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羽生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63|回复: 9

[梁书研究] 第一回 冰湖殲怪 白髮魔女顯奇功

[复制链接]

15

主题

48

帖子

1417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417
声望
993
银两
8302
帖子
48
精华
7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1-11-19
最后登录
2018-7-5
发表于 2018-7-5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此書不詳。實際書名也不知。
參照各種盜版目錄,原書名很可能是兒女英豪傳。
講述後天山七劍在白髮魔女帶領下抗清的故事,可謂天山七劍傳。
被盜版於1958年4月,初版時間可能更早,具體不詳。
全書共九回。
第一回 冰湖殲怪 白髮魔女顯奇功/番僧盜劍 天龍約戰天山俠
第二回 追蹤鷹犬 七劍大鬥準王府/知難而退 九惡鎩羽黑海子
第三回 追寶尋劍 凌未風遠涉西域/八面埋伏 傅青主智擒兇僧
第四回 冰天雪地 劉郁芳私探虎穴/敵愾同仇 天山俠計滅羣魔
第五回 夜探天龍 巧逢雙惡/齊臨虎穴 勇救英雌
第六回 比武逞雄風 武瓊瑤施展絕技/敗中圖取勝 祥雲僧暗裏揚鏢
第七回 探敵蹤 飛紅巾施壁虎功/尋舊夢 鐵頭陀命喪藏春洞
第八回 公報私仇 歐陽湘甘為鷹犬/齊心協力 天山俠勇抗清兵
第九回 御駕親征 康熙皇班師回國/知難而退 眾豪傑靜待時機
實際可能應是八回,第二回明顯比其它各回文字少許多,大概盜版盜錯了。
估測每回兩萬字的話,大概十六萬字。
此著參考了塞外奇俠傳、白髮魔女傳、七劍下天山、江湖三女俠等書。

15

主题

48

帖子

1417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417
声望
993
银两
8302
帖子
48
精华
7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11-11-19
最后登录
2018-7-5
 楼主| 发表于 2018-7-5 16: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山七劍傳

        第一回  冰湖殲怪 白髮魔女顯奇功
番僧盜劍 天龍約戰天山俠

       已慣江湖作浪遊,且將恩怨話從頭,英雄兒女各千秋!
       瀚海雲烟曾入夢,天山劍氣未全收,蛾眉絶塞有人愁!
——右調浣溪沙


        上面這一首詩歌,是爲「後天山七劍」凌未風、易蘭珠、飛紅巾、武瓊瑤、桂仲明、張華昭、劉郁芳七位英雄兒女傳奇的故事,給編成了這首詩歌,在草原上到處歌唱。

        且說天山七劍凌未風率領羣雄聯合傅靑主,李赤心等大破布達拉喇嘛宮,殺死楚昭南和長白山派祖師齊眞君,與及天龍派天蒙、天雄七八名喇嘛高手,還有十多名淸宮衞士之後,事畢奏凱歌返回天山,再破西域三妖桑孤、桑仁、桑乾,高奏凱歌,從此桂仲明成了武當派北支的開山祖師,按卓一航遺命,張華昭也列人武當門下,學了達摩劍法,算是桂仲明的師弟。

        凌未風傳了晦禪的衣砵,和劉郁芳隱居天山。飛紅巾得了牧民的愛戴,則一生都在草原之上馳騁,作新疆各族的盟主,有甚麽事情發生時,凌未風就會到飛紅巾軍中作客,幫她策劃,事情完了,又飄然而去。易蘭珠和張華昭跟着凌未風,並在天山之上,給楊雲驄建立了衣冠塚。

        每當春秋佳日,天山之巔,常見劍氣縱橫,那就是凌未風和易蘭珠在練劍了。

        這一年的冬天,雄偉壯麗的天山,藍濛濛的煙雲彌漫天際,雪山冰峯,矗立在深藍色的空中,像水晶一樣,閃閃發光。這時,朝陽初出,積雪的高峯受到了陽光的照射,先是紫色的慢慢地變了紅色,映得峽谷裏五光十色,壯麗斑斕,任是最神妙的畫工,也畫不出這幅「天山日出」的景色。

        當在這時候,有五個男女,在峯上練劍,只見寒霜滿地,紫電飛空,宛如水銀瀉地,花雨繽紛,分不淸劍影和人影。這五個靑年男女,就是天山七劍絕世英雄,凌未風、易蘭珠、張華昭、桂仲明和劉郁芳。他們五個人,每日天未露曙,就在峯上練劍。天山早晚有兩個奇景令人沉醉讚嘆,早的就是「天山日出」,晚的便是天山月色了,天山月色也是大自然的奇景之一,唐朝的大詩人李白就寫過「明月出天山,蒼茫雲海間」這樣的絕句。

