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9036|回复: 292

[捉虫] 08《鸣镝风云录》捉虫贴、反馈贴

[复制链接]

52

主题

213

帖子

1053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053
声望
786
银两
12127
帖子
213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9-7-26
最后登录
2018-8-1
发表于 2010-1-22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主人公:公孙璞、谷啸风、韩佩瑛、奚玉瑾、辛龙生等
  故事历史年代:南宋,狂侠约20年后
  看点:速配、中年狂侠、魔女、天骄,角色过多,冗长
  前集:《狂侠天骄魔女》
  续书:《瀚海雄风》《风云雷电》
  首发资料:1968年06月24日~1972年05月19日,香港商报
  精彩指数:★★
  校对质量:★★★
  校对:greetings lby 独孤傲
  编辑:梁羽生家园,梁羽生独立论坛,专业梁迷组织

     http://www.yushengbbs.net/bbs
欢迎挑刺找错,麻烦发现错误回复具体章节段落

4

主题

174

帖子

581

积分

闯荡江湖

Rank: 5Rank: 5

积分
581
声望
323
银两
3338
帖子
174
精华
0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2-22
最后登录
2018-11-18
发表于 2010-1-23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我的校对停滞在42章   
后面的倒是都找了,只是做了笔记,一直没往电脑里腾……

939

主题

1万

帖子

7万

积分

武林盟主

折腾梁迷平台的

Rank: 24Rank: 24Rank: 24

积分
71916
声望
35621
银两
532268
帖子
11023
精华
9
阅读权限
2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18-11-21

家园管理终身成就佳人重大贡献

发表于 2010-1-23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行,本帖锁定,等着你做完,不要太久哦^_^

689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22755
声望
65214
银两
1058516
帖子
27093
精华
1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5-28
最后登录
2018-10-16

佳人梁评名手VIP贵宾

发表于 2010-5-10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greetings 君把整理一半的稿子发了过来,有意承包接手的可以报名。

lby君已认领本书,零散捉虫的可以继续。
我家藏马是最帅的~~~~~~

689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22755
声望
65214
银两
1058516
帖子
27093
精华
1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5-28
最后登录
2018-10-16

佳人梁评名手VIP贵宾

发表于 2010-6-8 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替lby君帖疑问

7
任天吾冷笑道:“若不是他,我也不用和你说了,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去掉)韩大维这事虽然做得秘密,总是瞒不过洛阳城中每一个人的耳目。”

19
“你分明看不起我的功夫,如今在我师父面前却不敢认么?”(去掉)哼,你何不干脆说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44
白(去掉)灵隐寺到天门山,周围数十里,两边重叠着峰岭,都称为“天竺山”,是西湖南北两支山脉的主脉。

45
谷啸风大怒,唰的一剑刺过去,这军官象(好像?去掉?)不经意的一飘一闪,谷啸风这一剑便刺了个空。

51
杨洁梅道:“请主人恕我擅离幽篁里(去掉?)之罪。”

56
他突然转换目标,这一招打狗棒法中的“三转法 轮”,内中还蕴藏着极其厉害的惊神笔法,正是他的一招得意绝招。

63

“(去掉)黑风岛主冷冷说道:“且慢!你叫我岳父,还嫌早一点儿!”


三十招过后,形势和初时刚好相反,只见白逖一派进手的招数,进如猿猴推(去掉?)窜枝,

本来可以在百招之内是(?)胜的也不欲速胜了

忽听得一个清脆的声音,赛似黄驾(?)出谷,正在西面的一个戏台上唱着小曲,辛龙生一听得这个声音,不由得呆了!

说话间,已见上得来(?)。

他留在扬州帮忙(去掉?)义军办理赈济难民的工作。

你是什么人?这样大胆,不听我的说(去掉一个?)话!好,那你就和我打吧!
-----------
召唤燕山……
我家藏马是最帅的~~~~~~

689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22755
声望
65214
银两
1058516
帖子
27093
精华
1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5-28
最后登录
2018-10-16

佳人梁评名手VIP贵宾

发表于 2010-6-8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回

程浩大喝道:“我与你拼了!”他比石冲高半个头,狼牙棒猛打下去,心里想道:“我拼着受你一刀,也要砸碎你的天灵盖!”他是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石冲的一刀未必所得中他的要害

高手搏斗,怎容得气躁心浮?徐子嘉沉不住气,接连使出进手招数。激战中,忽见程玉挺身展剑,好似只顾拨枪,却忘了封闭门户。上身露出了老大一个破绽。徐子嘉以为有机可乘,唰的一抖银枪,“白蛇吐信”直向程玉的丹田点去。程玉陡地一个“旱地拔葱”,平地拔起了七八尺高,把这一招闪开。徐子嘉一枪刺空,却大喝一声:“着!”右手抓着枪钻

那瘦苍头道:“是,小姐,你请安歇。老奴马上给你赶开这群野狼!”口中说话,手底招数丝毫不缓。白狼程玉立足不稳,给他迫得连连后退。瘦苍头陡地喝道:“咄,还不撒剑!”程玉一剑横封,忽地只觉虎口一麻,那瘦苍头横跨上一步,左手托起他的肘尖

哪料一指点去,却给奚玉瑾的衣袖裹住,奚玉瑾笑道:“妹上妹,何必客气!”

