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63|回复: 0

[作品] 仅从文字就透露出画面感以及音乐性——小议《七剑下天山》云冈石窟一战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882

帖子

852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528
声望
2169 声
银两
57810 两
帖子
882
精华
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5-26

猪年亨通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活跃勋章写手、作者侠女皇冠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优昙花羽生粉心晴愚人节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发表于 2019-5-1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19-5-1 22:11 编辑

这几天整理《七剑下天山》第五回,掩卷之后,不禁浮现出画面,凌未风与楚昭南在类似蜀道难的云冈石窟悬崖上格斗,在存活后,两人应该都有再世为人的感觉。

如果拍成影视剧的话,云冈石窟一战后,楚昭南逃得性命,下意识回望一眼,看到陡峭险峻,该有一个不寒而栗的表情。

而凌未风被救上来,人在半空,偶尔看到湍流峭崖,也不禁闭上眼睛,人落地,不敢回望。

这样一来,由于他挂在悬崖上,生死关头,必然用尽全力,一旦松弛,人会几近虚脱,而且很容易被拉伤的。

那么当时的情形就是他人虚飘飘的,浑身乏力,也就因此,韩志邦留书出走,他没法追赶,人在刚愈未愈时,是非常虚弱的,风一吹,他恐怕就要飘落山崖了。

刘郁芳更不可能追,她那句韩志邦心眼小,就说明了她不曾用心,怎么可能追回来。

而且刘郁芳一开始就不想见到韩志邦,走了不是正好吗?

这些都没在原著中明说,可字里行间都透露出来了,于是韩志邦感同身世,去救那只弱小的鹿,就显得特别感人。

那时节的韩志邦,不啻于天地一蜉蝣,自卑弱小得无以复加,所以看到一只鹿,会那样的促动情怀。

文中有一段景色描写特别美:

“韩志邦缓步走出石窟,只见阳光遍地,山谷之间,群花竞艳,韩志邦躲在石窟之中几日,不见阳光。这时在蓝天白云之下,山花野草之中,心境大为开朗,几日来的忧郁,像淡淡的轻烟,在白云间消散了。他沿途纵目,浏览山景,忽见断崖峭壁之上,隔不了多远,就有人用刀刻着一枝箭头,还有一些古古怪怪的暗号。”

景色融合着心境,那时候正好是他打死了张天蒙,又打死了来找寻的军官,这两场恶战其实是惊心动魄的,韩志邦都差点无法应付,张天蒙之死是被凌未风重创后,韩志邦捡来皮夹子,可也见血见肉。

两个来找寻的军官,让韩志邦无法用自己原有的武功取胜,下意识用了石壁上新学的,才得以应付。

加上他是被刘郁芳抛弃的,做了那么多事,还是弃之如遗,肯定不平衡。可巧屋漏偏逢连夜雨,还有他应付不了的仇家找上门来,这在读者看来特别纠结,特别虐。

还真别说,虐还就是一种特殊的艺术体验,和真实挂钩,又不尽然,现在通过整理,发现虐点很有可能就是代入点,是一把钥匙,打开与读者交流体会的一扇门,拉近彼此距离。

这时候来了一段景色描写,单看文字,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可结合上下文情节,接着又是一场恶斗,韩志邦又要用石壁上的武功,而且还得到了敌人的认可,认为他比凌未风武功都高,这时又是非常快活。

在这样的心流历程中,来了一段清新的景色描写,会发现心情真的很轻快,郁闷少了一些,和欣喜的情绪产生链接,这段景色描写可以说是一个过渡,衔接得非常妙。

韩志邦到底是个直男,学石壁上的武功,只学自己看得懂的,感兴趣的,而且还没学完,为今后的继续郁闷纠结垫下基础。

韩志邦这个人物有其个性,也有情感层次,他的情感设定就在纠结郁闷这个主旋律上,其他的情绪可以稍微偏离,成为变奏或者小插曲,可主流还是落定,基本不变。

这种音乐感除了作者本身有音乐素养的可能性之外,更大可能就是诗词功底带来的附加价值,会直觉性的产生互通,直达本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9-5-26 21:59 , Processed in 0.078125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