        他們練完劍了,正在欣賞「天山日出」,易蘭珠却留神峯下,祗見一個紅衣少女,往峯上爬上來,不禁呀一聲,對凌未風道:「凌叔叔,武大姐來了。」凌未風聽了,顧不得欣賞日出,往峯腰一看,果然是武瓊瑤。過了一會,武瓊瑤到了峯頂,哈哈大笑道:「凌大俠,你們又在練劍麼?」

        凌未風搖頭道:「咱們正在欣賞日出,要是你早到一步,便齊來欣賞日出啦!」易蘭珠問道:「武大姐,你今日過來這邊高峯幹麽?」武瓊瑤道:「師傳叫我過來請你們過去南高峯哩。」凌未風道:「白髮魔女叫咱們去南高峯有什麽事?」武瓊瑤道:「師傅請你幫手。」

        凌未風冷笑道:「武瓊瑤你又打誑了,你的師傅是個武功蓋世的人,叫咱們幫甚麽?」武瓊瑤道:「凌大俠,你有所不知了,師傅請你們過去南高峯,一來要你們幫手除害,二來師傅說給你們開開眼界呢! 」凌未風道:「到底是怎麽回事?」武瓊瑤便把白髮魔女請他們過去南高峯的理由,說給他們知道。

        原來白髮魔女和飛紅巾、武瓊瑤所住南高峯,是天山裏面最奧妙的地方,溫泉長暖,萆木秀發,氣候一年四季,溫暖如春,麋鹿野獸,不時出沒,置身其中,無疑桃源樂國。

        天山本來是盛產猛獸之區,可是白髮魔女自從在那裏居住之後,南高峯這一帶,猛獸絕不敢來,因爲白髮魔女每逢發覺猛獸走入南高峯地界裏面,一定把牠設法找尋出來,予以搜殺。野獸也有人性,日子一久,野獸也知道隱居在這南高峯裏面的人具有絕大的本領,並不好惹,不敢再迫近了。

        這一年的冬季,白髮魔女忽然發覺南高峯的野獸,日漸稀少。

        可是白髮魔女所住的洞府在東北五十里外,有一個大湖蕩是在一座死谷裏面,以前是火山的噴口,火山爆炸之後,桑田化爲滄海,陸地下沉,變成一個湖蕩,湖波浩渺,其深無涯,因爲是個死水湖沼,沒有生物魚介。有天早上,晨曦初上,日色未現,白髮魔女跑到高峯頂上,練那吐納功夫,吸收天地間淸新之氣,那南高峯和湖蕩相距不到十里,人在峯頂向下望,一目瞭然。

        白髮魔女在峯頂上,做完易經筋坐功之後,忽然看見湖水鼎沸起來,浪花翻翻滾滾,像開了鍋的熱水一般,覺得十分奇怪,她以爲湖底噴火口死灰復燃就要發生爆炸,可是回心一想,却又不是,因爲每逢火山爆炸,必定有猛烈的山崩地震,現在完全沒有,又不像火山爆炸哩。

        白髮魔女立卽停止練功,凝神向湖裏看,隔了一頓飯的時候,祗見沸騰了的湖水,漸漸平復,不但平復,水位又慢慢的降低,俄頃之間,點滴無存,湖水似乎完全乾涸,不知流到那裏去了!

        白髮魔女猛然醒悟過來,天山從前是火山噴口,前古時候火山爆發,山岳換形,必定葬送不少洪荒猛獸在下面,這湖蕩裏一定潛伏着前古蛟龍一類,蚊龍之性情,是喜歡戲水的,所以才有這種奇異情形,如果眞個有蛟龍的話,自己倒不可不小心提防哩!白髮魔女正在這樣的想着,湖底裏突然轟的一聲,湧起一道水柱來,足有兩丈方圓,十幾丈髙。遠遠的望去,眞像一個透明的大水泡,水往起處,湖水立卽恢復原狀,湖波深處現出一個蒼黑顏色的怪物來,牛首駝背,鼻長獨角,隱隱約約還可看出鱗爪,可是牠出現的時間很短,不到一盞茶的工夫,便自忽地轟隆一聲,沒入湖波不見!白髮魔女是個城府深沉的人,發覺湖中怪物之後,完全不動聲色。