第八回

韩佩瑛在打量这个小厮,这小厮也是目灼灼的在看着她。

52回


高氏夫人继续说道:“师父还未传授过我点穴的功夫,或许是因为我功力未够不该等之故
我家藏马是最帅的~~~~~~

274

主题

9266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1231
声望
17448
银两
10861
帖子
9266
精华
7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8-5-14
最后登录
2018-3-2

才子VIP贵宾

发表于 2010-6-8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回

程浩大喝道:“我与你拼了!”他比石冲高半个头,狼牙棒猛打下去,心里想道:“我拼着受你一刀,也要砸碎你的天灵盖!”他是打着这样的如意算盘:石冲的一刀未必所得中他的要害
           所得中--斫得中

高手搏斗,怎容得气躁心浮?徐子嘉沉不住气,接连使出进手招数。激战中,忽见程玉挺身展剑,好似只顾拨枪,却忘了封闭门户。上身露出了老大一个破绽。徐子嘉以为有机可乘,唰的一抖银枪,“白蛇吐信”直向程玉的丹田点去。程玉陡地一个“旱地拔葱”,平地拔起了七八尺高,把这一招闪开。徐子嘉一枪刺空,却大喝一声:“着!”右手抓着枪钻
        枪钻--疑为“枪纂”,(同音),又名枪镰,是枪的后端。

那瘦苍头道:“是,小姐,你请安歇。老奴马上给你赶开这群野狼!”口中说话,手底招数丝毫不缓。白狼程玉立足不稳,给他迫得连连后退。瘦苍头陡地喝道:“咄,还不撒剑!”程玉一剑横封,忽地只觉虎口一麻,那瘦苍头横跨上一步,左手托起他的肘尖

哪料一指点去,却给奚玉瑾的衣袖裹住,奚玉瑾笑道:“妹上妹,何必客气!”
        妹上妹--应该是多了个“上”

第八回

韩佩瑛在打量这个小厮,这小厮也是目灼灼的在看着她。
        目灼灼--应该是“目光灼灼”吧

52回
高氏夫人继续说道:“师父还未传授过我点穴的功夫,或许是因为我功力未够不该躐等之故
        躐等--越级之意,无误。

689

主题

2万

帖子

12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122755
声望
65214
银两
1058516
帖子
27093
精华
19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9-5-28
最后登录
2018-10-16

佳人梁评名手VIP贵宾

发表于 2010-6-8 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左手托起他的肘尖——我觉得肘尖不大通啊?

