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028|回复: 0

远去的美丽——随笔白发情 (作者:寒照雨)

[复制链接]

452

主题

2561

帖子

8904

积分

一派掌门

整理马甲号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8904
声望
6057 声
银两
28681 两
帖子
2561
精华
2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06-11-15
最后登录
2019-2-19
发表于 2010-7-11 17: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园需要梁迷共同建设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作者: 天山游龙 发表时间: 2010/04/06 10:56

远去的美丽
      ——随笔白发情


    一剑西来,千岩拱列,魔影纵横。问明镜非台,菩提非树;境由心起,可得分明?是魔非魔?非魔是魔?要待江湖后世评!且收拾,话英雄儿女,先叙闲情。
    风雷意气峥嵘。轻拂了寒霜妩媚生。叹佳人绝代,白头未老;百年一诺,不负心盟。短锄栽花,长诗佐酒,诗剑年年总忆卿。天山上,看龙蛇笔走,墨泼南溟。
                                        ——调寄《沁园春》

    一阙词来,南国清梦,一梦十数年,情天幽咽。今以作文随记之,寥寥数笔,且抒胸臆。

经霜方显傲寒心
    很长一段时间,在我的意识里,认为练霓裳的白发换青丝,卓一航要负很大一部分的责任,不是因为卓一航性情上的唯唯诺诺,用情至深的练霓裳也不会一夜白头,也就不会有如此心碎的结局。
    前些日子,为做一些整理,细细地读了一遍《白发》,思想有所触动,对卓、练二人的感情似乎也有了某些深入的理解,少时看书因理解上的狭隘而产生的一些表面化的认识也随之改变了;对于卓一航,个人似乎也没什么怨言了,此君为情承载了太多怨声,故事如他,懦弱如他,又怎能再成其为诟病的因由,这样对卓一航也不公平,除开思想礼数上的伽锁,他也是位至情至性之人。
    黄龙洞的初会,那惊鸿的一瞥,定下了卓、练二人间一世的情缘,直至白首。武当山涧的一夜白头,却成了彼此人生的转折点,然,练霓裳为了爱情换尽缕缕青丝,并不是简单地说谁负谁的责任可以概括得了的。卓一航和练霓裳的相爱,本身是无对错之分的,但在旁人眼里却落得个不容,书中屡次提到卓一航是被周遭的环境所迫,思想上反复犹为巨烈,明月峡畔的夜话,武当山上的误会,卓一航每次都是在做选择,却始终无果,因为他的压抑,他的背负让他不得不在思想上举棋不定,可叹,现实中每个人的人生不都是有所羁蹒吗?!人生就是在不断的羁蹒中进行选择,选择中找到本我,认识到自我,进而完成超我。
    卓一航和练霓裳之间隔着许多东西,近的有师门的恩义,长辈的期望,远的有世间的偏见,俗念,这些无疑都可成其为决定因素和造成悲局的最重要的原因,而这些无形之中又给卓一航带来了极大的困扰,一边是师门之义,一边是相爱之情,情义终究两难全,卓一航思想上的动荡与矛盾也就源于此。卓一航从小生长的环境,所受的教育,断然不允许他的练霓裳之间有什么,他和练是处于两个世界中的不同的两种人,卓一航性情软弱,练霓裳性格刚强,卓一航思想正统,练霓裳却有着爽朗的性子,卓一航对待每一件事,每一个问题,总要想到师门的恩义,家庭的恩义,练霓裳则是洒脱,可以说没什么需要她顾忌的,他们两人的思想、心性也就成了明显的差距,他们之间无形的压力也随之产生了,面对这些,卓一航有时显得颇为无奈,直到后来练霓裳仗剑闯名山,卓一航在师门的压力下,神志不清地向其发了绝命的三弹,最终累其一夜白头,劳燕分飞;这二人,无疑是两极,“弱”与“强”之间,却早已种下难解的宿缘……
    仗剑闯名山的第二日,佳人白头,伤心远去。从此,卓一航变得痴痴傻傻,目光呆滞,如此三月,直到慕容冲寻上武当,他仍是浑然未醒,慕容冲一句“卓一航,你会哭,不害羞么?玉罗刹敢作敢为,你难道就不如一个女子!”方才点醒了卓一航,使他毅然绝然地冲破束服,追寻佳人去了。天山脚下,大漠草原,卓一航的足迹踏遍整个回疆,为只为那白发覆顶的忏悔与愧疚。然而,无形墙依然隔着他俩,练霓裳的几次避而不见,宁愿留有一点未了情,宁愿咫尺天涯……书外,阅毕此节的我不胜惆怅,在感叹如此倔强的练霓裳的同时,也为卓一航情何以堪!以前有师门的恩义,后来有盈盈的白发,或许,这一切在一开始就是一个无可避免的凄婉结局;思及此,局外人又能说什么,两人的感情只有当事者双方才会体会,或甘或苦,都是铭记于心的爱,可能,这就是升华了的爱情。