        白髮魔女把寶劍暗自準備,走下山峯,來到湖邊,祗見這片湖蕩,週圍足够十里寬闊,東西北三道都是死谷,南邊却是一片平原,三面俱無異狀,獨有向南一面,溗孛妫瑵M地纍纍獸骨,還有些吃剩的肢骸,以羊鹿佔多數,白髮魔女心中明瞭的,這就是湖中怿物所留下來的成績,毋怪這幾個月以來,南髙峯附近的野獸一天比一天稀少了。白髮魔女見過這次湖中奇景後,心中開始有了戒懼,毎一天早上都到髙峯上去練武功,注視湖中動向,可是一連的經過了個多月,怪物不見出來,湖水沒有異狀,白髮魔女還不放心,天天照舊去看。

        白髮魔女只見怪物出現過兩回,一回仍和上次一樣,噴出水柱,收斂湖水,一回却現出半身來,向湖岸上吐出一種黃白色的黏液,類似龍涎香的東西,然後縮入湖裏,隔了一個時辰左右,一羣羚香鹿仿佛嗅着了龍涎香的氣味,直跑過來,向湖岸上低頭亂嗅,湖心突然嘩啦啦的一响,湧起一根冲天水柱,接連幾個大浪,推到岸上,竟把這一羣羚香鹿,完全捲入湖裏,瞬息之間,完全吞落湖底,再隔一頓飯功夫,湖心波的一响,又冲起一道水柱來,噴到岸上,岸上當堂增加了不少羚香鹿骨骸。

        白髮魔女經過這次之後,方才明瞭湖中怪物,是蛟龍的一種,雖然沒有看見牠的全身,但是也可以猜到這怪物由頭到尾,足有十五丈長,肚腹下面四隻利爪,是一排的生着,不像普通之野獸,兩前兩後,頭上那支獨角,足有三尺多長,亮晶晶的,鮮紅如血,分明是洪荒以前的怪獸,如果牠安份守己的住在湖裏,天山人烟稀少,或者無害,可是換句話說,若果牠野性發作,跑出天山以外,附近生靈就要遭受牠的禍害了!

        白髮魔女思量了好幾天,方才知道這是洪荒怪獸裏面有一種獨角駝龍,身軀長大,本來是水居的動物,可是牠的性格最能挨飢受苦,縱使把牠困在泥塗裏面,幾十年不吃東西也是一樣,可以生存。新疆蒙古一帶,以前本是無邊大海,也是這種獨角駝龍的繁殖地方,後來地形變動,大海變成陸地,這種洪荒生物,便被生葬在天山脚下,宣吿在世界上絕種了。不過南髙峯那片湖荡,是洪荒以前大海留下來的遣蹟,可能有獨角駝龍留着,駝龍是龍族中生命與韌力最堅强的一種,雖然隔了四五千年,仍然能够生活,湖中的怪物,所以白髮魔女認定是那獨角駝龍了。

        這種駝龍最利害的地方,還是鼻頭那一支獨角,不但堅如精鑄,善於攻破山石,而且有劈水的功效,換句話說,牠這支獨角簡直是世間上無價之寶,如果把牠取到手裏,大有用處。白髮魔女决定把這怪物除去,又恐怕自己一人的力量不足,知道凌未風是「天山七劍」中武功最强的一個,便差武瓊瑤到了天都峯,叫凌未風過來南髙峯,相請他們帮手除害,順便開開眼界。

        當下凌未風也是十分感到興趣,而且知道白髮魔女脾氣奇怪,這次叫自己去,要是不去,又怕觸怒了白髮魔女,便答應了武瓊瑤,留下桂仲明和張華昭在天都峯,凌未風便偕同了劉郁芳、易蘭珠兩人,隨着武瓊瑤,逕向南髙峯行去。

        若論他們的脚程,也行了兩天才到,沿冰而行,逕過了一如瀑布狀的冰坎,面前豁然淸朗,有一片長達成百丈餘高的大冰泊,冰泊盡頭矗立一座高約百尺的冰峯,獨出於羣峯之上,冰峯之旁,有的用堅冰所造的屋子,光影離幻,閃閃中忽有人影,原來白髮魔女欲除這個怪物,就是住在這屋子裏。

        飛紅巾早就在山峰上等候凌未風幾個人到,他們一見之下,說了些閒話,飛紅巾便和武瓊瑤進去。不久,祗聽得屋內有人道:「你們進來吧!」凌未風,劉郁芳,易蘭珠三人,進到屋子。