txt已更新
我家藏马是最帅的~~~~~~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4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内 容 提 要
  南宋末年,金国声势甚微,蒙古帝国军威大振,计划着吞金灭宋大计,激起了北五省和江南各路英雄豪杰的奋起抵抗。洛阳大侠韩大维托震远(虎威)镖局总镖头孟庭(霆)护送女儿韩佩瑛到扬州谷府与自幼指腹为婚的谷啸风成婚。
  奚玉瑾等误认为辛龙生已死,其实辛龙生却被隐居于舜耕山的车卫及其女儿车琪(淇)所救,治愈了外伤及体内的毒,辛龙生改名龙新被车卫收为徒弟,天真纯洁的车琪(淇)对辛龙生更是流露出爱意,但他辛龙生由于忏悔内疚而觉得万念俱灰。伤愈之后辛龙生奉车卫之命杀扬州知府岳良骏的二夫人,车卫旧日情敌宇文冲利诱力迫辛龙生与之共同杀害车卫,经历了生死历劫的他却不愿重蹈罪恶,在赶回舜耕山途中遇到从黑风岛逃出的辛十四姑,不料辛十四姑却与宇文冲、任天吾勾结,意欲杀害车卫父女,并将辛龙生囚禁于任天吾家中。危急之时,辛龙生逃出任府,恶斗宇文冲,宇文冲终死于走火入魔。其时韩大维父女与奚玉瑾也到了舜耕山,奚玉瑾与辛龙生解除了婚约,辛龙生也与车琪(淇)订立了婚姻之约,后随众人到金鸡岭。
二、其他人物
文昭(昭文)   “三大魔头”之一,黑风岛岛主,柳元甲的首侠(徒)
檀羽冲   “武林天骄”,“武林三杰”之一,全(金)国贝子。
四、提到人物
蒙(劳)天护   “崆峒二奇”之一。
完颜亮   全(金)国皇帝。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4 20: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回
  这首词是辛弃疾驻兵瓜州时候的作品,其时距离南宋在采石矾(矶)大破金兵之役已有二十余年,当年的主将虞允文早已去世,辛弃疾已年过六旬,故此颇有“廉颇老矣,尚能饭否?”的感慨。辛弃疾回顾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盛事豪情,而今人事全非,眼看南宋的半壁江山,已是无人支撑了。“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兴亡之感,家国之悲,遂令他不禁生出无穷感叹。对南宋的国运,也隐隐有着“舞谢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的预感。
  孟霆手下的镖头石冲悄悄道:“这位韩姑娘的病今天似乎更重了,面色很不好呢。现在天色己(已)晚,不如就在这里找个地方过一夜吧。”孟霆摇了摇头,说道:“前面的老狼窝是个险地,要歇息也得过了老狼窝再说。这段路虽然不太好走,但她躺在车上,稍微忍受一点颠簸,想来还是受得起的。”
  但老狼窝虽然过去,还未曾走出他们的势力范围。程老狼孟霆虽未会过,却深知他手段狠辣,他手下有四个儿于(子) ,号称青狼、黑狼、黄狼、白狼,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黑道白道全不卖帐的魔君。
  程老狼道:“那么,请问周老爷和风(凤)姑娘来意如何?我总不能叫凤姑娘空着手回去。”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4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回
  镖队的人不齿程浩所为,冷嘲热讽之声此起波(彼)落,有的说道:“好个泼皮无赖,死不要脸!”有的说道:“石大哥,不必和他客气,剥下他这张狼皮!”
  “白狼”抱拳一揖,朗声道:“程玉未(末)学后进,素仰贵局盛名,但求得方家指教。哪一位镖头肯来赐招,程某都是感激不尽。”程玉生得眉清目秀,一表斯文,说起话来,又是这样彬彬有礼,镖队的人听了,无不诧异。心中俱是想道:“怎的这个小老弟却是和他的哥哥完全两样?”
  程玉赞了个(“)(”)字,亮剑出鞘,一捏剑诀,步伐迅疾,剑走轻灵,把徐子嘉的银枪拨开。跟着抖腕倾身,猛地就是“拨草寻蛇”,斩向徐子嘉的右腿。
  徐子嘉心中一凛:“这厮剑法果然灵巧。”连忙一个旋身,枪锋从左往右一领,唰地直奔白狼胁下的(“)愈气穴(”) ,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程玉立即变招,攻中带守,不让徐子嘉有可乘之机。闪开银枪,一招(“)白鹤亮翅(”) ,剑削徐子嘉的琵琶骨。这琵琶骨是人身的要害之处,徐子嘉焉能给他削着,当下用了个斜插柳的招数,一跨右腿,身往左斜,往外一磕,随即展开了“银枪三十六式”独门枪法,红缨飞舞,枪尖乱颤,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斗起来宛如腾蛇翻浪。程玉的一口剑遮拦刺削,使到急处,只见剑光,不见人影。双方当真是旗鼓相当,难分高下,转瞬间已是斗到三十招开外。
  程玉又惊又怒,倒退三步,喝道:“盂(孟)总镖头,你──”孟霆笑道:“少寨主,这场是你赢了。线上的朋友点到即止,何必两败俱伤?在下不过效法令尊,志在免伤和气而已。”刚才石冲与青狼程浩那场搏斗,石冲本来可以取了青狼性命,是程老狼替他儿子化解了。故此孟霆这次插手替徐子嘉化解,自是振振有辞。何况他也夺了徐子嘉的枪,免了程玉受伤,并非厚此薄彼。
  孟霆心中微凛:“这头老狼原来也会借力打力的功夫!”虽然心中微凛,却并不慌忙,铁牌往旁一偏,右手的长剑在铁牌掩护之下己(已)是“唰”的一招攻出。