“漠漠黄沙埋情伤只影,迢迢银汉传恨盼双星”,驼峰上的卓一航用尽一生时光苦守着优昙花开,追忆过往,悲伤春秋,伤心往者已矣,来者未必可追;此般夜夜遥望星空,果真是如醉似痴,情深意切!当心湖浪涌的卓一航用剑在石壁上刻下了一首律诗时,不禁让人心泛悲凉,此情此景,无不为之恻目,“别后音书两不闻,预知谐诼必纷纭。只缘海内存知己,始信天涯若比邻。历劫了无生死念,经霜方显傲寒心!冬风尽折花千树,尚有幽香放上林。”书中最后提到卓一航时,他自有不尽的凄凉胸臆,怅然的太息,“刻了之后放声吟诵,馀音袅袅,散在山巅水涯,天上的北极星又升起了!”此间的我,感慨着那形单影只的孤影,唯有仰天长叹,命运弄人啊!卓、练二人的悲剧里面太多的外界因素,命运之神却没有对他们有任何的眷顾,穷其一生,也只有彼此守望相忆罢了。抑或,这样的结局正是整个故事的震撼之所在,悲局之美往往比大团圆的结局更能深入人心,引起读者的共鸣。
    突然想来起了一阙词,元好问的雁丘辞,“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这是很多年前就读过的一首哀思雁子的词,想想,贯之于卓、练二人,行间字里流露出的是无尽的叹息与离情。大漠上匆匆一别,花开花落,月圆月缺,二人不经逝去了一生的光阴,六十年弹指一挥间,当练霓裳步入石窟,再度悠然遐思她与卓一航二人间的情义时,她已是百岁高龄,此时于她,旧事若梦,前尘回首,已是茫然。“百年一诺,不负心盟”,那首道不尽卓一航情义的七律,成了时间最好的证人,证明在这几十年间,卓一航用心事书写下他对练霓裳的永恒之情,直至生命的尽头。《七剑》尾声,两朵优昙花相继盛开,绽放出一红一白的美丽,练霓裳望着那两朵优昙花,为情出神、动容,只因那痴痴守候着花开的人儿;书外,为之动容的还有一路聆听他们故事的人们,他们二人的爱情经历了人世间礼数的洗礼后,相信会在另一个世界中得到延续。
    走笔至此,更多的是感伤……当爱情经历了人世间的曲折后,又要经历生离死别的痛楚,那么,此段情将是何等的悲切?!个中滋味也只有自知了,也许更多的有着辛酸吧。卓、练二人之情初时如烟花般灿烂,而短暂,如是《白发》般可悲、可叹,让人无限惋惜;时光荏苒,六十年过去了,当年的韶华已然不在,红颜业已老去,已是到了《七剑》中的二人在经历了岁月的磨砺后,这份情来得更加弥足珍贵。读罢他们二人的故事,掩卷成思,二人间的感情竟然如此之深切,情可圈、爱可点。“叹人生,几番离合,便成迟暮”,回溯卓、练二人一生的感情路,泫然欲泣!
    在世时,练霓裳用情如夏花般绚烂、奔放,却无法拥有和卓一航间的情义,只得在遥遥相望中度过此生;待得百年归去,此情犹如秋叶之静美、恬然,且有了一份只属于他们二人的宁静与安详,泰戈尔的诗用于此也许是最好的注脚了,当美丽渐渐远去,当人们无法获知它的行踪时,秋叶的静谥将取代了它最初的容颜,同样也会扣人心弦,也会情天绵长!

后记
    文是拙文,意为随笔,旨在记录看书过程中某些的短浅的想法,抒发的也不过是一些个人的情感罢了。
    此文早在两年多前就已经开始动笔写了,那时才读完《白发》,正在读《七剑》,可曾想,自己一时的疏忽,就这么放下了,这一搁浅就过去了两年有多。期间,吧里有很多人写过白发文,自己的心灵一次又一次被触及过,可始终却没再提起过手中的笔,没有再正视过心底的感触……时过境迁,无目的忙碌着的我早已把以往的“有感”置于脑后了。
    上月,梁公走了,我在悲伤中度过了一年的除夕佳节。
    悲痛之余,更令我缅怀不止。其间,在整理一些资料时偶然发现了这篇未完成的草作,特意拎来写完,是为悼念梁公的远去。

                                 照雨搁笔于2009年2月13日夜

转自百度梁羽生吧 作者为梁羽生吧吧主
期待你的文章也收入梁羽生迷作品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9-10-23 16:36 , Processed in 0.093750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