        祗見屋子裏點着無數蜡燭,燭光與冰互相輝映,耀眼欲花,坐在當中的,正是白髮魔女。凌未風等三人正想參拜,忽覺一股大力將他們高高擧起,白髮魔女說聲:「免禮。」

        白髮魔女說了駝龍的故事給凌未風等各人聽,便叫他們四人留在南高峯,輪流的守望駐龍出現,開開眼界。凌未風等各人輪流守望了好幾天,也不見湖中有甚麽異動,凌未風便向白髮魔女問道:「弟子等五人奉了老前輩之命,在這幾天來,輪流在峯頂上守望,並沒有發現異狀,不過昨天黃昏時候,湖中風浪大作,波心似有一道紅光,直衝霄漢,過了一個時辰,方才停止,却看不見怪物的形狀哩!」

        白髮魔女道:「這是湖中駝龍快要出世的表示了,牠在湖中已經有幾千年,附近的野獸被牠吃去多次,裹足不前,牠因爲沒有食物吃,便想返入大海,不過由天山入大海,迢迢千里,牠一定帶着大量湖水出來,找尋河流發源的地方,沿着河水竄入大海裏,可是這樣一來,牠所經過的地方,必定掀起滔天巨浪,附近之生靈,就要遭受禍害,事不宜遲,我們明天就動手吧!」

        各人不禁大喜,到第二天早上,天色未明,白髮魔女已經起來,一行總共六人,來到發現怪物的大湖邊,這時候正是旭日初升,陽光燦爛,一輪紅日,映得湖水閃閃放光,波平如鏡,四面靑山倒影在湖裏,風景瑰麗,誰也想不到這片幽美的湖海,藏着前古怪物。

        白髮魔女繞着湖邊走了半圈,似有所悟,吩咐凌未風,飛紅巾,劉郁芳,易蘭珠,武瓊瑤等各人退到山峯頂上,方才一個身子,像星飛丸瀉一般,向湖面上飛行幾匝,過了一頓飯時候,湖波深處浪花飛濺,隱隱約約的現出一個黑色牛首的影子來,各人知道是獨角駝龍出現了,個個聚精會神,屛息靜氣等候牠全身出現。

       說時遲,那時快!湖心嘩啦啦的一聲响,湧出一根水柱來,衝起了兩丈多高,直向白髮魔女脚下撞去,這是駝龍噴出來的水箭,力猛異常,如果被牠打着,不論人畜,都要化成肉餅,幸而白髮魔女不是眞正要跟獨角駝龍拚命,看見水柱湧起,立使個「白鶴冲天」,飛起五六丈高,駝龍水柱已經打了個空。

        白髮魔女避過水柱之後,又向湖面撲下來,長嘯一聲往來戯弄,駝龍果然又噴出水柱來,白髮魔女立卽冲天飛起五六丈高,避過了水柱,似在這樣一起一落,接連十一二次,獨角駝龍果然被白髮魔女激怒,牛鳴也似的一聲大吼,由湖裏昂起上邊身來,牠這一離開水面,整個身軀足有山崗大小,蒼鱗映日,閃閃生光。凌未風、飛紅巾,同時展開了迅速的動作!

        原來白髮魔女引誘駝龍的時候,在事前已經吩咐凌未風,飛紅巾,靜悄悄的攀下山峯來,迫近湖邊,藏在亂石後面,自髮魔女準備駝龍現出全身,立卽就要竄上前去,給牠一劍,這次駝龍被白髮魔女激怒,半身已離開水面,距離湖岸不過十丈左右,白髮魔女便大喝一聲,連人帶劍化作一道寒光,呼呼,似閃電般飛出,直向着駝龍的頭頂上繞去,白髮魔女、凌未風,飛紅巾幾個劍俠,各自把手一揚,十五六點寒光,由湖邊亂石後直飛出來,向着駝龍身上射到,白髮魔女一個「雲裏翻身J絕技,連人帶劍,落在駝龍頭上,兩脚一點駝龍獨角,手中劍用足了力量,猛向駐龍頸間刺去,「蓬」的一聲,刺個正着。

        白髮魔女以爲這柄劍,吹毛截鐵,又是九煉純鋼所鑄成,駝龍縱然凶猛,也要應手洞穿,那知道出乎意料,白髮魔女一劍刺去,祗刺破了駝龍少許皮鱗,並不能够貫膚而入,而且鱗甲奇滑如油,牠把怪頭一偏,白髮魔女幾乎跌落水裏,好在她的輕功造詣,已經到了爐火純靑地步,立卽借力使勁,用「燕子飛雲縱」絕技,呼呼,雙脚一登龍門,跳出五六丈遠,還差三四丈不到湖岸,白髮魔女卽使用「登萍點水」功夫,一點水皮,便跳回岸上。

        凌未風的「天山神芒」,那幾件暗器,打中駝龍身上,都被駝龍的鱗甲擋住,跌落水中,收不到一絲一毫功效,反過來把駝龍激怒,一聲雷吼,四條短脚向湖心裏一划,轟轟,連接幾個大浪,冲上湖岸,好在凌未風見機得早,看見巨浪棑空過來,急忙展開陸地飛行功夫,連連飛躍,跳出十幾丈外,方少避過巨浪的衝擊,可是因此一來,已經嚇得一身冷汗,知道這類前古怪物,兇猛無偷,不是先前想像的那般容易相與了!