  孟霆向下一扑身,倏地一个盘旋,铁牌横展,向程老狼肚腿打去。程老狼搂膝绕步,一招“倒洒金钱”,向后一甩腕子,烟管挟着寒风,点打孟霆的左肩井穴,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孟霆急把铁牌一扑,照烟管猛砸过去,程老狼喝声:“好!”烟管伸缩不定,俨如毒蛇吐信,倏然间己(已)是变了招式,倒持烟杆,戳向孟霆的咽喉!
  两人由合而分,再度由分而合。程老狼把浑身本领都拿了出来,一只铁烟杆指东打西,指南打北,时而当作点穴铁(撅?)使,时而当作小花枪用,变化奇诡,迅捷莫测,招招都是指向孟霆要害,孟霆以铁牌掩护长剑,也是将平生绝技施展出来,铁牌砸、打、劈、压,长剑刺、削、斫、挑,以沉稳雄浑的铁牌招式配合着长剑轻灵迅捷的招数,攻守兼施,与程老狼打得难分难解。
  藤蛇棒软中带硬,可作鞭使,能以柔克刚,是一件很难练好的兵器。武功稍差的人决不敢用。徐子嘉是个行家,一见棒到,识得厉害,不敢给它缠上,当下赶紧抽枪,倏翻手腕,用一招“偏花七星”,枪尖上抖起点点寒星,斜刺他的小腹。这一招(“)偏花七星(”)是徐子嘉的得意枪法,可以同时刺敌人七处穴道。程苏知遇劲敌,一声“来得好!”急展藤蛇棒,“斜挂单鞭”往外一挂,只听得叮叮当当之声,宛如繁弦急奏,瞬息之间,徐子嘉的烂银枪和程苏的藤蛇棒已是碰击了七下。徐子嘉这一招“偏花七星”竟然给程苏在举手之间破了。
  程玉吐气开声:“吓,变招好快!”说(话?)犹未了,青钢剑疾发如风,“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三环套月”“倒打金钟”。一连四记连环招数,剑走轻灵,刺咽喉,挂两肩,削膝盖,其疾如风,其锐如箭。秦斡快,他比秦斡更快,使到了第四招“倒打金钟”,猛的大喝一声:“着!”秦斡应声中剑,肩头给划开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血流如注,还幸未曾伤着琵琶骨。但亦已不堪再战了。白狼程玉击败了秦斡,直奔骡车。
  孟霆击退了程老狼,宛如猛虎出柙,把挡路的强盗杀得四散奔逃,正要与徐于(子)嘉会合,杀进重围,抢救骡车上的那位准新娘,忽听得背后微风飒然,程老狼又已追到,孟霆听风辨器,反手一剑,“当”的一声,把程老狼的旱烟杆荡开。
  趟子手张勇冒险跑来,盗徒与镖队正围绕着骡车展开混战,无人截他,张勇跑到了孟霆身边,说道:“总镖头,让我给你洗洗眼睛。”孟霆认得张勇的声音,收起铁牌。张勇取了一条手中(巾) ,在水囊中浸湿,蒙着孟霆双眼,辛辣的感觉渐渐减轻,孟霆放下了心上的一块石头,知道自己这双眼睛,大约是可以保全了。
  那两个老苍头一胖一瘦,程苏的藤蛇棒向瘦的那个缠来,胖的那个一晃身躯,却抢到了同伴前面,笑道:“这个让给我吧!”往下一矮身,一个盘旋,顺着旋身之势,避过棒头,抓着棒腰,喝声:“撤(撒)手!”程苏的藤蛇棒脱手飞出,说时迟,那时快,胖苍头夺过了棒喝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手起棒落,依样划葫芦的也是使出了那一招“藤蛇缠树”,把程苏绊得登时跌倒,四脚朝天!孟霆暗暗喝彩:“好一手漂亮的空手入白刃功夫!”
  黄狼程挺抖起链子锤,喝声“打!”一对西瓜大的链子锤,流星般的向那瘦苍头打去。瘦苍头笑道:“来得好!”微微一侧身,让过锤头,双指一钳,己(已)是钳着铁链,也是喝声:“打!”链子锤倒打回来,和程挺的另一只链子锤碰个正着,双锤交击,火星蓬飞。程挺受不了对方反击的那股大力,大吼一声,身躯震翻,倒在地上,晕过去了!
  眨眼间安达己(已)抢近骡车,那两个老苍头并肩而立,喝道:“来吧!”
  安达着着抢攻,招数越展越快。激战中,安达忽地折扇一张,朝着胖苍头的面门一扇。胖苍头大怒,出掌撕他的扇子,安达横扇如刀,倏地从他左臂削过。胖苍头大叫一声,倒跃三步,一条袖子,己(已)是给鲜血染红了一片。原来安达这把折扇,扇骨乃是磨利的钢片做的,可以当作刀剑使用。他向那胖苍头面门一扇,乃是有意扰乱他的眼神。胖苍头猝不及防,着了他的道儿,左臂被划开了一道三寸多长的伤口,虽然未伤了骨头,也是疾痛难当。
  瘦苍头顽强之极,明知不敌,依然挡着骡车,寸步不让。安达一柄短短的折扇,倏张倏合,忽上忽下,张开时当作五步(去掉)行剑使,合起来又可当作点穴的判官笔,当真是变化莫测,迅捷异常。他这柄折扇比程老狼用的那恨(根)烟管更短小,招数的凌厉则有过之而无不及。镖队的人刚才见了程老狼用烟管打穴,已是叹为绝技,如今看了安达折扇上的功夫,更是矫舌难下!始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一山还比一山高,此话当真是半点不假。
  孟霆还未赶到,此时那两个老苍头,一个给点了穴道,还躺在地上,一个又已退下,即使孟霆能够及时赶到,单打独斗,他也绝不能胜过野狐安达了。孟霆不禁顿足叹气,心里想道:“糟了,糟了!这支‘镖’失在我的手上,镖局固然要关门,我盂(孟)霆的一世英名,也是要付之流水了!”
  说时迟那时快,安达无人拦阻,己(已)是长驱直入,揭开了骡车的车帘,哈哈笑道:“小姐莫惊,我会怜香惜玉的。你想早点安歇,我这就带你去安歇。”口中说话,一只手已是伸了进去。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4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回
  说话之间,斗场的形势已是起了变化,程老狼与那瘦苍头,还是打得难解难分,但他的儿子白狼程玉,已是抵挡不住那胖苍头咄咄迫人的攻势。

