多情。
  如果她们知道,美人娟娟隔秋水,却是另一个美人在水一方的话,还会不会痴傻到底呢?
  应该不会了吧,因为,谁会愿意,拿自己的情爱,拿自己的青春,拿自己的生命,去为别人的花好月圆做无趣的点缀呢?至少,我不会这样。
   希望天下,少一些自作多情的女子,多一些重情重义的好儿郎,这情义,不止对你爱的人,也对爱你的人。
   为脱不花一大哭。
期待你的文章也收入梁羽生迷作品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9-10-23 15:25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