        駝龍在湖裏潛伏了好幾千年,還不曾受過人類的侵害,今日居然有人挑弄自己,白髮魔女剛才所刺的一劍,雖然沒有受到甚麽傷害,也覺得十分疼痛,牠一連的掀起了幾個巨浪,也抵禦不住仇敵,不禁奮發暴怒起來,牛鳴似的一聲厲吼,挾着幾排巨浪,爬到岸上,牠這一下果然現出全身來,只見獨角駝龍生相,十分凶惡,牛頭駝背,魚尾熊身,由頭到脚,足有三十丈長,爬在地上,除了背峯不計之外,也有一丈多髙,頭如崗岳,口似城門,週身蒼黑色的皮鱗,閃閃生光,兩眼大如浴盤,時藍時綠,流轉不定,四隻短爪宛似牛腿,登沙踏石,刷刷亂响,還有丈多高的互浪,跟在身後,眞是從來未有見過的威勢,如果換了普通的人,別說還要對敵,就嚇也嚇死了!

        當下白髮魔女,看見駝龍爬上湖岸,正合心意,便一聲長嘯又飛身撲下來,白髮魔女所使用的怪招,寒光一閃,速人帶劍,直向駝龍左眼刺去,駝龍雖是蠢然大物,却也十分機警,知道自己鱗甲雖然堅硬如鐵,不怕刀槍,可是這雙眼,却是全身最脆弱的部份,牠看見有人又由半空專飛撲下來,急忙把眼睛一閉,將頭向上一拱,白髮魔女動作十分老練,她看見駝龍閉上了眼睛,又知道牠除了兩隻眼睛之外,週身鱗甲如鐵,刀槍不入,只好掉轉劍锋,咦惚w力,向牠的眼皮一刺,嗤嗤兩响,雖然沒有扎入,也刺破了多少外皮。

        白髮魔女兩脚一垫,用個「燕子旋飛」,向斜刺裏直竄出去,駝龍一連兩次吃虧越發暴怒如狂,吼洚動地,划動四條短爪,拖着沉重的身軀,直向羣兄追來。

        白髮魔女知道駝龍身軀笨重,在水中靈活無比,在陸地上却是轉動遲慢,祇要避開牠後半身的波浪,便可無害,白髮魔女打個招呼,把人分成兩批。

        凌未風,易蘭珠,劉郁芳等分做一批人,白髮魔女,飛紅巾,武瓊瑤,又是一批,施展開陸地飛行的本領,在附近山頭上,飛來竄去,向那駝龍戯弄,駝龍本是蠢物,那裏知道人的意思,一味發威狂吼,拚命追逐,不經不覺已經離湖五六里路,來到一個小山峯上,牠尾後拖着那一股長條波浪,也不見了,方才長嘯一聲,引着飛紅巾向那駝龍直撲過去!

        白髮魔女是個成名的女劍客,她試過飛刺駝龍失敗之後,知道駝龍本身離開了水後,並不可怕,不過牠那一身鱗甲,堅似精鐵,不是尋常兵刃暗器,能够損害,所以白髮魔女招呼飛紅巾,暗器不可輕發,祗要揀擇牠的雙眼,以及趁他張開口時,向他口內下手,同時切要和他保持幾丈距離,不可過於迫近,以至被他咬着。白髮魔女很匆忙的吩咐了幾句之後,又再長嘯一聲,飛身撲上前去。駝龍看見有人第三次飛撲上來,又把雙眼一閉,張開那城門似的大口,直向來人咬去,白髮魔女看見駝龍張口,正合心意,擧手一劍,向他下顴軟唇部份,猛刺過去。

        飛紅巾,凌未風的暗器,也像連珠發出來。凌未風所使用的是「天山神芒」,飛紅巾用的是「五毒蒺藜」,其餘的易蘭珠和劉郁芳所用的暗器,都有奇毒,專門拿來對付山中野獸之用,祗一打中,住你是多凶猛的野獸,也要立卽倒地,駝龍合眼張口,要咬敵人,自然是上了他們的當,牠覺得下顎一疼,被人刺了一刺,流出蛘血,跟住舌頭一軟,又着了好幾件暗器,急忙睜開眼來,閉嘴不迭,白髮魔女已經一個飛身,跳到駝龍頭上來,攀住他的獨角,要用劍去刺駝龍的眼睛。