  骡车上那少女揭开珠帘,打了个呵欠,说道:“展大叔,时候不早,我想歇啦!”言下之意,显然是在催促她的两个老仆,赶快打发敌人。

  那瘦苍头说道:“是,小姐,你请安歇。老奴马上给你赶开这群野狼!”口中说话,手底招数丝毫不缓。白狼程玉立足不稳,给他迫得连连后退。瘦苍头陡地喝道:“咄,还不撒剑!”程玉一剑横封,忽地只觉虎口一麻,那瘦苍头横跨上一步,左手托起他的肘尖,右手五指如钩,已是抓着他的虎口。

  程老狼眼观四面,耳听八方,一见儿子遇险,倏地身形一转,避开了胖苍头的一招擒拿手,铁烟袋用了一招“金鸡点头”,烟管向瘦苍头面门点到。说时迟,那时快,瘦苍头已劈手夺下了程玉的青钢剑,喝声:“去!”把程玉推开,“青钢剑”一架,“当”的一声,青钢剑损了一个缺口。瘦苍头笑道:“这口剑不济事,还你!”脱手掷出,长剑化作了一道青虹,直到程玉的后心。程玉刚刚被他一推,脚步跄踉,尚未站稳,焉能抵挡?

矛盾了,开始交手的时候是白狼程玉对胖苍头,程老狼对瘦苍头,后来怎么颠倒了,他们什么时候调换了对手???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4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回
  孟霆此时距离骡车己(已)近,看得分明,只见玉簪上挑着一只血淋淋的眼珠。
  瘦苍头一口咬去了玉簪上的眼珠,在嘴里咀嚼得唰唰声响,恨恨说道:“这野狐胆敢对小姐不敬,小姐只废掉他一只招子,真是大(太)便宜他了。”镖队的人,见他这副咬牙切齿的形状,生吞安达的眼珠,无不骇然。
  那小姑娘道:“请姐姐坐好了受我一礼,我叫周凤,住在凤凰山百花谷。”口中说话,两只小手己(已)是握着车把,轻轻一抬,那辆骡车登时给她抬了起来,两只前轮露出地面,端端正正的恢复了原来的位置。镖队的人都是不禁一惊,这小姑娘好大的气力!
  周中岳情知不敌,不敢强邀,当下说道:“老奴遵命。我家小姐拜帖请你收下。”掏出一张大红帖子,把手一扬,帖子便即向那骡车飞去。此时双方的距离已在六七丈外,帖子不过是一张稍为厚点的纸片,居然能够在六六(七)丈外掷来,这手功夫,虽然吓不倒那少女,却已吓得镖队的人目瞪口呆了。
  周中岳和他的孙女走后,荒林中就只剩下镖队的人了。总镖头盂(孟)霆满面羞惭,过来与那少女重新见过礼,说道:“孟某有眼无珠,不知韩姑娘身怀绝技。今晚全仗姑娘吓退贼人,保全了虎威镖局的这支镖旗,请受孟某一拜。”
  盂(孟)霆满面通红,说道:“姑娘取笑了,这‘保护’二字,应该颠倒过来说才是。”
  孟霆老于世故,人家不愿意说的他自是不便再问下去。心里想道:“程家五狼、野狐安达、周氏祖孙,这几拨强盗都败在韩姑娘主仆手下,那姓奚的女子料想也动不了她。”盂(孟)霆与徐子嘉都有着同样的疑问:“为什么这位韩姑娘的父亲要不惜重金,来请他们保镖?”但这事却也不便坦直的去问作为“被保护”的准新娘子身份的韩姑娘,而且这少女此时亦似乎露了疲倦的神态。
  此时已是将近三更时分,镖队的人经过刚才一场混战,有七八个人受伤,其中伤得最重的是副总镖头石冲,他给黄狼程挺的链子锤打了一锤,打破了脑袋,敷上了金创药,流血仍然未止。没有受伤的也都疲累不堪。盂(孟)霆以总镖头的身份,自是应该去给他们慰问,扶伤,于是在向这少女道谢后,便退下去料理镖队受伤的弟兄。
  盂(孟)霆怫然不悦,道:“我知道我们对付不了强敌,可是我们也不能无功受禄。两位老哥若不肯给我说明个中原委,我回到洛阳之后,只好将镖局的招牌收起,拼着变卖产业,也一定要退回贵主人那已经付了的一千两金子!”有两句话孟霆藏在心里还未说出来的是:“你家主人钱多不在乎,我孟霆可不能为一千两金子受你们的戏耍!”
  瘦苍头展一环似乎很欣赏盂(孟)霆这份江湖豪气,说道:“总镖头,你别过意不去。你一点也不是无功受禄,走到这里才出事,已经是你的大功了。你要知道我家主人请你保镖的原因吗?好,我和你说!”孟霆拱了拱手,说道:“请你老哥指教,以开茅塞。”
  盂(孟)霆已知这两个老苍头不是寻常人物,心里想道:“说不定他们是江湖上大有来历的人物,不知什么原故,才屈身为奴的。他们隐姓埋名许多年,当然不想给外人知道。”江湖上禁忌甚多,打听别人的私事就是禁忌之一,孟霆自是不便查根问底。
