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58|回复: 0

[作品] 打斗中力捧主角的经济学思维——《七剑下天山》第七回王府越狱之战

[复制链接]

136

主题

882

帖子

8528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528
声望
2169 声
银两
57810 两
帖子
882
精华
3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7-7-31
最后登录
2019-5-26

猪年亨通纪念梁羽生宣传大使新秀活跃勋章写手、作者侠女皇冠四叶草武侠希望版主羽生剑优昙花羽生粉心晴愚人节梁评名家书评达人

发表于 2019-5-9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本帖最后由 微丹湜意 于 2019-5-12 19:48 编辑

今天整理前脑子里先出现一幅画面,就是傅青主救他们出狱那幅画。

在文中描绘得近似白描,可掩卷之后,会有动感的画面产生。

傅青主把刘郁芳救出去时,刘郁芳是抓住流星锤,铁链呈现一道圆弧,天窗外一眉新月,刘郁芳衣摆飘动,如嫦娥奔月般往窗外驰去。

李思永呢,出场时说他是少年书生,可在王府,他可以里面穿着劲装,毕竟龙潭虎穴。

他接触到自己的兵刃流星锤时,护腕不小心碰到,于是一道火光疾驰而去,星星之火 ,可以燎原。

凌未风呢,则是一飞冲天之势,他本来就是带艺投师的,后来还执掌门户,一路风头出尽,还不是飞龙在天!

只是他借着石壁弹力上去,可以有这样一个细微的画面,一小块石壁被踏碎,跟着凌未风一起飞出窗口,可是和凌未风是两个方向,呈现烟花爆开之态。

而且水牢里空气潮湿,石质已经变异,一碰到外界的空气,顿时飞散,宛如小型烟花一样溅洒出去。

一只半闭眼的昏鸦,蓦然被石子掠过,待要惊呼,凌未风衣袖一扬,石块尽数落入泥地,就像风吹过一样。

他把手放在嘴边,对着昏鸦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也不知道它懂是不懂,眼睛眨了几下,转过身去,继续睁一下眼,又闭一下眼。
月下,枯枝,昏鸦。静中有动,动更生静。

刘郁芳怔怔地看着凌未风,眼中莹莹犯泪,凌未风察觉了,想说些什么,却听李思永在询问恩人姓名。

划一条分割线,之前是我脑补,之后就是按原著整理。

这时李思永才得知救他之人是傅青主,此地不宜久留,傅青主对王府地形颇熟,带着他们上瓦面,直奔后园。

而凌未风一念之仁,也是本性使然,带出来的保柱忽然叫人,先是暗器,后是喷火筒,保柱趁乱逃脱,却马上带人包围。

这几人武功不弱,可禁不住敌人越围越多。傅青主怪啸一声,桂仲明和冒浣莲领人杀到,还炸毁了王府一角,这群人弩箭中夹在灰瓶石子,专挑人多的放射。这一下灰雾弥天,火石滚滚,王府武士再训练有素,也手忙脚乱。

刘郁芳认得冒浣莲,却不认得黄衫少年;李思永不认得桂冒,其他的全认得,正是跟他一起来卧底于各处的部属,不明白为何他的部属会听别人的话。

这里显现出桂仲明武功高强了,现在发现每一场打斗,都是有侧重点的,起码知道该怎么去捧人,这可是商业运作的思维,难怪梁羽生是学经济学出身的,在打斗描写中融合的就是经济学思维。

王府厉害的就是保柱和范铮,这两人都和凌未风交过手,凌未风赢得不怎么费力。

而且王府越狱之后,看看是怎么描写凌未风的,保柱一叫,凌未风用力一铗,保柱痛得昏过去。然后游龙剑应对暗器,应该是天山派的大须弥剑式,一道清光,圈得暗器四处花雨乱飞。可暗器还是越来越多。

李思永用流星锤对付重兵器,傅青主则是流云飞袖。凌未风趁他们应付暗器,用天山神芒将几个武士穿胸而过,震慑了全场,傅青主率众越过几重瓦面,直奔后园。

李思永见到保柱醒转,虽被夹着,却面露狞笑,心知不好,只听呼的一声,硫磺火焰直扑而来,刚躲开,可前后左右又是火焰齐扫凌未风。

凌未风腾空而起,扑下花园,将身一滚,扑灭火星,保柱却给摔出去几丈,头面也被烧着。

保柱挣脱铗制,一腔怨毒要发泄出来,硫磺火焰筒四处扫射——是魂斗罗火焰枪吗?把凌未风等人四处分开,首尾不相顾。

凌未风脱下外衣,迎火而罩,布衫熊熊而燃,可原本火势被扑灭,他乘机放天山神芒射杀执喷火筒的武士。

喷火筒只可远射,无法近攻,被凌未风杀出一个缺口,和其他人汇合。凌未风一马当先,傅青主持剑断后,李思永和刘郁芳夹在中间,一个用流星锤迫开近身的敌人,流星锤可远可近,远可当暗器,近了就是当锤用,拼的是力气。刘郁芳则偷放暗器,助凌未风闯关。

本来是单个作战,其实可以写各自情形,可作者只写了冲关带来转折性变化的凌未风一人的具体行动。这是抓重点,捧主角的写法,显得凌未风智勇双全。

再看看桂仲明,他和凌未风不同,就是孔武有力。保柱拿着杆棒直扑李思永,凌未风他不敢惹,刘郁芳跟在凌未风身边,惹不到。傅青主点过他的穴,惹不起,只有挑没有较量过的李思永捏了。

李思永流星锤飞过去,给杆棒绊住,这保柱枪棒功夫也到家。用力一拉,李思永被拉动两步,他的气力是很大了。

凌未风隔得远,无法及时救援,桂仲明一声虎吼,双剑交叉一劈,杆棒劈去半截,流星锤的铁链也断了,锤头直飞上天。他的力气比两个人都大。两人大惊失色,各自后退几步。

冒浣莲说李思永是自己人,桂仲明找上保柱,一招两式把保柱肩头刺了一个窟窿。

保柱半截杆棒还要硬插,估计是三节棍之类的打法,黄衫少年只出了右剑,先是劈出,突然一兜,又把杆棒劈断半截,然后改劈为刺,保柱挂彩一阵狂嗥,带伤逃走。这是痛得很厉害了。

接着是范铮出来,他飞身一剑从桂仲明头上刺下,脚还蹬他胸膛。桂仲明双剑一个“举火撩天”,把范铮的剑磕飞,可胸膛还是挨着了。

桂仲明到底不够灵活,凌未风布衫着火,自身却毫发无伤,正好是对比。

凌未风见到赶紧回救,谁知道他才来,范铮已经被弹出去数丈,跌得头破血流。

凌未风这才知道这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黄衫少年,竟然有一身横练功夫,三招两式就把保柱和范铮打败,武功不在自己之下。

于是有心结交,谁知道桂仲明不近人情,不爱靠近生人,那么他到底是什么来历,又怎么会和傅青主,冒浣莲在一起呢,明天继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9-5-26 21:05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