        駝龍看見有人跳上自己的頭上,這一急,非同小可,牠便把頭一拱,猛向峯壁撞去,祗見獨角到處,轟隆的一聲大响,一座高巍巍的山峯,居然被牠撞崩了六七丈,無數大小石塊,翻翻滚滚,排山倒海的直跌下來,還算白髮魔女機警,一見牠用角去撞山,便知不妙,立時鬆手,一個飛身跳離龍頭,又在半空中一盤一折。用個「老鷹盤空」招式,直竄到別一個領峯上面去,不然的話,就算是白髮魔女有通天本領,也要被那無數磨盤大石,壓成肉餅!

        領峯崩落之時,凌未風,飛紅巾也偏身縦避,任你飛竄得快,各人身上,也被好些碎石打中,險些兒頭破血流,方才知道駝龍獨角的利害,暗叫好險不已!

        白髮魔女看見駝龍威力這樣厲害,不禁嚇了一跳,忽然看見駝龍獨角根部,有一段五寸長短的白皮,四面繞着,沒有鱗甲阻碍着,不由心中一動,便又撲了下去,展開天山劍法怪招,舉手一劍,就向那段軟肉刺去,果然不出所料,嗤的一聲,劍鋒應手插入,深入凡半尺,一股血箭般由獨角根部噴出來,疼得那駝龍大吼一聲,白髮魔女衝起了十幾丈髙,晃眼之間,返回峯頂上去。駝龍空自暴怒兇狂,發威厲吼,那知道牠的口剛才一張,舌根牙肉部份,又着了凌未風、飛紅巾放出幾支暗器,白髮魔女又繞到牠的尾巴後,用力砍了一劍,雖然沒有損傷,也是疼痛無比。

        這條駝龍,不禁激發起野性來,發威亂跳亂迸,本來駝龍這種生物,屬古代爬蟲類,雖然身軀龐大,轉動不靈,不過牠有了水,或者是走入大海裏,有翻江倒海的神力,可是一到陸地,比起甚麽野獸也不如,食量旣大身子又鈍,很容身被人類捕殺,駝龍和這班劍客追逐了一陣,沒法子追得上,而且連連吃虧,已經急怒攻心,再加上剛才中了凌未風天山神芒暗器,毒力漸漸發揮出來,駝龍覺得自己的舌頭,似火一般熱,又疼又痛,當堂野性大發,把頭上的一隻獨角,亂飛亂舞,向着山岩亂撞。

       祗聽見一陣轟隆轟隆的响聲,獨角到處,泥沙飛舞,石破天驚,無數的大石由山頂翻滾下來,尾巴也一齊用力,拍打石岩,這條魚形怪尾,比起獨角還要堅强,一條尾巴掃過去,十幾丈的石岩和碎石,像雨點一般的跌了下來。

        這一來,那裏還有人敢上前,祗好退出一箭以外,等候駝龍發威完了,方才上前收拾牠,祗見那駝龍像怒極瘋狂一般,尾巴獨角齊施,東挑一下西撞一下,經過牠的獨角所撞的山峯,滿目瘡痍,因爲若被駝龍獨角撞過去,山壁便會崩塌了一塊下來,如果撞上十多幾次,一個山峯也要改變形貌,說不定成座崩塌的哩!牠撞了好一會,毒力漸漸發作,駝龍這時不但覺得舌頭像火般熱,連全身的血脈也受了影响,不住寒戰,而且兩眼昏花,神智也迷惘了,這個時候白髮魔女等六人,因爲駝龍用角撞山,碎石飛舞,周圍幾十丈外,碎石如雨,人又不能够上前,祗好站在遠處,獨角駝龍大發癲狂,撞了一陣之後,突然把兩隻眼一睜,看見各人站在山峯頂上怪吼,直衝上前來,白髮魔女各人已經胸有成竹,倏地長嘯一聲,飛身一縱,跳到駝龍的頭頂上,駝龍以爲敵人又來刺自己雙眼,急忙把眼一閉,那知道白髮魔女這次並不是取牠的眼睛,她在駝龍的長頸峯頂一昂的時候,經已看出龍頸近咽唉處,有兩塊白色的軟皮,足有面盤大小,沒有鱗甲掩護,心想這裏莫不是牠的要害麽,自己何不試牠一試呢?