  一马当前的那个女子,头上飘着红中,身上穿的是大红衣裙,脚上穿的是红缎绣花鞋,胯下的坐骑也是点点红斑的“汗血桃花马”,朝霞映照之下,红草己(已)是分外鲜明,加上这样的一个红衣女子骑着小红马在红草上飞驰,当真就像一团火似的猎猎烧来。那股气焰,那股泼辣的味道,令得镖队的人无不目瞪口呆。当前的景象构成了一幅绝美的“动画”,但美得却是令人惊心动魄!
  孟霆的镖局是已经收了人家一千两的金子的,莫说那位“准新娘”韩小姐是在病中,她那两个老苍头不肯让她出手;就是可以出手的话,孟霆护镖有责,也是决不能袖手旁观的。主人家既然没有吩咐下来,说是来人乃是朋友,盂(孟)霆当然是要率领镖队上前迎敌了。
  红衣女子喝道:“给我躺下!”当的一声,马鞭击在铁牌之上,小小的一根马鞭,竟然把他的铁牌打歪,震得盂(孟)霆的虎口火辣辣作痛。孟霆这一招本来是牌剑兼施的连环招式,刚使到一半,铁牌反砸回来,却把他的长剑砸开了。连环招式变成了连环反打自身。那柄长剑插进了身后的一棵大树。这一招孟霆,(去掉)端的是避得好险,若非他当机立断,把剑抛开,这一剑反刺回来,他已是没有性命了。现在虽然保住了性命,却也禁不住接连退出了六七步,方能稳得住身形。
  说时迟,那时快,红衣女子一提缰索,小红马已是从孟霆让开的缺口驰过。红衣女子笑道:“虎威镖局的总镖头果然是名不虚传!”盂(孟)霆没有如她所料的躺下,红衣女子已是颇感意外,这句说话并无嘲讽的成份,但听到孟霆的耳中,却是不由得他不满面通红,恨不得有个地洞钻下去。
  韩佩瑛稚气地问道:“爹,你怎么不高兴了?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在江湖上随便结交朋友,但这位奚姐姐是个女的,有什么打紧?”原来韩佩瑛自幼许配扬州谷家,是以她父亲在她出门之时,曾经郑重吩咐过她谨慎交游(友?) ,以免惹出闲话。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5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回    荒原镖客惊呜(鸣?)
  镖队的人职责攸关,见这骡车要走,都着了急,盂(孟)霆一马当先,连忙跑过去叫道:“奚姑娘,你可得给我们一个交代。”
  奚玉瑾格格一笑,说道:“总镖头,你不必着慌,你们是给韩家保镖的,如今就当是我接手保这支镖好啦。不过,我也不是抢你们的生意……”说至此处,玉手一扬、一枝短箭射了出来,孟霆听风辨器,知道这枝短箭射出的劲道不大,显见对方只(去掉)并无恶意。孟霆绷紧的心情放松,将短箭接了下来,入手清凉,仔细看时,却原来是一枝碧绿色的玉箭,箭杆上雕有一个小小的“奚”字。
  孟霆道:“我们虽然本领不济,也可以给两位跑一跑腿。”胖苍头陆鸿道:“总镖头的好意我们心领了。事己(已)如斯,恕我直言,这件事你们也是插不了手的了。你们已经尽了责,敝主人绝不会怪你的,你们还是早早回去吧。”这两个老苍头选了两匹坐骑,说完了话,马上就走。
  谷家父子回去之前(后) ,由于路途遥远,两家很少往来。十年当中,只有韩大维去过一次扬州。韩佩瑛一来因为年纪小,二来因为是未过门的小姐身份,自是不便跟她父亲同去。
  韩大雏听得老朋友逝世的消息,很是伤心,不免也谈起了他们的婚事。谷啸风推说年纪还小,二来他要按照古礼服三年之孝,不便接个“童养媳”过门。韩大维也是有点舍不得这样小的女儿离开他,终于同意了谷啸风的意见,侍(待)他三年脱孝之后,再来迎亲。不料自此之后,时局日非,兵荒马乱,南北阻隔,谷啸风不能来迎亲,韩大维又因遭了一次意外,得了一个内伤的病,武功虽然未失,行动已是不便,因此也不能亲自送女儿去完婚。
  宿疾霍然而愈,韩佩瑛的欢喜自是可想而知,但也因此不能无疑,心里想道:“奚玉瑾为什么偷愉(偷)给我医好了病,不肯让我知晓?她把我接到百花谷来,为的就是给我医病么?还有,她说谷啸风在这儿,这究竟是真的呢,还是这只是她要我来百花谷的一个藉口?”
  韩佩瑛正自迟疑,不知该不该把这些问题向奚王瑾的哥哥请求解答,奚玉帆己(已)是望着她微笑道:“韩小姐,请你给我把一把脉。”