        所以白髮魔女便在駝龍上只一晃身,便跳了下來,她打了一個千斤墜的勢子,兩腿一飄,落到龍頭下面,擧手照那白點,就是一劍,果然不出所料,嗤的一聲,應手扎入,一股血泉直噴出來,那駝龍大吼一聲,擧起四爪,骨碌碌向山脚翻滾了下去,牠向山腳滚落之後,跟着便是轟隆一聲大响,獨角把山脚撞了一個大坑,外傷內毒,同時發作,嗚呼喪命!

        白髮魔女和天山七劍俠斬殺那條獨角駝龍,足足費了半日功夫,用盡氣力,方才把牠弄死,各人累得滿身大汗,看見駝龍由山峯頂上直滾了下去,方才如釋重負,吁了一口大氣,白髮魔女和天山七劍俠一齊下山,來到山峯脚下,祗見獨角駝龍死的形狀,十分可怕,兩眼朝天,張開了城門似的大口,四爪據地,尾巴斜斜的搭在山坡上面,身上的鱗甲翻綻了幾處,鮮血淋漓,咽喉下面之創口,汩汩流出鮮血,山澗也被染得紅紅了,一股奇腥氣味,迫人心脾。   

        羣雄掩着鼻子上前,看見這條獨角駝龍,頭尾足有二十丈長,體重在十萬斤過外,像這樣龐大的怪物,眞是少見的!遍體鱗甲烏晶晶的,微帶着蒼綠的顏色,不過死了之後,沒有生前那樣油光水滑罷了。凌未風乍舌道:「好厲害的怪物,幸而是在陸地上面,如果是在水中,簡直翻江倒海,浚有人能够制服哩!」

        白發魔女點着頭道:「誰說不是,這駝龍若然被牠翻過天山去,竄入靑海巴顏喇嘛山黃河長江的發源水眼內,中原一帶,就要發生不少禍害了,今日能够把他剷除了,眞是徼天之幸,消除了一個無形的巨害,從此天山一帶,永遠太平。」

        白髮魔女除了這條駝龍之後,心中這時覺得有點快慰,今日看見凌未風武功這麽卓絕,腦海之中,又想起了卓一航(這位卓一航,是凌未風的師叔),原來白髮魔女八十年前,還是個二十歲的少女,可是却已名震江湖,西北一名劇盜,卓一航却是個貴家公子,他的祖父是個卸任總督,父親又是個京官。

        按說兩人的糾葛。但這位卓一航因爲是文武全材,又好行俠仗義,江湖上也知道他的名頭。他們兩人都是陕西人,在明末陕西大亂,王嘉胤(比李自成高兩輩的農民軍領袖)在陝西府起義的,羣雄紛起,白髮魔女領着數百娘子軍獨樹一幟,稱霸陕東。

        卓一航因爲與綠林豪俠結交,被捕下嶽,白髮魔女恰巧率薪涍^那個縣城,就把他救了下來。一見之下,傾心不已,可是卓一航到底是個顯貴之人,對於白髮魔女的情意,佯作不知,更不肯入伙做「强盜」的,白髮魔女,便一怒而去。

        又過了幾年,李自成的舅父高迎祥崛起陝北,與明兵大戰,陕西局勢更見混亂,白髮魔女思念着卓一航,打聽得卓一航要離陝赴京,在途中把他截刼,擄他上山,坦白的道出願以身許事,那時卓一航本來對她也有了情愫,但却不甘在刼持之下,談論婚嫁,半夜逃出山寨。

        過了十餘年,卓一航在武當派中,做了掌門弟子,年也將近四十,但因爲內功深湛,仍是風度翩翩,白髮魔女三度找他,兩人盡棄前嫌,矢願結成鴛侶,却不料好事多磨,爲了宗派之見與門戶觀念,卓一航的幾個長輩,暗中驅逐白髮魔女,白髮魔女性烈如火,動手傷了卓一航的一個師叔,她自己也帶了輕傷逃去。

       卓一航經過了這場大變,又見婚事已無可爲,於是把掌門人一位讓給他的師弟,打聽得白髮魔女逃至新疆,他也跟蹤到新疆找尋。

        卓一航歷經大變,還是顏容未改,白髮魔女卻不然了,自那晚動手之後,心念全灰,一夜之間,頭髮盡白,面上也有了皺紋。她是最愛自己的面貌的,白髮之後,心傷不已,索性到天山隱居,斬斷情孽。

        可是情之為物,宛如流水,「抽刀斷水水更流」,要斬也斬不掉,聽說卓一航到了新疆,偷偷的去看他,事有凑巧,正碰着卓一航和他師叔的女兒在一起,態度頗爲親熱,他師叔的女兒美艷如花,卓一航仍是丰俊神朗,白髮魔女自慚形穢,又妒又恨,要趕他們兩人出新疆,卓一航請了一位朋友代爲講情,也是挽不回破裂的命运。
        兩人就是因這樣的誤會,以致後來雖然同在天山數十年,却總是避不見面。