  奚玉帆道:“舍妹那年从你家作客回来,己(已)预防有今日之事。那时令尊早已受了修罗阴煞功之伤,以至下半身不大灵便。是么?”
  奚玉帆好似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神态也是有点不大自然,跟着说道:“实不相瞒,这少阳神功,是我去年才开始练的。我与谷啸风切磋武功,承蒙他授我少阳神功的心法。我们兄妹用家传的两种武功与他交换的。韩小姐,你这病要恢复得快,必须三管齐下,金针拔毒、九天回阳百花酒与少阳神功,这三样缺一不可。否则你苦(若)只练少阳神功,虽然也可以慢慢自疗,但却最少需要两年才能病好了。为了替你治病,我只好权宜行事。韩小姐,请你恕我冒昧!”
  奚玉帆说道:“我知道你是来作新嫁娘的,但谷啸风不在扬州等你成亲,却到了我们这儿,你难道不觉得有点奇怪吗?你不想知道其中缘故?你的婚事当然不用我管,但无奈却和舍妹有关联,我做哥哥的也就个(不)能不理闲事了!”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5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回
  任天吾道:“不错。这奚玉帆就是奚璞的儿子。奚璞是谁,想必你还记得吧?他──”谷夫人颤声叫道:“你不必说了!”但往(任)天吾还是在她喝止声中说了出来:“奚璞,他,他就是当年与你订了婚而你不肯嫁他的那个人,奚璞有一子一女,他的女儿奚玉瑾听说和啸风十分要好,啸风这次就是为她逃婚的!”
  窗里窗外气坏了两个女人,窗外的韩佩瑛虽然早已知道此事,但是如今在任天吾日(口)中得到了证实,证实了奚玉瑾所说不是假话,韩佩瑛还是不能不感到好似有利针刺在心上般的难过。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7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回
  韩佩瑛挤到前而(面) ,此时谷啸风正使到一招“大漠孤烟”,剑直如矢,但明晃晃的剑尖却又俨如毒蛇吐信,伸缩不定,看似要点对方胸口的“璇玑穴”,又似要点胁下的“愈气穴”。雷飙喝声:“来得好!”身形一个盘旋,使出了“猛禽夺窝”的招数,金刀反手斜劈过去,当的一声,荡开了谷啸风的长剑,占了他原来的方位,第二刀第三刀连环劈下。
  韩佩瑛的话虽然未曾说得完全,但也可以听得出来,她的意思并不是要和谷啸风成婚。不过,雷飙却以为这是女孩儿家的羞涩、矜持,并不看重她的说话。倒是对谷啸风的坚决悔婚,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当下接(按)着刀柄喝道:“好,第一条路你不走,第二条路我和韩姑娘送你到洛阳见她的爹爹,到了韩家,我即置身事外!”
  谷啸风急于求胜,一招得手,便即反攻。哪知不急犹好,一急更糟。他的剑法属于轻灵迅捷一路,应当以柔克刚才有取胜之机。硬打强攻,这就恰恰变成了以已(己)之短攻敌之长了。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7 20: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回
  谷啸风心头一震,赶忙抓牢剑柄,身躯一个盘旋,长剑划起一道圆弧,防备对方乘虚点穴,这是一招攻守兼备的招数。任天吾道:“封闭谨严,但若碰上高手,却是仅能自保,久战下去,必然不利。你这招该用(“)闲云出岫(”),柔中带刚,反攻才行。”
  任大(天)吾道:“那是在上官复未投蒙古之前,韩大维与他往来。则是在上官复已经做了蒙古国师的副手之后。”
    任大(天)吾道:“那年我到洛阳,韩大维不敢邀我到他家中,你知道为了什么?就是因为他的家中正巧来了一位贵客!”
  这晚韩佩瑛在黄河南岸的一个小镇住宿,这个小镇只有一间客店。韩佩瑛投宿之时,店主人早已站在门前迎接,韩佩瑛一问,果然又是有人给她定了房间,吩咐店主人的说话和齐河镇的那人一样。不过这个人却是个秃头的汉子,又不是齐河镇(店)主所描绘的那个人了。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7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回
    洪圻心中恼怒,想道:“你这是明知故问。”但因他一来有事求人,二来他把韩佩瑛错当作一个姓宫的女子,而那位宫小姐的父亲正是他最忌惮的一个大魔头。因此尽管心中恼怒,却还是不能不必(毕)必(毕)敬地说道:“请宫、公、公子高、高抬贵手!”心中怒气难宣,说话不觉颤抖,听了似是口吃的模样。“宫”“公”同音,韩佩瑛只道他连说了三个“公”字,仍未知道他是称呼自己的姓氏。
  那粗豪汉子冷冷道:“来得好,我正要领教洪帮主的毒砂掌功夫!”话犹未了,只听得“碰(砰?) ”的一声,洪圻跌了个四脚朝天,骨碌碌的从楼梯口直滚了下去!这一招快如电光石火,群豪连他用的是什么招数,都还未曾看得清楚。
  和韩佩瑛同桌的那个小厮把酒杯一顿,说道:“岂有此理!好好一座酒楼,竟给伧夫弄得臭气薰(熏)天,这酒不能喝啦!”
  群豪心想那(哪)有这样交朋友的道理,但慑服于对方的武功之下,人人都是敢怒而不敢言。半晌,楚大鹏说道:“多蒙令师青睐,肯与我等折节下交。那么,我们那些受伤的兄弟,濮阳兄想必是可以高抬贵手了?”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7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回
  一来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来濮阳坚也不相信这乡下少年当真就有那个造诣,若然是他故弄玄虚,给他吓退,岂非笑话?于是濮阳坚咬紧牙很(根) ,一掌就拍下去。
  韩佩瑛一来推却不掉;二来她己(已)怀疑宫锦云是个女子,和一个女子同行也没有什么不便了。韩佩瑛暗自思量:“且待我和他走了一程,相熟之后,再试探他。他若是个女子,一路同行,也总会露出痕迹的。”于是说道:“好,那么咱们就赶路吧!”
  这是一支民间流行的小调,曲调轻快,把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盼望与情郎相会的心情写得很“绝”。韩佩瑛听了这支曲子,己(已)有十成把握,断定宫锦云定是女子无疑!
  宫锦云道:“不用,不用!”楚大鹏道:“那么请姑娘用我们的坐骑吧。”宫锦云恼道:“别罗嗦了,我不用坐骑。”原来她之所以愿意去会公孙璞,还有她的私事,当然不愿意有人跟她。她是在海岛长大的,骑术并不精妙,走崎岖的山路不如步行更好。楚、洪二人不解她何以突然发(脾)气,只好诺诺连声,让宫锦云自去。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148

主题

8792

帖子

3万

积分

武林名宿

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33014
声望
19754
银两
52678
帖子
8792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0-12-21
最后登录
2018-11-20

佳人家园管理

QQ
发表于 2011-4-27 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回
  他记得他自小体弱多病,经常是三天两日就要吃药,队(从)他有记忆的时候开始,他所记得他的童年,就是“泡在”苦茶之中的。
  病虽医好,他的母亲还怕留有后患,因此要他拜耿照为师。耿照的武学造诣虽然不如三位大师己(已)到登峰造极境界,但他曾得异人传授,懂得逆行经脉的功夫,练了他这门正邪合一的内功,可以根除走火入魔之患。
初衷不改,此心依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8-11-21 12:02 , Processed in 0.125001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