「別後音書兩不聞,預知謠諑必紛紜,
只緣海內存知己,始信天涯若比鄰;
歷刼了無生死念,經霜方顯傲寒心,
冬風盡折花千樹,尚有幽香放上林。」

        上面這首詩正是卓一航當年受她誤會之後,托人帶給她的。當時她火氣正盛,還咀嚼不出其中滋味,如今重讀,祗覺一片蜜意柔情,顯示出他的深心相愛。

         這首詩首兩句是說分別之後不通音問,他已預測了一定會有很多謠言了。三四兩句說,祗要彼此眞心相愛,祗要是知己尚存在世間,那就算人在天涯,也不過如隔離鄰居一樣。五六兩句,則表示他生死不渝的眞情,說是經過刼難,越是經歷風霜之人,相愛的心就越發顯出來。最後兩句,說縱許刼難像冬風一樣,吹折了千樹萬樹和愛情的花枺墒俏业膼矍榛,仍然是放着不散的幽香!

        這些話,當時讀還不覺得怎麽樣,現在幾十年過去了,卓一航死了,她也是過了一百歲了,卓一航的詩,剛巧做了時間上的證人,證明了在這幾十年間,卓一航的心事,正如他所寫的詩一樣,一點也沒有變。這是閑話,作者有暇當將「白髮魔女」的轟烈事蹟,另書交待,讀者留意。



2

主题

184

帖子

1381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381
声望
737
银两
9926
帖子
184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9-5-12
最后登录
2018-7-22

才子

发表于 2018-7-5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掌,献花!

2

主题

184

帖子

1381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381
声望
737
银两
9926
帖子
184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9-5-12
最后登录
2018-7-22

才子

发表于 2018-7-5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正文第九段落的开头——凌未風冷笑道:感觉这个冷笑不是很好,换一个笑是否更好?
发笑,哑然而笑,笑吟吟,哂笑,哑笑,诙笑,浅笑,敛笑,诮笑,谑笑,笑谑

2

主题

184

帖子

1381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381
声望
737
银两
9926
帖子
184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9-5-12
最后登录
2018-7-22

才子

发表于 2018-7-6 0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易兰珠叫武大姐不好,第一感觉是傻大姐,然后感觉是武大郎,感觉叫武姐姐比较好。

2

主题

184

帖子

1381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381
声望
737
银两
9926
帖子
184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9-5-12
最后登录
2018-7-22

才子

发表于 2018-7-6 0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取笑,打诨

23

主题

547

帖子

4603

积分

一派掌门

Rank: 22Rank: 22Rank: 22Rank: 22

积分
4603
声望
2580
银两
28918
帖子
547
精华
0
阅读权限
100
注册时间
2012-7-15
最后登录
2018-7-18

家园管理

发表于 2018-7-10 09: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是五十年代的小说

2

主题

184

帖子

1381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381
声望
737
银两
9926
帖子
184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9-5-12
最后登录
2018-7-22

才子

发表于 2018-7-10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寒山重 发表于 2018-7-10 09:57
这个是五十年代的小说

嗯嗯,能否想一想,改一改这两处,更通畅些。

2

主题

184

帖子

1381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381
声望
737
银两
9926
帖子
184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9-5-12
最后登录
2018-7-22

才子

发表于 2018-7-16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唉......一星期过去了,就寒山重说了句话,再没人说话,可寂寞的紧!

2

主题

184

帖子

1381

积分

声名鹊起

Rank: 6Rank: 6Rank: 6

积分
1381
声望
737
银两
9926
帖子
184
精华
0
阅读权限
40
注册时间
2009-5-12
最后登录
2018-7-22

才子

发表于 2018-7-19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凌未風便向白髮魔女問道:「弟子等五人奉了老前輩之命,在這幾天來,輪流在峯頂上守望,並沒有發現異狀,不過昨天黃昏時候,湖中風浪大作,波心似有一道紅光,直衝霄漢,過了一個時辰,方才停止,却看不見怪物的形狀哩!」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凌未风当面是蛮尊重白发魔女的,凌未风的师傅晦明禅师是白发魔女的师兄,往前说可谓一脉相承,并不是敌对方,所以切不可用冷笑,当是作者当初写作匆忙,后来未做修订,所以冷笑须改。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家园基金|梁羽生家园 ( 鄂ICP备16023429号-1 )

GMT+8, 2018-7-22 11:18 , Processed in 0.130507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